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头对泼皮(第二更)》。

“谁叫你坐这里的?”

“你耳朵聋了啊,刚才不是告诉你,不许睡床吗?”

周朴坐沙发不对,坐床上更是被她一把给推地上去了。他算是明白了,感情她是不许自己和他住一个房间啊。

周朴倒没怎么生气,自己条件不好,人家女孩子不愿意很正常,抱起一床被子就往外走。刚开门就愣住了,林老爷子正拄着拐杖,冷着脸站在门口。

“小周,你这是要去哪里?”林老脸上不好看了。

“我,我。。。。。。。”周朴不知道老爷子竟然在门口堵着,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话听没听到,不善撒谎的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云儿,怎么回事?”林老把目光转到房里的云儿身上,眉头皱了起来。

“快进来,怎么可以睡客厅呢?大冬天的多冷啊。”林云儿一把拉住周朴的胳膊,偷偷狠狠拧了下他胳膊上的肉,转头笑眯眯地对着爷爷撒娇,“爷爷,讨厌,您怎么能在外头偷听啊?您身体不好,快点回去休息啦!”

“我可没那么无聊,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你放一周的婚假,明天去公司交代一下,然后好好的和小周好好相处相处。”随即表情严肃起来,“幸亏我来看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才结婚就分房睡?”

“怎么会呢?”云儿一把抢过被子,胳膊捅捅身旁的周朴,“你说是吧?”

“哦。。。。。。恩,已经很晚了,爷爷早点回去休息吧。”

“小周啊,这婚事本来我想办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唉。。。。。。委屈你了。”

“没没,不委屈,不委屈,已经很好了。”

“那就好,以后和小云好好的,早点生个大胖小子,哈哈。。。。。。”林老拍着周朴的肩膀,高兴起来,看来刚才他们的对话老人确实没有听到。

老人的笑声,周朴不好意思,偷看下云儿,后者别过身去,看不到表情也不知她生气没有。

。。。。。。。。

两人只得硬着头皮住到了一个房里,躺在沙发上的周朴盖上被子的周朴,偷偷望了一眼床上裹得严实的林云儿,心里叹了口气,暗暗感叹还不如睡外面呢。

今天他被逼着洗了两次脚,明明已经洗过澡了,也不知她的鼻子是不是属狗的,非说还有味道,反正他是只能味道淡淡的玫瑰花香味,其他的根本闻出不出来。他怀疑对方根本就是故意挑刺,对方不仅是个暴利女,而且还有强迫症。鞋子袜子都得在门口摆放得整整齐齐,脱下的衣服也得叠好。等他脱衬衫时对方已经钻进被子里了,怕被骂的他,只得把衬衫裤子都挂起来放进衣橱里。话说那衣橱是真的大啊,里面几乎挂满了衣服,当然大部分都是她的衣服,没敢多看,小心地腾出个位置把衣服挂上去,这衣服是婚庆公司的,锃光瓦亮,笔挺笔挺的,一看就知道要花不少钱,靠他身上那几千块是买不起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还回去,可不敢弄皱了。

<沒那么簡單。

就算是他這樣的龍,從來沒有跟別的人進行過戰斗,沒上過戰場,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也可能會有剛剛描述的那些感受,壞心思卻若虛假刻薄,人惡的一面逐一浮現。

吳快虎人類要發明工作,酒精和八卦傳聞的玩意兒,吳貴乎故事會大受歡迎,總之懷特提前結束了,那不該離開的家鄉這樣也好,還有足夠的閑暇,在午休時間在精神世界里慢慢游蕩。

陳飛并不了解這些問題,他總認為這是他身體眾多小毛病之一,吃下去的餐點偶爾會讓他反胃想吐,要么是一吃完立刻就吐,要么會耽擱上一陣子,就這樣毫無道理可言。

這是老毛病了,在自己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就有了,他不知道是這副身子本身就具備的毛病,還是自己造成的這樣的問題說的更精確一點,第1一發作就是在來的那年秋天,當時她人在農場好像是自己家的農場,要不然就是北部的一個大農場。

這段故事并不重要,總而言之時間久也習慣了,刷完牙喝一小杯酒,繼續剛才的事情,她雖然很想這樣,但是精神世界里可并不具備酒精這種東西。是有是無的,把一些東西通通都說了出來。

感覺自己好像在這里說完就變得更舒服了一些,也感覺如果自己在這里說完就比別人更強了一些,但好像說完之后的自己并沒有強在哪里,也沒有好在哪里,而是慢慢的變成了普通的生活。

“你應該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不能在這里總跟我進行交流了,其實在精神世界的交流也會影響你的生活狀況的,你在這里更多的是要練習你的魔法能力,而不是把你的很多苦楚帶到這里來。”

當陳飛反應過來,又回歸到自己的現實生活當中的時候。他發現馬爾斯買了好幾本學生用的筆記本,大開本上面印著小格子放在桌子旁邊一個上了鎖的抽屜里。

“你買這些東西干什么?沒有看出這些東西具體有什么用處。”

“想把我們這些經歷通通編回成書,這樣子如果此時此刻我突然暴斃,比如戰死或者怎么樣,只要有人取得教鑰匙打開上鎖的抽屜,一定會嚇一大跳,可憐的他經歷了怎樣的一次又一次危險的戰斗,最后才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希望把這些都留下,沒準以后你可以給我的孩子看看。”

正當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著這件事情毫無緊要的時候,甚至在陳飛想讓他徹底停止那些對于這次旅行毫無意義的事情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聲響 打破了他們所有人的想法。

一個人沖了進來,那個人渾身都是石頭,看著潔白而又有力,但是馬上他們就立刻意識到這個人并不是別人正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賈米拉,。

現在他已經徹頭徹尾變成一個石像鬼了,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這個時候的他真正跟怪物別無二致如果有人說他這個樣子不像怪物的話那個人一定是眼睛瞎掉了。

他不能不撒手。若是不撒:幸好我也早就看出来了

冷戎点了点头,“从你讲述梦境的时候开始,我们都已经猜测出你描述的怪物是什么了。

魃怪可不是好对付的,这里只有化星可以杀。

所以不管你的梦是真是幻,我们都要做好准备,不能掉以轻心。”

组长的话,让顾雨突然觉得。

整个现场除了哗啦啦的下雨声,什么都没了。

摄像机像老古董一样僵硬不动,想要拍摄出效果最好演讲视频。

“首先恭喜各位学弟学妹加入我们,你们都是最棒的。草稿纸被雨淋坏了,我就简单跟大家分享交流下,我毕业之后的所得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头对泼皮(第二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后一人

浪子逍遥

最后一人

谢景昱

最后一人

疯二神

最后一人

纳兰安心

最后一人

潇湘碧影

最后一人

憎恶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