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透虚目》。

只费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他就三百两,除观文殿学士、礼部尚

嗤!索伦的脑袋往后一仰躲过,森森鬼爪抓在他的铠甲上,在亮银色的铠甲上划出亮白色的光芒,像是激光刀切割过。火花飞溅。

一击之后,那道黑影的身形暴退。

“喂喂,我说你今天是没吃饭吗?攻击的时候用点力气啊,这样迫,更何況現在有一個更迫切的事情,需要他們解決呢!

易老也盯著楊嘯天,仿佛在等待著他最后的回答。

楊嘯天見他們都看著自己,知道需要再想一個辦法,可是現在,一下子他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于是想著先解決這邊山洞的事情,說道:“咱們先把這個山洞......

亦可自给。身衣口食,且免求刻像打鼓般跳了起来,她发现

我能想到的,认识的和尚就一位,慈善大师,而且大师傅之前还帮助过我。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小和尚,端着托盘,上面放着绷带,还有个瓷碗,见我坐在床上,单手立于胸前:“阿弥陀佛,杨施主,你终于醒了。”

“小师傅,你好!是谁救了我?我朋友沈昊然如何?还有我这是在哪里?”

面对我一连串的问题,小和尚微微一笑:“你已经昏迷五天了,这里是敬土寺,沈施主今天一早被接回家调养了,你放心他没有大碍,救你是少林寺慈善大师。”

果然是慈善大师把我救了,大和尚是真有道高僧,这份情我一定要报答:“小师傅,慈善大师现在何处?我想见他。”

“慈善大师云游四方,把你们救下后,便安排到本寺,他本人早已离开。”

我叹了口气:“想谢谢大师都见不到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杨施主不必挂怀,慈善大师与我师傅乃是故交,你伤势比较重,需要在此安心休养。”

“多谢!敢问小师傅怎么称呼。”

“小僧法华。”

“法华师傅。”

“杨施主,不必客气,叫我法华就可以,我现在帮你换药。”说着,小和尚端着托盘就要给我换药。

我赶紧拦住:“法华师傅,我自己来就可以。”

和尚也是男人,让一个男人替我上药,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我昏迷时不知道就罢了,现在我清醒了,确实有些接受不了。

小和尚一笑,似乎看出我的想法,也不推辞,把托盘放到床边:“那好,杨施主请自便,瓷碗里的药面涂抹在伤处,再包扎好即可。切记!不可沾水,另外你胸前贴的膏药今天不用换,有什么需要唤我就可以,一会我来给你送晚饭。”

“多谢法华师傅,对了,你师傅怎么称呼?”

“了空大师,也是本寺的住持。”

我点点头:“烦请法华师傅代我谢过了空大师,等我稍好些一定当面拜谢。”

“好的。”小和尚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后把门带好。

我一点一点解开绑带,直到露出小腹我才发现,伤口有五寸长,让我奇怪的是虽然没有缝针,但已经开始愈合了,肉皮上残留着白色的药面,我看了看法华拿进来的托盘,和碗里的药面一样,我抓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清香。

我刚要拿起瓷碗,给自己上药,门猛一下被推开了,随后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

“杨涵!你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头就大了三圈,看着来人问道:“林瑶,你怎么来了。”

林瑶小嘴一撅:“切!我怎么不能来,这里是净土寺,我们林氏集团每年给的香火钱就几百万,我在这里还不是来去自由,要不是了空师傅拦着,怕打扰你休息,我和爷爷早就进来了。”

听到林老我心里一阵感动,老人家刚刚经历一劫,还时刻惦记我的状况,真是没把我当外人,我赶紧往林瑶身后看了看:“林老在哪?”<

有句俗语:“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赵盘现在就是这样的尴尬境地,他该如何给地球那边解释呢?

难不成邮件开头要这样说:“嗨,很抱歉,我们不光四艘货船的船长叛变了,连武装舰队也叛变了。”

或者是:“嗨,不好意思啊,除了对付陨石,你们可能还得应付8艘战斗舰。”

又或者直接点:“嗨,我说那8艘星舰与我们无关,你信吗?”

……

他在基地临时办公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

张大林没好气地吼着:“你别魔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透虚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王孙

柳岸晓风

龙王孙

宜修

龙王孙

昔我有梦

龙王孙

纸火花

龙王孙

乐小米

龙王孙

刘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