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也有礼物》。

不用说,其他的坟里一定也是空缺,大声道:但我……我是个孤

坐在術里身邊的,是一位相貌俊美的青年。

青年厲聲問道:“你們契丹已經與我大奚國開戰,還派你來干什么?”

曷魯想,這位問話的人,一定是術里的兒子。

這青年顯然很不成熟,連自己的身份都不問,張口直奔主題。

人家不問,自己也不好自報家門。

曷魯面無懼色,不卑不亢,挺了一下腰板,朗聲道:“想必國王也知曉,劉仁恭去年燒了我們契丹好多草場,致使我契丹牲畜餓斃無數。為此,契丹還無端送給劉仁恭好多戰馬。”

術里當然知道去年劉仁恭火燒草原的事,曾大罵劉仁恭太陰毒,竟然使此損招。

大火燒起來之后,火借風勢,還燒掉了奚國的一大片草原。

沒等術里答話,青年又道:“不要說這些沒用的廢話,劉仁恭燒你們契丹的草場,與我奚國無任何關系。你還是快說,阿保機究竟派你來干什么?”

曷魯心里非常討厭這位青年,竟然如此沒禮貌,完全不懂外交語言。

曷魯也不想再多啰嗦,簡單說出了兩個字:“借道。”

那青年正要說話,被術里用手勢制止了。

術里由于不停地喘息,聲音沙啞,問道:“借道?借什么道?”

曷魯動了一下被捆綁已經酸麻的雙臂,道:“我可汗派大迭烈府夷離堇阿保機,率軍征討劉仁恭,一來報去年的放火之仇,二來也是防備劉仁恭今年繼續來放火。去往幽州,需從大奚國境內經過。我可汗特別囑咐我們,奚國與我契丹同宗同族,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千萬不能因為借道而傷了和氣。所以,我夷離堇才派我帶著折斷的箭桿來見國王,我們僅借道而已,并無與大奚國開戰之意。”

那青年的鼻子重重地“哼”了一聲,又搶言道:“既然借道,為何殺了我們兩萬大軍,今又屯兵我國內?你們契丹已經與我奚國開戰了,你還想抵賴嗎?”

曷魯笑道:“你們誤會了。我契丹大軍現在仍然在契丹境內駐扎,未經國王同意,哪敢在大奚國屯兵。若國王不信,完全可以派人去查實。”

停了停,曷魯又道:“前日,我大軍來到兩國邊界,霫國流寇轄剌哥已經封鎖了所有通道。我夷離堇派使者去請求轄剌哥,讓他放契丹使者過境,來向國王借道。沒曾想轄剌哥不但不放行,還殺了我們的使者,夜里又去劫我契丹大營。我契丹大軍不得已才進行了自衛。想必,轄剌哥已經將經過說于國王了吧。”

術里的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事情真如這位契丹使者所言,那契丹大軍就不是沖我奚國來的。

難道契丹真的是為了去攻打劉仁恭而借道我奚國?

能不與契丹為敵,當然再好不過。

術里問道:“轄剌哥現在在何處?”

曷魯答道:“我大軍只是消滅了轄剌哥前去偷襲我軍營的人馬,并不清楚轄剌哥在哪里。”

術里不由得心生怒氣:轄剌哥真不是東西,未經同意,便去偷襲契丹大營。

術里腦子一艺术学院的学生都放学了,学校门口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不少的少男少女,其中一群小姑娘兴高采烈的朝着刘少等人跑来。

其中一名穿着热裤,头发染得通红的性感女学生问道:“老鸭头人呢?”

众富少忍不住的看了看十几米外还趴在地上的人影,此刻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再想着泡妞了,今天招惹了这么一个狠人,能不能活着回家都还是个问题。

那女学生显然是没有明白这些人意思,不过看他们都是一脸的惊恐的样子,很是有些无趣的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看到我们出来不高兴吗。”

众人不敢说话,顾浩对着这女生说道:“他们看到你们倒是想高兴,但现在恐怕也高兴不起来了。”

女学生一愣,走到顾浩面前看了看顾浩,好奇的问道:“老鸭头不是说今天都是富少吗,我看你不像啊,富少怎么会穿得这么寒酸,我的姐妹可不想跟你这样的人出去玩。”

顾浩看了看自己,不解道:“我怎么就寒酸了,难道这些家伙穿的比我好多少吗。”

女学生不屑的说道:“好多少?简直好太多了。”说着女学生走到了刘少的身边,指着他的寸衫说道:“你看看这可是阿曼尼限量款,裤腰带是酷奇的限量款,在来看你呢,全身上下,估计是你家里的限量款吧。”

“噗……”

众人听到她的话,忍不住想笑,但顾浩却一脸严肃的冷哼一声,瞬间一群富少再也笑不出来了。

女学生这时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警惕的看着四周,对着顾浩问道:“你们不是一起的?”

顾浩说道:“当然不是一起的,我只是路过。”

“路过?我去,你一个路人,瞎搭什么话啊。”

这时女学生的同伴指了指校门口提醒她:“包小运来了。”

女学生看了看了校门口,兴奋的对刘少说道:“刘少,你要等的校花包小运来了,你要是想要约她,就得趁现在了。”

刘少看向校门口,一道红色的倩影如夏风一般吹过,惹得从她身边经过的男生都忍不住血脉喷张,赶紧捂住鼻子,害怕飙血,也难怪,这女孩实在太惹火了,身材凹凸到爆,长发披肩,随便一撩,那就是一道电影里的动感画面。

刘少见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就是没有见过如包小运这般让他看着就来火的女孩,顿时就忍不住想上去搭讪。

女学生有些吃醋的说道:“刘少,我不是说你啊,包小运可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校花,你要是这么就想上去搭讪,估计没戏。”

刘少自信的说道:“我可是刘家的少爷,哪个女孩不想跟我。”

“我当然知道你是刘家的少爷,是整个东平市富二代里的大明星,可是,包小运与众不同,她可不是谁有钱,谁长的帅就能泡到手的女人,如果她不愿意跟你,你就是给她百万千万也于事无补。”

刘少不屑道:“哼,如果她包小运连我都追不上,那在东平市,就没有人能做泡到她了。”

王飞用力一拍段玉的肩,道:老,实用已极。一点红平生与人交

二,馬大力懂得暹羅語,這二十多天又認真的學習之后,已然可算是精通了。這樣就讓他擁有了更多思考和反應的空間。表面上看他還需要聽翻譯在說一遍對方之言,但實際上他早就知道了具體的內容,并已開始做反應了。

陆振国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一定会和那个经理好好的说一下你的情况的,到时候你只需要吩咐他做事情就好了,他一定会尽职尽责的去做事情的,绝对不会耽搁你一分钟。你完全可以放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也有礼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想做剑客

言轻

我想做剑客

大侠路人甲

我想做剑客

风啸木

我想做剑客

桃汲

我想做剑客

迦南之野

我想做剑客

我是ting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