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家十一》。

”孙小红道:“你说。”林仙儿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沛公曰

老奶奶眉目慈祥的脸,映入了张青林的眼中,刚刚那一句刺耳的腔话,面容的转变,让他不可置信,眼前这个人是一位七十多岁,腿脚不便的老人。

  恢复如常的程澈,更让张青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还一副口角歪斜的样子,现在神色自如的扫着前面的野菜地,就好像刚才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奇怪现象,他自己完全不知。

  “奶奶,那是个什么东西啊。”程澈侧过身,离开了身后的石凳子,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老奶奶颤巍巍的向石桌靠近,张青林和程澈立马给她让座。

  “哎,那个呀,在我们这叫黄道仙,就长得跟个大老鼠似的,平常很少看到的。”

  “奶奶说的是…黄鼠狼?”张青林说道。

  “老张,别打岔,听奶奶说。”

  奶奶说黄鼠狼在他们这,就叫黄道仙,说起黄道仙,奶奶就咬牙切齿。

  思月县这个地方原先群山峻岭,人烟稀少,各家各户都有家禽,而这个黄道仙呢,专门挑那些刚下完的小鸡崽吃。

  一开始,人们还都不在意,后来丢的小崽越来越多,就发现不对劲了。

  那年秋凉,住在村口的老钱家当晚抓住了一只黄道仙,痛恨起鼓,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只黄道仙给剁了,丢给他家狗子吃,大伙觉得挺解恨的,还说再抓住也这么干。

  结果第二天,老钱家一家子,都被那条吃了黄道仙的狗子给咬死了,狗子疯了,出来乱咬人,村民们就在村口把狗子给打死,然后拿去后山埋掉了。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村民都能听见狗叫声,而且那叫声很不正常,那声音就是那条狗子被村民们打死时,哀嚎的惨叫声。

  有人看见不是狗叫的,而是一只黄道仙,当时村民都害怕极了,有几个胆大的把它赶走,它还回来站在那惨叫,之后越来越多的黄道仙出来吓人,有的学人哭,有的学人笑,还有的学人说话,简直都成了精。

  村里人就开始组织,用尽了各种方法驱赶黄道仙,后来黄道仙就怕了,不敢在村里祸害了,都绕山道那边走,老人们都怕黄道仙来招魂,所有就在自家的门头上镶上一块圆镜子,以保平安。

  奶奶讲完黄道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奶奶起身时叮嘱张青林和程澈,晚上早点睡,听见什么也别出来看,随后颤巍巍的向屋里走去。

  张青林和程澈目送着老奶奶进了屋,相互看了看,都没说话,虽然他们都是不信迷信的小青年,可心里还是有点小忐忑。

  回了屋之后,程澈倒头就呼呼睡上了,他说今天追大壮身体太累了,张青林也理解,其实他们今天追大壮真的是耗费了不少体力,但是睡不着,他的手握着胸前的狼牙坠,心里想着,月月,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张青林一直睡到太阳高照,他睁开眼发现程澈不在旁边,搔搔头,怪程澈不叫醒他,随后抓起衣服跳下了炕。

  “程澈,你怎么不叫我啊,现在几点了?”张青林背着包,系着扣子,快步冲出屋子。

  看到程澈坐在石桌前,端着一碗凉粉大口吃着。

  程澈看到张青林走了出来,疾言厉色的样子,扒了两口赶紧放下碗筷,追了过去,“老张,时间还早呢,你也吃点吧。”

  “都已经12点多了,赶紧出发吧。”张青林目光凝聚,扣住程澈的胳膊,拿到眼前,盯着他手腕上的手表说道。

  “奶奶,奶奶…”张青林朝小屋里的看向格雷。

“各位!在下曾經發起誓,沒有實現夢想之前,絕對不會辱沒先祖的名聲,所以姓氏不便透露!我以騎士的榮耀發誓,句句為實!”格雷莊重的解釋道。

見到格雷這么正經的發起誓來,眾人露出疑惑的目光看向易藍、秦崢。

兩人只能攤手,做出無奈的動作。

“難道你們也不知道?”小綠詫異的問道。

“自然跟你們一樣!”秦崢解釋道。

這么有意思的幾個人組成了一個公會,還真是有意思,司徒靜現在有些期待這幾個有意思的人以后會擦出什么樣的火花,為大陸帶來什么樣的動靜。

司徒靜對自己看人的本領還是非常有自信的,所以很是看好易藍、秦崢這支隊伍,或許處于這種目的才會竭盡全力的幫助他們,亦或者是處于拉攏的目的。

不過無論是處于什么樣的目的,現在秦崢已經成為了自己的朋友,對于朋友而言,司徒靜認為不再多,而在誠!顯然秦崢是可以讓司徒靜結交的朋友。

而司徒靜教授易藍修習,易藍同樣以司徒導師稱呼,這也更加促深了司徒靜與他們的關系,或許“火鳳凰之翼”真的會成為一流的公會,這對于司徒靜來說只有益處。

“那司徒導師,你有什么夢想?你的夢想是什么?”易藍開始詢問起司徒靜。

“我的夢想是娶司徒靜!”白一不知是否酒精勁又上來了,還是想要求死,當易藍詢問起夢想時,白一突然再次冒了出來,斬釘截鐵、鏗鏘有力的吼道。

叮~!

整個包房再次迎來一陣安靜,眾人皆揣著一幅看好戲的神情看向白一,心中為他祈禱起來,小綠、雪兒甚至做好了為他治療的準備。

不過!讓人捉摸不透的畫面出現了,司徒靜竟然對白一這大膽的言論無動于衷,而是沉思的說道:“我的夢想啊!”

司徒靜的音色透露著一股滄桑的感覺,與她給別人的影響及其不相符,甚至是包含著一種凄涼。

“我的夢想是找一個真正愛我的人!”司徒靜悠然的說道。

轟隆隆!轟隆隆!

猶如滾滾天雷在眾人腦袋之中炸響。

吃驚于司徒靜竟然在他們面前說出這般話,這讓雷天剛、小綠等人感覺很是不可思議。

酒精的催化下,連司徒靜一改往常的神色,有些口不擇言起來,不過顯然白一更可興奮起來。

司徒靜的這一句話好像是一根引信般,瞬間將白一內心深處暴躁的火藥點燃!

嘭!

白一再也壓抑不住內心澎湃的心情,對著司徒靜發起了毒誓。

“真的!我是真的愛你的!”白一絲毫不顧忌周圍那些青年,說起無比露骨肉麻的話來!

這一頓深情的表白讓秦崢、雷天剛等人一陣冷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而易藍、小綠等女性則面露紅暈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白一!”

聽完白一深情表白后,司徒靜堅毅的目光盯向白一說道:“倘若我沒這般容顏呢?”

恍惚間,白一不知司徒靜是什么意思,但立刻回答道:“我在乎的是你的人!”白一堅定的說道。

“不!”司徒靜好像看出了什么,否定了白一的回答,緊接著說道:“你的眼神告訴了我,你仍然在乎的是這身皮囊!”

司徒靜似乎有些沮喪,右手隨起桌子上的酒壺,一飲而盡!

晶瑩剔透的微辣液體有些苦澀,但現在好似瓊漿玉液般讓司徒靜愛不釋手。

紅塵往事!一飲而盡!道不盡的則是那刺激在內心的辛辣之味!

他的人还未落下,又已被打得飞。小鱼儿本想一招就抢得先机,

“那个,你不用太紧张,我不是要你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你只要帮我找到周静心这个人就行了。”燕无双说着,取出纸笔,把周静心给花下来,递给小喽啰。

“是!那小师父,我找到她之后,怎么联系你啊!”小喽啰觉得任务不是很危险,他是没有问题的。

“我会在天龙寺等你半年,若是你半年之内没有消息,告诉我师父就行了。”燕无双想了一下,觉得宝象肯定是会出手帮忙的。

“半年?师兄到时候你要去哪啊!你不跟我们一起修行吗?”戒花很是诧异。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出门修行比苦修来的更加实际。而且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看看山,看看水,看看美女的大腿!”燕无双说着伸开双手,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

“看美女的大腿?”戒花以为自己听错了,宝象倒是很直接,给了燕无双一个脑瓜崩。

“你想啥呢!你现在是佛门弟子,应该远离女色。”

燕无双揉着额头,很是疑惑的看着宝象。“师父,我不是俗家弟子吗?俗家弟子不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吗?”

“俗家弟子?你闹呢,你吃下了佛骨舍利,是可以成佛的,你现在应该是专心修炼,而不是去想那些什么什么男女之间的破事。”宝象恶狠狠的瞪了燕无双一眼。

“成佛?敢问师父,若徒儿志不在此,那师父你强行按着徒弟的头喝水,徒弟喝到嘴里的水,也不是甘甜可口的不是吗?”燕无双可没有兴趣做什么真和尚,守那清真戒律。

“你,好吧,我现在不强求你,不过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宝象觉得燕无双还是太年轻,心太野,过几年他就会顿悟了,明白了修炼的真谛。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燕无双不管以后如何,反正他现在是不想。

小喽啰走了,他带着怨言走了,他这么的有眼力劲,一点就透的人,居然从出场到现在,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给。他觉得跟燕无双混是没有前途的,当然了,这一种话,他是不敢当着燕无双的面说的。

燕无双看着战甲男,问道:“你叫什么!”

“小人姬道红!”

“那行,姬道红,你从现在开始跟着我,做我的护卫,我每个月给你工钱!”

“护卫?大师你还用我保护吗?”姬道红很是不解,他虽然是二当家的,但是实际修为只有八品,遇到强敌根本不够看的。燕无双即便是现在修为不如他,可要不了多久,肯定会超过他的。

燕无双见姬道红身上穿的很像是正规的军甲,忍不住问了。“你以前当过兵是吗?”

“是的,小人当过兵,不过因为一件事惹怒了上峰,没有办法,不得不上山做了土匪。”姬道红很是郁闷的说着。

“那行,你好好跟着我,到时候我带你去京城,让你做将军!”

“真的?”姬道红很是兴奋,他当初就是想当将军才当兵的。不过兴奋鬼兴奋,他也清楚,一般人可没有权力许诺官职的。

“这个你放心好了,别的不敢说,让你当一个将军我还是有把握的,不过我现在修为太低,去京城太危险,所以你必须耐心的等我几年!”燕无双清楚他一旦进京,认祖归宗,想要争名夺利,就势必会有危险的,所以他必须要有自保之力才行。

“行,那我听小师父,不,听少主的。”

一句少主,姬道红把自己定性为燕无双的家臣,燕无双很是满意,如此悟性,不枉他辛苦一番救下。

“那行,我们走吧,去马家!”燕无双挥手,示意姬道红前头带路。

他们正走着,戒花忽然哎呀一声,用手猛地拍了一下大腿。

“你砸了?没事拍腿那干嘛,你那腿又不是你若兰姐姐的腿!”燕无双很是疑惑的看着戒花。

戒花闻言,白了燕无双一眼,随即看着宝象,很是认真的问着。

“那师父,他是戒色,我还有一个师兄也叫戒色,他们总不能都叫戒色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为师是应该给你师兄取一个新的法号!”宝象说着,很是认真的挠着头,他要好好想一个好名字。

戒花,戒色,燕无双可不相信宝象会想出什么好名字。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主动请缨,省的宝象生气。

“徒儿,你觉得戒非这个名字如何?”宝象很是认真的问着。

“劫匪?师父你是认真的吗?”燕无双嘴角抽了抽。

“对啊!戒非!”宝象点头。

燕无双苦着脸,无奈道:“师父,虽然法号只是一个称呼,可是劫匪是土匪啊!传扬出去,毕竟影响不好!”

“什么劫匪,你弄错了,为师说的戒律的戒,是非的非!是取自痛改前非,弃恶从善。”宝象立刻解释。

“是这样啊!那是徒儿误会师父了!师父取的这个名字不错,很有意义。”燕无双立刻开始奉承宝象。

宝象闻言,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摆手道:“不过你提了起来,“现在好不容易拿到了齐家家主之位,珊珊的名声也没那么差了。”

徐秀荣叹下一口气,“可你这个不争气的!你害得珊珊一次又一次为你受了伤害!都怪你!都怪你!”

吕泽:“……”

他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徐秀荣会对自己的恶意那么大,因为齐宏光和齐采珊从来不说自己有多委屈,可这些事,徐秀荣又都看在眼里,自然把气全部撒在吕泽这个始作俑者的身上。

“吕泽,算我求你了。”

说着,徐秀荣霎时跪了下来,“你就放了我们珊珊吧,她或许不适合你,只要你答应离婚,我可以把我手上的股票都给你。”

吕泽:“……”

徐秀荣这么说,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徐秀荣抓着吕泽的腿不撒手,“你放了我们珊珊一条生路,好不好?”

吕泽一脸无奈,“妈,你起来好不好?”

说着,吕泽也跪下去。

“我求你啊!”

徐秀荣哭了起来,“珊珊好不容易找到的幸福,我不希望你毁了她啊!”

徐秀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仿佛吕泽不答应,她就不会起来。

“我求求你啊!放过我们家珊珊吧!”

徐秀荣一边说,一边磕头。

吕泽生无可恋看着徐秀荣,毫无办法。

“妈,采珊我是不会放弃的,无论如何,她都是我老婆。”

说着,吕泽站起身,并没有吃早饭,而是回到了卫生间洗漱去了,一会儿还要去看八大姨家的孩子,耽误了可就不好了。

而徐秀荣,坐在那里继续哭着,“你这样,是要害了我家珊珊啊!”

路上,吕泽一直沉思着,徐秀荣要他放弃齐采珊,可他并不想放弃,虽然现在不能暴露身份,但他想尽自己的全力去保护她。

可是,徐秀荣说的话也有些道理,看来真的是自己耽误她了吗?

吕泽想着想着,竟忘了看路。

“你小子没长眼啊!”

那男人胳膊上纹着一只老虎,狠狠的瞪向吕泽。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吕泽内心嘀咕。

“对不起!”

说完,吕泽转身离开。

“你小子还行跑?”

那男人叫住吕泽,“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真的对不起!”

吕泽叹下一口气,又是道歉,又是鞠躬,他今天并不想惹事,毕竟眼下还有要紧的事做。

“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啦?”

那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吕泽,“你知道这片地盘是谁的吗?老子的!”

吕泽:“……”

“怎么?”

见吕泽停下,那男人拍了拍吕泽的肩膀,“今天撞到了大哥我,要怎么赔偿啊?”

吕泽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呦?脾气还挺硬!”

他看了看吕泽的身板,不像是那种会功夫的,“这样吧,我看你也怪可怜的,只要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并喊三声爷爷我错啦,我就放了你。”

那男人在这条街道是出了名的恶霸,往日里大家看到他都是绕着走的,可今天,却被吕泽碰到了。

“怎么?不愿意?”

男人大怒:“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他伸手去按吕泽的肩膀,却被吕泽反手来了一个过肩摔。

随后,像是挠痒痒一般在男人的肩部按摩着。

“疼疼疼!”

男人尖叫着,表情痛苦极了。

“你要我叫你爷爷?”

吕泽眯着眼睛问道。

看来今天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物了!

那男人害怕极了。

“爷爷!是孙子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说着,男人强忍着身上的疼对着吕泽磕了三个响头,心里却在想:这小子下手可真不轻!他差点没了半条命!

罢了,今天有事。

吕泽心想。

他松开了手,“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我明白!我明白!”

男人跪下又是磕了几个头,然后圆润的滚开了。

吕泽则是继续朝八大姨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吕泽还在想齐采珊的事。

或许,是自己当初的错,齐采珊现在去追求她喜欢的人,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吕泽这样安慰自己。

想着想着,就这样到了八大姨的家。

齐采珊那边,已经到了XX咖啡馆。

邱宇朝齐采珊招手,“这边!”

齐采珊走过去,对一旁的服务生说道:“要一杯美式,加冰。”

尽管齐采珊心里想着的是把今天当做一场普通的饭局,但只要一行到吕泽,齐采珊的心里就各种不舒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家十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邵羽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清风淡菊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声程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打死不鸽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夜影恋姬

我不曾提起的爱情

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