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古变成,长生不死》。

,行之为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所言信重要的还是要看个人的优点与选择。选择对了

柳長歌本來要外面只能聽到林靈和童煥對話,卻找不到人,當童煥意圖不軌之后,柳長歌果斷出手,踢壞了窗戶,闖了進來,正好趕上童煥撲向林靈。

童煥一見進來的漢子有些熟悉,怕柳長歌突然發難,往后退了幾步,怒道:“你是何人,闖進來做什么?”

林靈一見柳長歌,頓時松了一口氣,叫道:“柳大哥,幫我殺了這個狗賊!”

柳長歌安慰林靈道:“林妹子,你受苦了,這個狗賊,我一定不會輕饒了他。”

此刻,童煥回想起來了,當時林靈阻止他的時候,柳長歌就站在一邊,他見柳長歌只有一個人,沒有后續的增援,也放松下來,心道:“又來一個不怕死的,我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夠活著離開這里。”

童煥冷笑道:“小子,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原來你跟這個賤婢是一起的,是他的情人么?”

柳長歌大喝一聲,說道:“少胡說八道,童煥你身為朝中世子,不為民為著想,處處欺壓百姓,今日我就要教訓教訓你。”

童煥的武藝也是不俗,根本不怕柳長歌,回道:“就憑你,教訓我么,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此時,守在外面的護院士兵已經聽到了聲響,打開了門,闖了進來。

柳長歌雖然不把童煥放在眼里,但要孤身一人,帶著一個身中麻骨散的林靈從數百人的包圍之下逃出去,也著實不容易,耽誤之際,是解開林靈的束縛,柳長歌便閃身到林靈身邊,問道:“林家妹子,我先解開你的束縛,你還能走么?”

林靈道:“我中了麻藥,動彈不得,看家護院的狗奴才來了,柳大哥,你不要管我,還是自己先走吧。”

柳長歌心說:“我焉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他嘗試著解開林靈的繩子,這時,童煥焉能袖手旁觀,喝道:“小子,你好大膽,無論這個賤婢是你什么人,現在他都是老子的女人,豈能被你帶走?”展開雙臂,呼的一聲,一拳打來!

柳長歌側身躲避,立即向童煥的腋下還了一掌,童煥身手很是了得,一個轉身,避開了柳長歌這一掌,旋即用處掃堂腿的功夫,攻擊柳長歌的下盤,同時也把林靈罩在了攻擊之下,若說單打獨斗,柳長歌絕不怕童煥,童煥武功雖好,比起柳長歌還差了一籌,柳長歌還是要保護林靈,只得選擇避戰,匆忙之間,顧不上男女之嫌,雙手抓住林靈的御劍,忽的拔地而起,避開了這一擊力氣不小的掃堂腿,柳長歌去解繩子,這才發現繩子是牛筋做的,于是把林靈放在桌子上,拔出劍來,叫道:“林家妹子,我這就救你出來,狗賊,快將麻藥的解藥交出來。”

牛筋繩在辰劍的鋒利之下,應聲而斷,童煥發現柳長歌的武功遠比他預料中還要高超,一見柳長歌拔劍,急轉身,從床頭的墻上摘下寶劍,錚的一聲,寶劍出鞘,指著柳長歌道:“小子,武功不賴,小爺陪你玩玩,你想要解藥,卻是不能。”刷,不容柳長歌反應,一劍刺來,同時腳踩五行步,柳長歌初出江湖,對于武功認識不全,不知道童煥用的是五行劍法,這類劍法,柔中帶剛,是配合步伐來用的,童煥走金門,奔著木門,劍指柳長歌胸口玉堂穴,柳長歌用后腳一磕桌子,將桌子帶著林靈往后一帶,免得打斗之中,刀劍無眼,傷了林靈,順勢反擊,把辰劍往童煥的寶劍上一黏,用巧力,將童煥的寶劍壓低一頭,一招斷橋流水,辰劍直點童煥的咽喉。

柳長歌的攻擊令人意想不到,從防守到反擊,柳長歌的劍法奇詭無比,童煥那能想到,眼看劍尖點到,自己有性命之虞,童煥心頭一凜,急忙一個鳳點頭,避開柳長歌的劍鋒,立即走水門,閃到柳長歌的左邊,想要攻擊柳長歌一個措不及防,哪知道柳長歌的劍法是一氣呵成的,一經上手,柔如流水不斷流,剛猛狂風卷平崗,連綿不絕,只是一味躲閃,只能陷入到柳長歌的攻擊節奏中!

柳長歌見童煥身法靈活,還想反擊自身,手腕一壓,長劍往下一劈,找到的是童煥的后背,以辰劍的鋒利,這一下,童煥還不被斫個兩半,童煥只感覺冷風颯然,猛地一驚,手中長劍再也送不出去了,他暗暗驚訝;“這小子的 西肯马尔多愤怒,“皇庭十二队主责不是战斗,此人明显具有极高的战斗天赋,短时间模仿战技游身步,并将波动掌融于刀锋之内,绝对是战斗奇才”。

  另一边,托勒奥纳道“马尔多将军说的不错,此人确实是战斗奇才,我们奥纳家族愿意为他重新塑体,这种人还是给我们第九队吧”。

  很快,三人争论声越来越大。

众人羡慕的看向光幕那个目光依然坚定的重伤男子,此人只要试炼不死,未来一片光明,跨境强者,就代表了天才,如果没记错,这群人中还有一个寒冰天赋修炼者,再加上那个神奇的抓了拉斯的人,这群人不简单呐!

  就在三人争吵的时候,米拉目光看着光幕,光幕内,陆隐与莫诺交上手了。

  因为章顶天的爆发使莫诺受了伤,此刻他就跟野兽一样妄图把所有的伤害倾覆在所有土著身上,陆隐就是第一个,所以他出手就是七式天兽爪,原本以为很轻易可以击败陆隐,但陆隐的表现却比章顶天还妖孽,他居然躲过去了。

  天兽爪覆盖一方空间,哪怕只有七式也不是探境可以躲避的,但陆隐就是从容的避开。

  莫诺惊讶望着陆隐,此人,比刚刚那个人还难对付。

  陆隐目光凝重,运转天星功,莫诺再次袭来,身影消失,陆隐立刻施展游身步同样消失,下一瞬,四周爪影闪烁,将陆隐生生逼了出来,天兽爪直接降临,距离陆隐只有不足二十厘米。

  陆隐感受着天兽爪的强大,目光却将天兽爪所有变化看在眼中,身体侧移,再度避开,同时一掌拍向莫诺,这只是裂空掌,这种战技莫诺根本不屑躲避,天兽爪所向披靡,将裂空掌撕裂,再度攻出,陆隐目光陡睁,看了三遍,足够了,他一掌拍出,莫诺原本以为还是裂空掌,一个探境能如此熟练使用裂空掌极为难得,但这种战技根本伤不到他,然而陡然间,极大地危机降临。

  莫诺头皮发麻,瞳孔剧烈收缩,眼前,陆隐探掌变爪,这是,七式天兽爪。

  砰

  莫诺如流星砸落在地,半空血液喷洒,随后染红了地面,所有人呆呆望着这一幕,莫诺居然被重创。

  拉斯心中一沉,他都忘了那个土著可以模仿天兽爪。

  白雪等人震撼望着陆隐,这个人越来越恐怖了,遇强则强。

  地面,莫诺脸色苍白,目光震撼,腹部血液逐渐扩大,染红了外衣,但此刻他注意力根本不在伤势上,而是此人施展的战技,绝对没错,刚刚那是七式天兽爪。

  “你怎么会天兽爪”莫诺大喊,紧盯着陆隐。

  陆隐降落在地,淡淡道“跟你学的”。

  “不可能,没有人能这么快学成天兽爪,我在宇堂待了九个月才学成七式天兽爪,你怎么可能那么快”莫诺质问,“你到底是谁?在哪偷学了天兽爪?”。

  “已经告诉你了,不信我也没办法”陆隐淡淡回道,一跃再度冲向莫诺,七式天兽爪当头压下,虚空兽吼,令空气震动扭曲,莫诺咬牙,他修为被封印,七式天兽爪是他当前能施展的最强攻击,原本应该所向披靡,但却遭遇同样的攻击,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攻击对此人没用,他可以从容避开,这一战,无胜算。

  轰

  大地震动,地表出现巨大的爪印,深深印入地下,而莫诺,直接飞走了,他认栽,除非突破封印恢复融境实力,否则绝对无法击败此人,这个人同样拥有跨境战力,这群变态的土著,不对,此人绝不是土著,否则不可能施展裂空掌,到底是什么人?

陆隐站在地面,望着莫诺飞离的背影,松口气,融境强者给人的压力很大,一旦他受不了破开封印,一瞬间就可以重创甚至杀死自己,即便他被驱离试炼也换不回自己的命,对于这种人,陆隐可不想逼的太狠。

  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七式天兽爪,这门宇堂传承的战技真的很厉害,一共一百零八式吗?不知道全部学成有多强的威力,陆隐很期待。

花满楼笑道你怎么知道死人是真∶每个人都有权保留他私人的秘

葉楓在大殿里面待了足足五天四夜。

冷面無聊到快把自己的鼻孔都挖穿了,他的手里面有兩個圓溜溜黑乎乎的球,被盤得油光水靈的。

等到了第五天,葉楓還沒有從劍意中醒過來,外面的徐長老卻是已經等不及了。

<还有五叔颜卢丙再次聚在一起,他们仔细检查后确定这里的干扰和反探测阵法没有意外便放心下来。

“啊啊啊啊……”颜垂勇突然大叫起来,“老子快闷死啦!”

大胖子无语:“唉唉唉,我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古变成,长生不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穿越时光遇见你

刻舟吏

穿越时光遇见你

妃君子

穿越时光遇见你

神奇明月

穿越时光遇见你

小麦s

穿越时光遇见你

胡杨三生

穿越时光遇见你

陌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