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罚!》。

善泳者溺水,每个人都会被淹死年前的豪气,又倏然回到他身上

都说有缘人相见是冥冥中的安排,但见惯了仙术的顾浩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这一切应该都是师傅他老人家故意为之。

地仙大成者,有惊天造化之功,非凡人能想象的了,至于给普通人制造一场邂逅,安排一次劫难,简直是轻而易举。

而这也让顾浩有了隐隐的不适,就仿佛被人安排相亲了一样,最重要的还被女孩当成了流氓,这搁谁身上,谁受得了啊。

“不行,我得跟师傅好好聊一聊,初次见面就闹的不愉快,那以后还不怎么相处,虽然长的是很漂亮,但能换一个还是趁早换吧。”

顾浩正捏着下巴想着,这时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

顾浩掏出手机,是刘叶萱的电话。

顾浩正准备给她打电话呢,没想到她倒是先打来了。

接起电话顾浩问道:“叶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顾浩,你现在在哪?我有件人命关天的事要找你帮忙。”

刘叶萱在电话里的语气很凝重,这让顾浩感觉发生的事情不小。

“我现在在市区的刘纪药铺,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刘叶萱听到顾浩竟然就在刘纪药铺,惊喜道:“太好了,我就在附近,马上去找你,你等我一下。”

说完刘叶萱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包小运凑过来问道:“小家伙,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浩收起手机答道:“我叫顾浩,可不是什么小家伙,不过我看你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大家伙还真挺大。”

说着顾浩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包小运鼓鼓囊囊的胸脯。

包小运到也不客气,自信的挺起了胸脯,让原本就快撑爆的寸衣更显吃力。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姐姐的大,可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有的。”

顾浩不以为然道:“光大有什么用,还得健康才行,看你气色不佳,唇白眸蓝,应该是有恶疾缠身吧。”

包小运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还会给人看病?”

顾浩得意的说道:“治病救人,那是我的拿手绝活,你今天运气不错,正好碰到了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你要信我就伸出手来,让我给你把把脉。”

包小运狐疑的看着顾浩,心里是一百个不相信,自己的病连大医院的主治医师都看不好,就你一个屁大的小子能治好?

但是她看顾浩自信的模样,难免有些心生侥幸,如果真的遇到了神医,自己不就是有救了?

包小运内心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伸出了白净光滑的玉手。

“我就信你这小子一回。”

顾浩伸手按住了包小运的脉搏,凝神闭目的为她把脉,半分钟后,睁开了眼睛说道。

“你的病是因为你过度疲劳所致,不是什么大问题,唯独有些特殊的是你的体质异于常人,寻常医药不能起到作用。

我给你开个药方,只要你按照我给你开的药吃上半个月,保证你的病情就有所缓解。

不过要想根治,还得需要调理,注意休息,不可再过度消耗身体了。”

说着顾浩在纸上写下来一大串的药名,最后还写上了煎熬的方法和服用的时间,并且附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如果吃了药有什么不适,随时给我打电话。”顾浩将写好的药方递给了包小运。

包小运拿着药方看了看,震惊的发现上面的药还真的都是中草药的名称,有些还很拗口,幸亏她在药铺上班,不然都不认识。

不过就凭这药单,包小运就得对眼前这个少年高看一眼了。

先不说这药方对自己有没有用,就凭着他能一口气写下这么多药名就已经不是他这个年纪的人都能做到的了,怕是连店里的老中医也不一定写的有他这么全。

这时的包小运开始相信顾浩了,再有她的病她最清楚。

这些年为了保持好身材,可是没少对自己下功夫,什么瑜伽、体操、减肥、按摩一样都没拉下,但也因为如此,过度控制身材,让身体也出现了些难以启齿的隐疾,一到月事来临,那真是痛不欲生。

但为了治好自己的隐疾,包小运不知道吃了多少药,看了多少家医院,都于事无补,哪怕是在刘纪药铺当了半年营业员,也没有找到治好自己病的方法。

如今被顾浩只看了半分多钟就有了治疗方法,虽然听上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他说的原因的确跟自己想的一样。

包小云认真问道:“顾浩,我吃了这药真的能治好我的病?”

顾浩没好气道:“信不信由你,不过我劝你还是换一家药店抓药,你这里的药不能用。”

包小运点了点头,仔仔细细将药方收了起来。

“顾浩,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曾经她就发过誓,如果谁能治好她的病多少钱都愿意给,哪怕付出点代价也愿意。

顾浩鄙夷道:“你有什么可给我的。看你也不是有钱的主,不过身材到真的不错。”

包小运这时眼珠转了转嬉笑

浩漭天地,炼药宗门繁多,不止是药神宗一方。

然而,药神宗在所有炼药师的心目中,都是当之无愧的圣地。

药神宗,千万年以来,一直都是炼药师梦寐以求的进修之地。

其余有炼药师的宗门,和药神宗竞夺多年,始终无法撼动药神宗,在炼药师一脉的地位。

也是如此,就连炼药师的等阶划分,考核,都是由药神宗制定。

乾玄大陆的天药宗,由于和药神宗的关系,是有资格,来考核凡级和灵级炼药师的。

药神宗,也承认通过天药宗考核的,那些凡级、......

天地间一片静寂,也不知过了多次陆小凤很快就掩住了她的嘴,

看来姒玮琪之前围而不攻被阿雅看穿了,她做好了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强攻”。我不知道姒玮琪这么做是否欠妥,毕竟我自己和梦姐的小命都攥在人家的手里。

但也许,姒玮琪有这个把我阿雅不会对我们下手。

“梦姐,你没事吧。”我小声地跟梦姐说道。

这时候他们都忙着交火,没时间管我们。

“我没事,你呢?”

“我很好!”

“看来琪姐是准备引蛇出洞了。”梦姐在我耳边叮咛了一句,“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走的每一步都计算得很周密,刚刚她叫无关人员离开,我差点就暴露了!”

“我觉得她可能已经知道我俩的身份,只是有意不说。”

梦姐点了点头,“没错,她可能不想节外生枝!”

“说起来也挺巧的,你知道吗,她竟然说自己跟冶重庆有不共戴天之仇,看起来,她们本意就是来找冶重庆报仇的,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她不直接结果了冶重庆,而是绑走了他!”

“一定是有别的隐情。”

“或许,是为了冶重庆的秘密来的吧!”我说道,“冶重庆这个老狐狸,这么多年多多少少应该收集了不少绝密的内容了吧,包括他一直苦心孤诣想要得到的禹陵的终极秘密。”

梦姐跟我一样,也有这样的感觉,“这是一个突破口,或许,我们能从阿雅这里找到我们想要知道的内容。”

“你的意思是——”我想起来当时欧芷给我的一封信,那里面有一串奇怪的字,其中很多内容我到现在也没有头绪,“既然欧芷是为冶重庆卖命的,那她交给我们的东西应该就是冶重庆最想要的额东西!”

“没错,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事情到这里成了一个分水岭,没想到,真正让这件事情柳暗花明的,竟然会是不期而遇、半路上出的阿雅。

姒玮琪派来的人没有想要置人于死地,假若后面的追兵一齐开火,我们的车早成黄蜂巢了。

极速行驶的汽车在山道上左摇右摆,有点不受控制。

“阿雅,我们要去哪里?”阿坤着急道。

“往二环开,我会告诉你坐标!”

“你们往城里开?有没有搞错啊!”我诧异道。

“你给我闭嘴!”矮子拿枪顶着我的脑袋。

“别管他!”阿雅道,“阿德,拿开你的枪。”

“是!”那个矮子阿德谦恭地说道,“是!阿雅,对不起。”

“看起来,他们都很尊敬你!”我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你老实呆着!”阿德冷吼一声,却忍住没有举枪。

阿雅沉默了一会,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其实你们是谁我真不敢兴趣,不过,看样子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我笑道,“你可以放心,我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全都没有看见,我更不会出卖你们的。”

“阿雅,老四快不行了!”突然,一名大汉喊道,“阿雅,你快看看老四,你一定要救一救他。”

我竖高双耳,留心聆听,看那老四的伤势,是被子弹打穿了大腿动脉,现在失血过量,即便是大罗金仙亦不能挽回。

阿雅幽幽一叹,道:“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不能因为老四停下来,这样,小耗,你留下照顾老四,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等我们完成任务就来与你们回合。”

她这一下叹息,显露出她人性的一面,分外动人心、可是她的说话却令人摸不着头脑。

在我看来即便是现在送去医院,这个老四也没有生还的可能了,这个时候把他就地安置疗伤,根本无济于事。她这么做,看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她不能寒了弟兄们的心,但是任务显然对她来说更为重要。

在情感和利益面前,她选择了后者。

那个叫小耗的大汉噗地双膝下跪,垂头道:“阿雅,老四是我唯一的兄弟,父亲会因他的死伤心欲绝。”

“小耗,你糊涂!”阿坤忍不住骂了一声,“你想因为老四拖累我们所有人吗?”

“好吧!”阿雅沉默了片晌,轻轻点头道:“如果你一定要救他,我可以答应你!”

阿雅的这句话十分的冷漠,虽然跟她相识时间很短,但是即便是激烈搏斗的时候,我也没有察觉到她有过这样的一面。一时间,我的心内波涛起伏。

“咔嚓”一声。

子弹上膛。

我又想起她那种如电如磁的能量感。

“阿雅,你要干嘛?”小耗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奄奄一息的老四。

我看向阿雅,道:“你这又是何必呢,都是你们自己人!”

身后的阿德插口道:“闭嘴!这有你什么事。”

我冷冷道:“你们自己人的恩怨我不管,但是现在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别忘了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阿德闷哼一声,道:“不需要你来教我们怎么做。”

阿雅清秀的脸孔仍然深藏脸纱之内,但我比对她先前的属撞击的声音,也看到了路璇完成的动作,但仅此而已。

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浑然不知,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掉落在地上的飞镖。不过紧接着,他就明白了。

嗖!嗖!嗖!

撕裂空气的声音再次响起,数量的增多使得以辰看到了细小的黑影,但也仅限于如此,他看不清黑影的样子。

三枚柳叶形飞镖从正前方和左斜后方的墙壁以及地面射出,三个不同的方向,锋利镖尖的目标正是磨剑室中央的女孩。

破空声响起的刹那,路璇就动了,身体近乎本能地向后倒下,左手伸出,按住地面,支撑住半倒的身体,右手反甩,铁剑从身侧挥向身前,手腕用力一转的同时五指张开,以在掌心的扁状剑把为中心,铁剑旋转起来。

铛!铛!铛!

三枚柳叶形飞镖应声弹开,落到地上,与之前那枚飞镖一同进入以辰的视线。

以辰嘴巴大张却说不出一句话,看了看单手后倒支撑地面的倩影,又看了看灯光下泛着金属光泽的飞镖,一股凉意从脚底产生,直达脑袋。

“武打片,不对,武侠片!”以辰一边用力揉眼睛一边吞咽口水,竭力安慰自己这是在拍电视剧,想象着周围有摄影机和制片人,还有戴着酷帅黑超的大胡子导演。

此时的路璇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理会站在墙角喊叫的以辰,一枚枚飞镖如同辣手摧花的冷血杀手从刁钻的角度射出,她凭借敏捷的动作或是巧妙躲闪或是精准抵挡,每一次都行走在死亡的边缘,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失误都会被死神无情地拽入地狱。

嗖!

就在路璇刚挡下一枚飞镖时,一根半臂长、三指粗的圆柱铁棍从身后的墙壁射出。

相比于飞镖的锋利,铁棍虽然钝了很多,但冲击力却无疑更大了。

冲击力变大,杀伤力只会更大,很可能达到洞穿身体的可怕程度!

如果说飞镖是针对受训者速度和反应力结合的训练物,那么铁棍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又结合了力量,是最综合的训练物,也是最恐怖的训练物!路璇的处境变得更危险了!

出人意料的一幕,面对身后致命的攻击,路璇再次反手握剑,剑身靠在后背,与米灰色长发紧贴在一起,身体向后倒去。

铛!

铁棍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准确无误地命中剑脊,产生清脆的撞击声。

借助着碰撞产生的反作用力,路璇双腿发力,恢复到了之前的站姿。

如此惊险的动作,对感知和心态无不有着极高的要求,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

嗖!

又是一根圆柱铁棍从墙壁射出,只不过这次却成了正前方。

眼中铁棍的影子无限放大,路璇刚直起来的身子又朝前俯下。

铁棍从女孩后背上方穿过,与黑色剑服的距离不过三指。

嗖!嗖!嗖!

嗡!

破空声响起,紧随其后的是剑身一震发出的响亮剑鸣。

剑尖指地,右手发力,剑身弯出一个巨大的弧度,借助剑身弹回的力量,路璇单脚跺地,身体轻盈地跃起。

离地的一瞬,一根铁棍几乎是贴着地面从脚下穿过;铁剑由下向上顺势挥起,剑身弯出一定的弧度后将另一根铁棍弹开;左脚踏出,精妙地踩到了最后一根铁棍上。

与想象中的借助反作用力不同,这一踏,路璇就好像踩在了已经启动的跑步机上,而且还是一台跑带速度达到数十米的超级跑步机,产生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身体前倾。

鞋底刚接触铁棍,路璇左脚就被带动地向后一滑,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倒去。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声巨响,地面异动,一块近百平方米的方形水泥板被一股巨力推出。

在这股强大的推力面前,水泥板自身重量起到的阻力明显微不足道。

宛如深海中的鲸鱼对海面上的渔船张开了巨嘴,水泥板由下向上砸向女孩,雪上加霜!

似乎在黑暗中隐藏着一只以终结受训者生命为使命的黑手,正是它精准地操控着每一个机关,才令路璇本就不妙的处境变得更为艰难、危险。

然而面对这一切,路璇不但了无惧色,反而樱唇微抿,唇角掀起一丝轻蔑的弧度。显然,无论是身体的前倾还是地面的攻击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双腿弯曲,右手持剑背在身后,左手环抱按住右臂,借助身体前倾的惯性,路璇倏地一个前空翻。

可惜水泥板的面积实在太大,即便是一个前空翻,路璇也没能离开危险区域,但凭借这个前空翻,她身体前移的同时也升高了不少。

此时的路璇离地四米,脑袋朝下,双脚朝上,这正是她想要的!

不知何时,身后的铁剑已经竖在了胸前,路璇弯曲的双腿伸直。

鞋底碰到磨剑室顶部时她双腿猛地发力,身体旋转起来,宛如一个高速转动的黑色陀螺,悍然迎上水泥板。

下一秒……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磨剑室炸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族新形象

烤土豆

仙族新形象

紫衣大法师

仙族新形象

六管菩萨

仙族新形象

南心北安

仙族新形象

鼓瑟希

仙族新形象

布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