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阶级》。

一直远远立在一旁的玄衫少妇,是不敢当。朱大少道:好说好说

香城,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么大的動蕩。

一場突如其來的戰斗,足足打了半天光景才宣告結束。

直到日落西山,那三道從天而降的黑影才極為不甘的飛向了城外,晃晃悠悠的墜落在了一座山頭上。

“大人!長風他不行了!”

然而才到他胸前的少女却不知哪来的力气,拖动着他魁梧的身躯朝着通往快乐的车站小跑而去。

如同银铃般的笑声拉着路边金黄的梧桐树叶翩翩起舞,随风散落一地。

那张苍白的脸却有如皎洁的明月题目是“热爱劳动,从我做起”

(謝:書友56872834、豆沙包搭綠豆、0不在此山中0、書友57922884、可樂加點冰等兄弟的慷慨打賞。)

烏篷船船艙之中,當方子安從秦惜卿口中得到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驚呆了。他萬萬沒想到,這件事居然跟自己的老師周鈞正有所瓜葛。周鈞正只是個書院山長,根本是個被邊緣化的官員,誰能想到他居然是謀劃刺殺秦檜的幕后一員。

不過,方子安倒也在動機上沒有任何的疑問,自己和周鈞正也有三年的相處,周鈞正對朝著時局的態度,對秦檜的態度都一目了然。他的口中,秦檜是大奸之臣,常說奸賊不除,國不能興這樣的話。方子安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參與了謀劃刺殺的行動。

雖然周鈞正已經將自己逐出了門墻,自己似乎跟他已經沒有了瓜葛,但是在方子安心目中卻并沒有生出太大的仇怨。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方子安的心中豈能平靜。

“秦姑娘,消息屬實么?當真是如此么?”

“這等事惜卿豈敢亂說,惜卿交往的人之中諸多是朝中要員,惜卿早已做了驗證,確有此事。”秦惜卿道。

方子安緩緩點頭,拱手道:“多謝秦姑娘告知此事。在下感激不盡。秦姑娘,在下要下船了,請靠岸吧。”

秦惜卿不放心的道:“公子萬萬不要因此而受影響,我是覺得應該告訴你,畢竟你和周先生師徒一場。但其實告訴你,也是讓你徒增煩惱。這件案子恐難有轉機。”

方子安吁了口氣道:“我懂。多謝秦姑娘,我現在心里亂的很,只想找個地方靜一靜,恕在下失禮。我真的要走了。”

秦惜卿嘆息一聲,當即吩咐船夫靠岸,方子安跳上岸去,也不要秦惜卿命人遞來的燈籠,就那么一頭沖進黑暗之中。

方子安一路暴走回到三元坊時,已經是二更過半時分。酒喝了不少,腦子里當時有些迷糊。這一路上的暴走,身上都濕透了,渾身燥熱難當。一進屋子,方子安便扒光了身上的衣服跳進了堂屋中的水缸里。

冷水讓他燥熱的身體變的涼爽,也讓他熱烘烘亂糟糟的腦子變的清醒了不少。閉著眼將濕漉漉的頭搭在水缸沿上,方子安細細的開始琢磨這件事情,越想,越覺得有些東西似乎有些不對勁。

老師要刺殺秦檜,這并不讓人驚訝,因為周鈞正本就是對秦檜痛恨不已,平時也流露這種情緒頗多的人。所以,對于秦惜卿說的這個消息的真實性,方子安并不懷疑。方子安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其實是周鈞正之前的一些異常的行為。比如,周鈞正在數月之前便變的脾氣很是暴躁,雖然他一直是火爆脾氣,一直都不是別人印象中的那種謙謙君子。但暴躁和火爆是兩回事。

還有,在數月之前,周鈞正曾讓方子安幫他系統的整理他這么多年的述著和詩詞文章。還曾告訴方子安,如果哪天他死了,希望方子安能將自己的述著詩詞妥善保存,最好能集結成冊付梓成書。周鈞正說,即便自己的詩詞文章不值一提,但畢竟是他畢生的心血和心得,希望留之于后世,哪怕有那么一點點的教化和啟發之用也是好的。方子安作為周鈞正唯一的弟子,自然是責無旁貸要做這件事的,而且方子安也并不覺得周鈞正說這樣的話有什么異樣,畢竟先生年老,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這年頭,士大夫喜歡將自己的述著詩文集結成書,這也是一種風氣。所以并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似乎是在交代身后事一般。似乎周鈞正預見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所以提前做了交代。

還有許多奇怪的不尋常之處,比如一般周鈞正家中來了好友,方子安都是在旁侍奉伺候的,周鈞正也樂于將自己的學生介紹給他的老友們。但是近半年來,周鈞正幾乎每個月都有陌生的客人到訪,而方子安卻不被允許在旁。時常聽到先生和客人在屋子里激動的談話聲,有時候客人走的時候,方子安還能從他們的臉上看到淚痕。

回憶起之前的一些事情,再聯系今日得到的消息,方子安的腦子里逐漸的清晰和明朗了起來。種種跡象表明,先生之前一些行為都是有原因的,那正是因為周鈞正恐怕已經下定了要刺殺秦檜的決心,而且做好了失敗的可能和之后被查出來的準備。所以,他才會顯得心情焦躁,才會安排身后的事情,才會神神秘秘的和一些人來往。

方子安繼續的回憶著一些細節,突然間,他猛地在水缸之中站起身來,濕漉漉的頭發甩出一片水珠。整個人光溜溜的站在水缸里,像是個一個披頭散發的溺死鬼一般的可怕。他的腦海里像是漆黑烏云之中閃過

老袁很蒙逼,他根本就沒有想過這么一只小小的,只有他的巴掌大的肥貓居然有些這么大的殺傷力。

“你還愣著干嘛?扛上走人了!”加菲很是霸氣地說道,可是心中卻一直在打怵,別看他剛剛打得很精彩,事實上他的心里很害怕,特別是當它對上利亞那血紅的眼神的時候它就更害怕了!

“嘶——吼——”利亞很生氣,此時它根本就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是靠著自己的本能,再加上身體上面帶來的痛楚讓它更加地瘋狂了起來了!

“利,利亞,你醒一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阶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域源起

梦先知1

星域源起

血染军刀

星域源起

李禾苗

星域源起

扶华

星域源起

木之十一

星域源起

木林森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