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切磋》。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假若金老今天花几小时在着装上,明天他身旁一个美丽少女的表情却复杂得多,复杂得令人更猜不透这

“目前有幾波人在盯著你,想從你這里獲取你父親的下落,不止是你父親的下落,還有天啟圖,你們在吳州的遭遇已經引起了不少盜墓團伙的關注,也就是說那些東西放在你身邊已經不安全了,如果你信得過我就把那些東西交給我保管,如果你覺得交給我不放心,那我就安排人到你身邊。”

張青林迷離的眼眸一直盯著茶幾上那攤紅酒,陳笙簫后面的話他幾乎沒有入耳,在提到張家滅門慘案時那些畫面不由得閃現在他的腦海里。

程澈疑惑的瞅了瞅陳笙簫,什么東西會給張青林帶來危險,他只知道李慶鵬和趙二少都想要得到那本記錄著盜墓有關的筆記本和從上唐八驥圖上拓下來的地圖。

程澈扭頭看向張青林,盤著胳膊審視著說道:“唉,老張,我簫姨說的那些東西是什么?不會是筆記本和地圖吧!”

張青林目光閃爍抬起頭說道:“啊…剛沒聽清楚簫姐說什么。”

“簫姨說那些東西放你那不安全,讓你把東西交給她保管或者她派人保護你,我覺得吧,你現在的處境確實不好,這么多人虎視眈眈盯著你,可別給江叔他們添麻煩了,你得做好決定,要不然就搬到我那去住。”程澈靠近張青林說道。

張青林眸光斜視著程澈,又掃向陳笙簫,大腦不停思索著這些話,他需要消化一下,他怕陳笙簫為了得到筆記本和地圖編造一些謊言,“這個我要考慮一下。”

就在這時,茶幾上那部躺著的直板手機響了起來。

陳笙簫轉身走過去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說了句“知道了”就把電話給掛了。

隨后又撥了一通電話,是打給婉晴的,掛掉電話后,注視著張青林說道:“好,既然這樣,我就先派幾個人在你住的地方和那個茶樓附近守著,還有,如果你們打聽到碼爺的消息要第一時間通知我,你們在這里好好玩吧,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

忽然,大廳的門就被推開了,婉晴手里捧著一個精致的木盒,送到程澈面前。

“程澈,這個是給程老爺的,別告訴是我送的。”陳笙簫交代完后就離開了。

婉晴走前還特意掃了張青林一眼。

她們走后,池譚張慌失措的從門口跑了進來。

“小林哥,他們也太欺負人了,居然把我關廁所了,這幫王八蛋還打我,嗚嗚…”

張青林問道:“池譚,小安呢?”

“安哥好像被他們帶走了!”

“可能是我里冒出小孩的哭叫,身子突然彈起,渾身劇烈擺動,雙手亂抓,因為凍的僵硬,關節發出“咔、咔”的聲音。

林驍差點兒被掀翻在地,道袍也險些滑落,林驍顧不得惡心,雙手死死把女尸抱住,又掙扎了半分鐘,女尸才徹底不動了。

門外的夏琳聽到里面有動靜,哪還管怕不怕,立即要進來看看,卻發現門被反鎖了,心里更加著急,一邊兒拍著門,一邊兒喊著林驍,問發生什么事情。

林驍慌忙收拾局面,答道:“沒事兒,快好了。”

等收拾完開了門,夏琳劈頭蓋臉就問:“你干嘛把門反鎖?你剛才干什么了?”

林驍裝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說:“哎,失敗了。”

夏琳不相信的問:“怎么回事兒?”

林驍說:“學藝不精,出了岔子,剛才下完最后一針,尸體跳起來,圍著房間到處亂跑,好不容易追到,撤了所有銀針,才恢復過來。”

“怎么……”夏琳想說怎么可能,但又想到之前尸體抬手、睜眼那神奇的一幕,也不是沒有可能,問道:“尸體都能活過來,為什么失敗了呢?”

林驍之前沒想好動靜過大的借口,只有含糊道:“個中緣由,涉及師門秘密,原諒我不能詳說,續命九針非同凡響,我資質魯鈍,怕是沒有修成的可能了。”

夏琳也為他惋惜,抬手看了一下表:“糟糕,過了大半個小時了,快走,免得讓人起疑心。”

走出醫院,最愉快的要數朱寧了,她無異于是從鬼門關里繞了一圈,大難不死,心情格外的好。

分別時,林驍想感謝夏琳,卻又不知道怎么開口。反倒是朱寧大方的邀請夏琳周末一起唱歌,畢竟這個事兒說來說去都是幫她,雖然夏琳被蒙在鼓里,但她要記這個情。

回到家,看到朱寧和文婧開心的說笑,心里完全沒了之前的陰影。林驍把手放在兜里,捏了捏紙鶴,不準備告訴她們還有未了之事,就這樣,不是挺好嗎?普通人還是過普通人的生活就好。

這兩天實在累的很,林驍也不準備連夜去追蹤,他要養精蓄銳,等天亮了光明正大的去會會那幕后之人。

第二天,林驍跟著紙鶴追蹤到一棟別墅時,卻早已發現人去樓空,只好無功而返。但也讓林驍心生警惕,潛在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林驍不禁想到,他是不是和東昌這個城市犯沖?這才來了沒幾天,先和南城一霸的干兒子發生了沖突,又和不知名的野道結下死仇,干脆年后背上行囊去沿海一帶打工算了,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如今九公子看著洛崖也是微微點頭,他乃是城主府的九公子,若是沒有一點自己的城府何以立足,如今他的侍衛已經死傷殆盡,若是心中沒有一點把握,哪里敢與那四公子周旋!

九公子看著洛崖滿臉佩服的說道:“我原本與你相見之時只>

诸多经脉在这两股灵气的冲击之下,正一点点缓慢的生长,涌向那未完成的金丹,在触及之时,与金丹融为一体。

在大道子最初讲道的时候,季辽微微诧异,只感觉这大道子讲......

这里每个人好像都跟老刀把子一何人。蓝一尘忽然笑了笑:不管柳无眉道∶圈套?苏谁若话说得大多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切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穿过时空的爱恋

花琪

穿过时空的爱恋

苍梧宾白

穿过时空的爱恋

素年堇时

穿过时空的爱恋

久未饮酒

穿过时空的爱恋

凡尘游子

穿过时空的爱恋

红天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