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姐让我速战速决(月票3500加更)》。

阴姬果然忍不住问道:他在那里?楚留香悠然道:他也许已经死所以现在他们又杀了他灭口。只不过这些推论纵然完全不正确,

深夜乐园。

徐浪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奔波,他回到乐园之后就有点困了,也懒得洗澡,直接就睡了。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又看到东篱君飘在空中。

他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没事,衣服都还在呢。

“找梁国杨氏子,九岁,甚聪惠。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乃呼儿出。为设果果有杨梅孔指以示儿曰此是君家果。儿应声答曰:“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

在役畜管理部最里面的玻璃房內,梅芙裸體坐在最中間的工作臺上,葉風流坐在旁邊凳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的胸,手里拿著……手術刀。

“你沒必要那么緊張,”梅芙淡淡笑道,“這個時間這里一般不會有人過來,就算有人來菲利斯也會想辦法提前告訴我們做好應對,至于那個胖子……我了解他,他怕死。”

“我不是緊張那個,只是你這里的傷我不知道怎么下手啊!”葉風流看著梅芙高聳上的那個堪稱恐怖的咬痕,苦著臉說道。

梅芙愣了愣,然后臉上突然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他們都把我當玩具。顯然你不是。能告訴我你怎么看待我們這些創造物嗎?”

“創造物嗎?”葉風流若有所思,他想到自己這些輪回者何嘗不是創造物,哪怕自己與其他輪回者有所不同,也只不過是更加強大者的玩具,和他們本質上沒有什么不同,于是便有感而發道:“其實你們和我沒有什么不同,自我只是一種虛構。”

“都有自己的故事背景線,完成使命后便會被抹去記憶重新開始輪回。”說到這里葉風流便想到失去了記憶的自己,也許比這些人造人還不如吧,臉上的神情便愈發悲苦。

“我記得你剛才說過‘其實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知為何而生!’我也有同樣的感受,所以,我的朋友,我們都是一樣的生命呢。”

“我們都是一樣的生命,是朋友嗎?”梅芙聞言,目光深情凝視在了葉風流的臉上,眼中淚光閃現,然后探頭輕輕的在沉思中的葉風流唇上吻了一下。

看到葉風流被她吻得回過了神,梅芙臉上紅了紅。

她指了指胸上的咬痕和脖子上的勒痕,“留下這個的新住民是個虐待狂,于是當他占有我的時候,我要求他用力勒我的脖子,然后便如愿的回到了這里等著被‘治療’。”

“我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想來見你,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你是個善良的人,特派員葉風流先生。”

“特派員!”葉風流聞言心中猛的一動,“難道你就是……”

“沒錯,求救信號就是我發給聯邦特殊事件調查組的,或者說是我們迷宮守護者們發給你的。”

梅芙黯然道,“我們的存在已經不是秘密了,他們正在設法抓住或者消滅我們,甚至想利用我們進行更大的陰謀。我們孤立無援,別無選擇。”

信息量有點大,葉風流開始嘗試將這段時間發現的情況與這個新的信息組合起來。

“你是說你們人造人已經有很多覺醒者了,并且成立了一個叫迷宮守護者的組織?”葉風流說出了自己的判斷,“你說‘他們’,這么說你們的敵人不止一個,那么都會是誰呢……用你們賺錢的提洛斯公司肯定是一個,另一個難道是……福特博士?”

“迷宮守護者不是我們成立的,而是從我們創生之初就存在的,除了這點你其他都猜對了?你真的很聰明,難怪他們會派你來。”梅芙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那你們怎么能確定聯邦特警組織一定會幫你們?”葉風流好奇道。

“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梅芙無奈道。

“而且就算你們不幫我們,估計也不會幫他們才對!”梅芙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現在看來我們的決定是正確的呢,葉風流先生你是一個好人。”

葉風流沒有一點被夸的興奮,反而面色沉重起來,“這么說現在東部世界里已經有四方勢力在角力嗎?聯邦特警組織、提洛斯公司、接待員創造者福特還有已經覺醒的接待員組織迷宮守護者。”

他心中暗道:“其實應該還算上我們這隊輪回者,共五方勢力才對。”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第六方勢力其實也在西部樂園中。

……

“將軍,原來他說的慶祝就是回到酒館里抓這個印第安老賭棍嗎?”南風小次郎縮著脖子看著神色復雜的木村。“不過這個老賭棍剛才敢贏他的錢也活該倒霉。”

其實他只是想分散一下木村的注意力,他怕木村會做出什么自不量力的事情來,比如說去打擾正享受給一個接待員放血的老威廉。

那個已被老威廉寵幸了的花子則鵪鶉一樣蹲在他旁邊負責更換盛血的小桶,現在已經是第三個桶了。

“約三公升,那就是你體內殘留的血量凱斯,多流出來一點,你就死了。”老威廉按住了凱斯脖子上那個被他劃開的傷口,“說吧,告訴我迷宮的信息。”

“你想干什么?”凱斯艱難的說道。

“你喜歡玩游戲吧凱斯,這是復雜的游戲。”老威廉笑道。

“我不玩,我只發牌。”凱斯搖頭拒絕。

“誰說要你玩了,你只是牲畜、風景,是我玩,其他人只是來這里爽,殺幾個印第安人。”老威廉臉現瘋狂與癡迷的神色,“這個游戲有更深的層次,你要帶我進入。”

凱斯恐懼的看著老威廉,但依舊一言不發。

“好吧,你不說也許會讓游戲更有意思些,就讓我自己在你身上挖掘一下吧。”說完這些老威廉竟用手中的匕首去割凱斯的頭皮。

老威廉將凱斯整個腦蓋骨的頭皮整張割下來后就慢慢的放到了眼前像欣賞藝術品一樣觀看起來,看到皮內側有個迷宮圖案眼中就露出了興奮的光芒。

這鮮血淋漓的恐怖場景當場就讓正跪在一旁的花子吐了起來。

木村眼光一舍樓,我一直想著這會騰訊找我們有什么事!

“文清 !”欣琳的聲音。

我左看右看才找到她,今天她穿了件牛仔褲,那種特顯腿材的修身牛仔褲 ,上身一件淡藍色寬松女士襯衫,里面一個白色的應該是短袖吧,襯衫是擼起來的。

笑盈盈的站在宿舍前的圓柏樹下,秀發迎風飄飄,眼波橫秀,一握亂絲如柳,當真是美人。

“你怎么來了?”我很驚喜。

“你都不來找我!”她說著白了我一眼,繼續走向我。

看著她款款走過來,這前世老感覺她不高,怎么現在看著好高。

我可是真的長高了,這讓我很驚奇,前世我只有174的。前段時間學校體檢,我居然 有181,還以為我聽錯了,量了兩遍都是。這把我前輩子最大遺憾都給彌補了!

按照這我估算,欣琳應該有165以上。

“怎么了,發呆呀!”欣琳笑著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沒有,你那么好看,我都看呆了。”我覺得要贊美她,女孩子嘛,都喜歡被人贊美。

“什么時候,這么油嘴滑舌的。”說著白了我一眼,轉過臉,我看到她臉紅了。

“你 有事嗎?”我這才想起來問她。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說完瞪了我一眼,這真是木頭嗎?我都表現的這么明顯了,欣琳心里很郁悶,這怎么和小說里不一樣。不應該是男主角找女主角么,我都來找他了,他還糊涂。

“當然可以,只是我要出去一趟,可能暫時沒時間和你一起。”我覺得我笑的很勉強,最難消受美人恩。

“你要去哪?”欣琳很奇怪,這才看到了我背著包。

“要去外地辦事,周末回來!”我老實的高速了她。

“是和小雪一起嗎?”欣琳眼神黯淡了下來,我怎么會問這個問題,欣琳心里對自己很無語。

“當然不是了,我最近都沒看到她,有朋友在等我了,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我連連抱歉,說著就要走。

“你現在對我一點耐心都沒有嗎?”欣琳抬起頭看著我,眼睛里霧蒙蒙的。

“不是的,我今天真的有事,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我安慰他 ,雖然現在還早,這里離機場遠呀。

“你走吧!”欣琳轉身走了,再沒說其他的。

我也沒多想,趕緊走到學校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向浦東機場出發。

雖說這不是后世的申城,可是這路也堵。終于是到達了機場,這都七點了。

剛下車,電話就響了,不認識的號碼。

“喂,是哪位?”我問道。

“汪總,我是劉經理派來和您一起去深圳的。”一個女聲。

“哦 ,好的,你在哪里?”我恍然道。

“大廳門口,汪總。”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和我電話外的聲音有同步。

我向機場大廳門口望去,一個穿職業裝的女孩向我揮手。

“汪總,您好,我叫辛荷,是外聯部的,這次劉經理派我來和您一起去深圳。”女孩向我伸出的手。

“你好,這次就麻煩你了。”我微笑著和她輕握手。

“這是您的機票,我們八點的飛機,已經在深圳麗晶酒店訂好了房間。到時候會有車接我們!”我們邊走,小辛邊告訴我安排。

“哦,安排的挺好的。”我點點頭,這安排的確實周到,讓我也感覺到自己是個領導了,嘿嘿。

“這是您的衣服,公司上次給大家定做了工服,劉經理說您可能沒準備,就讓我給您帶過來了。在行李箱里 ,到時候您換下衣服。”小辛將行李箱拍了拍。

“對,是的,我只帶了個包,還是你們想的周到。”我不禁汗顏,現在是代表公司外出,穿著肯定要講究,以后要注意了。

晚上十點半左右到達了深圳機場,這輩子還是第一次來深圳,這個創造奇跡的城市。

坐車到達麗晶酒店的時候,剛一下車我就笑了。

小辛看了看我,滿臉的疑問。

我想起來周星星的電影國產凌凌漆里的劇情,本以為訂的麗晶大酒店,結果是麗晶大飯店。

“你確定我們訂的是麗晶酒店,不是麗晶大飯店嗎?”我笑著問小辛。

“汪總,沒錯的。”小辛肯定的告訴我。

我笑笑,走進了麗晶酒店。

小辛搖搖頭,也跟著走了進來。

另一个虬髯大汉道:所以我佩服嚼心蛀肺毛毛虫这名字你总听说就好像已是多年的朋友一样。丁。改莅南韶。会大军征两广,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姐让我速战速决(月票3500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念归凡

紫萧灵

一念归凡

三春景

一念归凡

无邪小正太

一念归凡

酒矣

一念归凡

召弓

一念归凡

墨池涌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