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梦、因果之手》。

他一把攫起了那破碗,瞪著紫衣少妇道.这次你押单还是押双?白玉魔大笑道:难怪别人都说楚留香乃是世上最可爱的恶徒;就

“逸轩哥哥,我们这是到了哪里?”夕颜扭头看向身后坐在石阶旁的逸轩。

  蜿蜒绵亘的路通向山顶,映入眼帘的绿色笼罩着薄薄的雾气,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路边淡紫色的鸢尾镶嵌着露珠,幽静空灵,置若仙境。

  “这里好美,山上住着神仙吗?”夕颜深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衣裙跳到了逸轩身旁道。

  “傻丫头,真被你说中了,山上住着西天的神,我们现在就是要去拜会他。”逸轩冲夕颜微微一笑道。

  “那我们快点,我还没见过神仙长什么样呢!”夕颜话音未落人已拾阶而上,跑出了几丈。

  逸轩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他虽心急想早日来到这里,但这月余的奔波都只是为了配合这个单纯可爱的丫头,如果没有她,也许不出一日便能来到这里。

  不过与她一切的经历都是甜蜜而美好的,不论生死,还是连日的奔波,一切都透着说不出的期待与欣喜。也许这就是离婆婆告诉他的缘分,与这个丫头的缘分。

  走过无数的石阶,他们便来到了大门前。

  看着隐藏在雾气里的院落,夕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第一次来到传说中神仙的住处。掩饰不住的兴奋,透过她的眼睛迸发出来。

  就在夕颜想大步跑过去时,雾气中一道白光突然打向夕颜,说时迟那时快,逸轩飞身将白光打落。

  “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巫山,不知道这里是天下禁地吗!”话音未落,一女子便站在了逸轩面前。

  “天下禁地!”逸轩淡淡的看了女子一眼疑惑道。

  “山下石碑上的字难道公子不认识吗?”女子怒视着逸轩道。

  “我只知道,我是来找师叔的,还请麻烦姑娘通报一声,有劳了。”逸轩不愿过多解释,拱手道。

  夕颜一听他说师叔,便拉过逸轩悄声问道:“我们不是来拜神的吗?怎么变成师叔了?”

  逸轩悄声道:“对呀!我们要拜的神就是我师叔!”

  此时的夕颜突然想起在皇宫被逸轩戏弄的情景,当时还觉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说自己是神。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她真的开始慢慢觉得逸轩不是普通人。

  “公子不会是弄错了吧!这里根本就没有公子要找的师叔!”女子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交头接耳,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便瞬间来了火气。

  “既然姑娘不愿意去通报,我只好自己进去找了。”说着逸轩便抱起夕颜,一个闪身,掠过女子,消失在庭院内。

  院子并不大,很快逸轩便带着夕颜来到了崖壁边的阁楼外。

  “揽月阁”坐落在悬壁之上,悬壁之下终年云雾缭绕,这揽月阁却无丝毫雾气。

  “洛师叔,西天占星师逸轩有事求见!”逸轩放下夕颜,单膝跪地道。

  此时的夕颜乖巧的立在一旁,她知道,这次拜见的必定不是一般人。

  还未等楼内人回应,玲珑便带着之前院外的女子追了过来,呵斥道“擅闯禁地,打搅主人清修,你该当何罪!”

  逸轩不愿与她们纠缠,便未做回应。

  不想玲珑竟飞身一手摁在逸轩肩上,悄声道:“不想死就跟我,双足在岩壁上一点,将自己的身体向边上荡开。刚一离地面,那畜生的大口便咬在了姒玮琪适才立足过的地方,咔嚓一声巨响,地上的岩石都几乎被它咬碎了。

我眼看姒玮琪处于绝境,早已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手在身上一摸,这时就看到脚下掉落的工兵铲,我立即抄起工兵铲,怒喝一声,把工兵铲抡圆了,往那畜生砸将下去。

不想那巨兽虽有铁甲护身,但是却算不得是什么皮糙肉厚的主,刚刚姒玮琪的匕首就已经扎进了它的脑袋,而我的这一铲子,更是直接削掉了它的小半个脑袋,一时间头部血液四溅,我乍看一下,那血液竟然是墨绿色的,味道奇腥。

“琪姐,赶紧走!”我见一击得手,便赶紧招呼姒玮琪躲开,但是那畜生并未大伤元气,猛地一抖动,我随即便立足不稳,正要抽出工兵铲,却不想竟被死死卡住,动弹不得。

我牢牢抓住工兵铲的手柄,也不理会那不断冒出来的腥臭液体,那畜生不断发出悲鸣,疯了一样地甩动头部,往洞穴里面钻了进去。

我被它拖在地上,鞋底都要摩擦得烧了起来,就在这时,却见那畜生猛地腾空跳起,这一来我可就抓不住了,我还来不及看清楚下面是什么,就已经极速下沉。

“卧槽!你他娘的要自杀也要拉我当垫背的嘛?!”我骇然心惊。

随后,“噗通”一声,我连同那畜生一同扎进了水中,原来那下面竟然是一个水潭子,水中立即卷成了一个漩涡,又快速收拢,把我裹在了中间,顷刻间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林坤!”陈梓玥吓得哭了起来,还以为我一命呜呼矣。

姒玮琪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水下像是一个水道,别担心,他还没那么容易死。”

“真的?”陈梓玥将信将疑道。

我被水流冲到水下,在水中下意识地摸到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根铁索,顺着铁索摸去,就看到了水下藏着的一扇石门。

游过石门,便是另一番景象,只见一个更为宽敞的洞天出现在面前,“怎么可能!”我屏住气,竖起耳朵,除了心跳,没有任何响动。我一步步朝前走,直到洞口,没发现岔口。

我不敢大意,战战兢兢地继续朝洞里走。这才注意到洞里有股味道,像鱼腥味,又混夹着霉臭味。越往里味道越浓,头顶越来越矮,必须弯下腰。隐隐感到迎面有股风。拐了一个弯,前面出现两个岔口。

二选一。

不多时,地面便显露出一条线来,我停住脚。探出头举起胳膊,灯光扫一圈,没有任何动静,于是一步一步上去,四处探照,正要稍稍喘几口气,不想墙壁上出现的一道绚烂的光影却叫他立刻紧张了起来。

周围空无一物,这种孤零零感觉让人毛发绷紧。

“壁画?!”我惊呆了,这墙壁上竟然一幅壁画。

只见那壁画上画的乃是黄帝问道于广成子、铸鼎乘龙升天图。相传,黄帝平定天下后,与后世的帝王一样,醉心于寻仙问道。《庄子》中记载了大量黄帝访道、论道事。黄帝听说崆峒山上有个叫广成子的仙人,就不远千里前去请教。广成子说:“治理天下者,没见积云就想下雨,没到秋天就想草木黄落,哪里能谈至道呢?”言毕,拂尘一扬,仙鹤凌空,隐入云霞中。黄帝回去后,自建了一间小屋,里边置一张草席,一个人在里面反省了三个月。

北冥玄說:“修道最重修心,心性不定之人,即使傳了道法,也是有害無益。看這四十六人的坐法,有十人是選擇留下的。他們也堅持到現在,倒著實不易呢。看來上天眷顧我北冥家族,為兩位族長留下得力助手啊。”

這時大堂內靠右邊么回事?”

呂澤想了一整天,也沒有想出一點結論,對于唐風說的話,他是相信的,上次是發生在三百年前?

那么,三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

還有,那天在天臺上突然不見了的老頭兒到底是什么人?

到十六岁时还是他母亲说情,才逃避这两个字,可是沈壁君……一击不中,全身而退这不但是星杓递给了陆小凤:快吃,多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梦、因果之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蚩尤旗

历史跳跃的兔子

蚩尤旗

佛前献花

蚩尤旗

妖夭夭

蚩尤旗

泰平绅士

蚩尤旗

云笈七箓

蚩尤旗

南宫璐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