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布包(第二更,求红票)》。

陈静静:你有把握能找到她?陆小凤:我上次既然能找到她,这”白衣老头道:“你说的这个剑客是谁啊?”顾十行道:“谢白

“那正好,现在天还没亮,我p陪你过去吧,顺便借医院的病床眯会儿。”徐浪提议道。

  罗森没啥意见,反正现在徐浪可以走了,爱上哪上哪去。

刘叔打了个哈欠,现在才凌晨四点多,回家又没法回,只能回所里眯会儿了。

……

  凌晨五点,病房里面,秦小鹿在打点滴。

徐浪躺在旁边病床上呼呼大睡,他是真的很累了,这一晚上实在是惊险,消耗太大,太困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昏暗,灯都熄灭了,他看向秦小鹿的病床,是空的,而在他的病床旁边,站着五个人,都在看着他。

  瞬间,他头皮发麻。

因为这些都不是人,全特么都是鬼!

  这几天,他见过不少鬼,是人是鬼,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一睁眼,就被五个鬼围观着,换谁心里都发毛。

  他们想干什么啊?

  徐浪犹豫了一下,决定继续装睡,其实却是轻轻地眯着眼,密切地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刘叔已经来医院了,“你这小子,倒是睡得比谁都熟啊。”

  “刘叔,你来了?”徐浪看了一眼外面,阳光灿烂,心里暗暗嘀咕了一下,难道昨晚见鬼,是做梦?

  “嗯,来看看小鹿怎么样了。你呢?没事吧?”刘叔问道。

徐浪说道:“没事,就是昨儿太困了,想找地方趴一觉。现在又龙精虎猛了,也该回去了。”

 

  说着,看到隔壁床的秦小鹿正看着他,于是顺势打了个招呼:“秦警官,我得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好的,等我出院了,一定请你吃一顿大餐,算是我对你的感谢。”秦小鹿也不是那种墨迹的人。

“好,等你的大餐。”

“我开车来了,顺路送送你。”

刘叔看完秦小鹿无大碍,也打算走了。

  开车送徐浪回去的路上,刘叔唠唠叨叨的,说这说那,一会表扬徐浪,一会又说徐浪太鲁莽,下次不能这样云云。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徐浪听着并不觉得烦,反而心里还有些感动,因为自从父母失踪后,就很少有人这么念叨自己了。

  等到他回到深夜乐园的时候,远远就看到门口围满了人,估摸着大概有十多个。

  刘叔也看到了这一幕,问道,“你该不会又惹什么事了吧?”

  “我哪敢啊!”这几年徐浪别的本事没学会,但是眼力却增长了不少,那些人的神情看上去不像是来闹事的。

  所以他也不怕,径直下了车,朝那群人大声地问道:“喂,你们都是来干什么的?”

  “徐浪,徐浪,是我啊!”罗瀚从人群中挤出来,“这些人都是我朋友,他们知道那个恐怖的场景之后,觉得特别刺激,非要过来玩一玩。”

  徐浪心中大喜,没想到罗瀚一下子就给他找了这么多客人,这可是深夜乐园翻身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但是……现在是白天啊,没法营业!

  “虽然很高兴大家能来捧场,但是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营业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你们要是真的想玩,晚上深夜乐园的大门为你们敞开。”

  “徐浪,你们家营业时间还有这规定?”罗瀚不是很了解,“送上门的客人,你都不要?”

  在他看来,白天黑夜是没区别的,不都是营业吗?

  “不是我不想要,只是你想啊,你们来这里,无非就是想体验恐怖和刺激,可大白天的能有什么感觉?当然是晚上体验最佳了!你帮我跟他们解释一下,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在晚上过来。”徐浪说道。

  罗瀚想了想,觉得徐浪说得也有些道理,于是跟自己的朋友商量了一下,先离开了。

  打发走了罗翰和他的朋友们,徐浪回转身又和刘叔解释了几句后,这才回到了办公室。

  一进门他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水,然后打开电脑,却发现系统关闭了,他心里还惦记着这次的奖励呢,据说是什么大转盘?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无事可做的徐浪,坐在椅子上发呆,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黄欣欣飘浮在他的正上方,下巴枕着手臂,看着他。

  “老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睡觉呀?欣欣可以陪你。”黄欣欣伸出白皙的手指头,在徐浪胸口画小圈圈。

  “咳咳,乐园大业尚未成功,我作为老板,怎么能尽想着儿女情长?”徐浪赶紧爬起来,找到冰水喝了一口,清醒了一下。

  不得不说黄欣欣很漂亮,很性感,那些挑逗的话语也确实让他躁动不已。但他可没忘记,对方是一个女鬼,这人鬼殊途,放着养养眼就好,不能干别的。

  徐浪看了一

“好了,那你現在就告訴我你想要挑戰的是誰,如果你挑戰完這個人之后,那么你就有資格能夠和于禁進行對戰,但是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挑戰的人可以隨意的選擇自己所想要挑戰的對象,當然,在我看來你應該也從那些修為低的人開始,畢竟...”

說到一半的時候,站在一旁的老者不再開口,從他的話語中秦輝能夠感受到一股深深的諷刺。

“好,那我就選擇了!”請問索性也不和那老者進行爭執,和他爭執下去并沒有什么好處,隨后只見秦輝迅......

但以齐悠长老的身份,很难让人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所以大部分人还是觉得,莫千鸿或许真有什么本领。

带着种种疑惑,杨思剑离切磋区越来越近。

虚无阁西侧有一片居住区,包括神王世家在内的诸多强大势力,都会把自家天才送一部分到这来,一是这里安全,可以留个火种,二是这里资源丰富,信息畅达,在修炼上可以事半功倍。

杨思剑能收到消息,其他神王世家的天才子弟自然也能收到,虽然不认识莫千鸿,但他们认识陈帅啊,同是神王世家子弟,他们很想看看,陈帅在这一战中会有怎样的表现,所以纷纷前往。

路上,莫千鸿突然收到传音:“莫千鸿,我是陈帅!”

莫千鸿往陈帅的方向看去。

陈帅向他点点头,然后继续传音道:“你既然拿到了六星接引令,说明你有击败道痕三境初成的实力,我看,就不需要将我的实力压制到道痕一境了吧?”

莫千鸿微微一笑:“怕了?”

陈帅脸一红:“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为了公平!另外,你若答应,除了原先的条件,我还可以加上一件灵器!”

莫千鸿本想拒绝,但听到加一件灵器后,还是问了一句:“什么灵器?”

陈帅道:“瀚海飞舟,飞行类灵器!一般人只有到了道痕三境,才可以魂力御物,就这还无法长久,但这瀚海飞舟,却是道痕一境也可使用,且只需灵石催动,便能如飞剑一般,载人前行,只要灵石足够,想飞多久都可以!”

莫千鸿有点心动,这瀚海飞舟他的确很感兴趣,有了它,返回杏林山脉就不用再花上两天时间了,但是,若让陈帅实力全部发挥,他有把握赢吗?如果输了,宝物再多都拿不到。

陈帅继续道:“怎么样?这瀚海飞舟的价值可不在铃仙草之下,你平时就算有灵石都买不到的!”

“好吧,我同意了!”

最终,莫千鸿还是决定搏一搏。

半个时辰后,切磋区。

切磋区有很多浮空的石块,每个石块都是四四方方,仅容一人站立,但在法阵之力的操控下,这些石块可以随意移动和组合。

平时,这些石块都是单独悬浮,一到有人需要对战平台时,负责管理的人就会把这些石块拼接起来。

负责切磋区的长老叫雅兰长老,手底下诸多弟子。

这次出来主持战斗的,是她的一个弟子,名叫冯满,无暇境修为,人称“爆星手”,领悟天罡拳意,一拳打出,可震碎星辰。

寻常切磋,是不需要冯满这种身份的人过来的,但齐悠长老意念降临,雅兰长老怎么说也得给个面子,就把冯满叫去了。

冯满借用法阵之力,将浮空石块进行组装,拼成了一个长宽俱在三百米的对战平台。

周围观战的人也纷纷踏上单独石块。

他们可以通过脚步用力来移动浮空石块,去往自己想要的观战位置。

有许多人拿出忆影石,准备记录接下来的战斗。

莫千鸿踏上组装好的巨大石台时,周围悬着的浮空石块已经将这块大石台围得水泄不通。

粗略一看,不下千人,这还是时间太短,有许多人在路上没赶到的缘故。

莫千鸿的出现,也让周围观战的人把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

“这就是莫千鸿啊,看起来挺普通的,我还以为有三头六臂呢!”

“都说了是人族,怎么可能有三头六臂?”

“我是觉得,敢跟神王世家的嫡系子弟叫板,肯定有特殊的地方。”

“唉,六星接引令啊,我最高也才三星而已,他是怎么做到的?”

……

观战人群里,有几十个人与众不同,气质非凡,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与他们拉开一段距离,不敢靠得太近。

杨思剑也在当中。

十八岁的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相貌甜美可人,黑色的长发中间点缀着几朵白花,如星辰闪烁在夜空,每一丝光泽,都是那么恰到其份,让人一看就被她吸引。

她的发丝还散发着淡淡的异香,如甘泉,似清莲,沁人心脾,惹人心醉。

和她紧挨着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亭亭玉立,气质出尘,虽带着微笑,却给人一种距离感,没有绝对的自信,很容易就在她面前自惭形秽。

此女名为东方佳玥,来自冰天神王世家,和杨思剑关系极好,也是在场所有神王世家子弟里,唯一获得过六星接引令的。

即便是神王世家的子弟,拿到过六星接引令的也不多,目前在虚无阁的,就只有东方佳玥一个。

五星倒是不少,比如杨思剑。

隨后周安運起飄云步,躲開這些人,向著院長所住的地方而去。

很快他就找到了院長的住處,看上面德高望眾的牌匾,確定了一下后,周安就敲響了門。

一個侍女打開了門,向周安問道:“有什么事?”

“我是書院新來的學子,來找院長分配的,這是報名處給我的貼子。”周安把貼子拿出來說道。

侍女看了一下貼子,打開了門說道:“院長正在看書,我帶你去見他。”說完后就讓周安進入到屋內,把門關后,就帶著周安向著里面走去。

說實話院長住的房子真夠樸素的,沒有一點奢華,除了一些字畫掛在墻上外,沒有任何其它的裝飾,而且也沒有這么多的仆人,只看到了了的幾個人在干活。

而且他住的房子也不大,就是一個兩層的小樓,外加一個四合小院,這樣的房子在這個世界中算是標準的配制的了,但對于建安書院院長這身份有些不符,像周安自己千山幫那個小院就比這里強了不知多少倍。

侍女帶著周安來到了一間書房,一個穿著白衣的老者,正拿著一本書在專心致志的看著。

“院長,這是來書院報名的,這是他的貼子,你看看。”侍女把周安的貼子遞給了院長。

院長把手中的書放下,奇怪的說道:“你怎么現在才來報名,我記得報名的時間已經過了。”說著期間,他把貼子拿過來看了一下,當看到上面周安的名字時,他馬上站了起來,高興的說道:“原來是周安神童啊,歡迎,歡迎!”

他早就聽說過了周安的才名,甚至在前幾天周安在上官元的詩會中,作出了鵲橋仙這樣曠絕的詩詞來,非常的不凡,而周安的晚到,自然被他忽略了。

周安正想解釋的時候,院長看到他的名字轉變,他也咽下去解釋的話,說道:“加入建安書院榮幸之致。”

“我現在給你分配學堂,讓你正式入院。”

“院長等一下,我有一個請求,想請院長答應。”

“有什么事盡管說。”院長大氣的說道。

“其實我想自學,如果有問題不明白,我才會來書院請教夫子,平常的時候我不會呆在書院。”周安委婉的說道。

院長沒有想到周安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每個來建安書院的學子,都千方百計的想要進入建安書院,來交好各個學子,說不定哪個學子就能考中進士,或者探花,這樣他們也風光。

在大元朝只要考中進士,就可以入仕,雖然都是最小的官,但這也是相對其它官職而言,這個最小的官也是九品縣令,管一方土地。

所以很多讀書的學子來書院主要是結交,讀書還是次要的,他們很明白,只要成功結交一個入仕的,他們就飛黃騰達了,他們說不定跟著他一起入仕,做個從官。

在大元朝的科舉等級是童生、秀才、舉人、貢士、進士、最后是三甲,三甲也分為探花、榜眼、狀元。

“可以,不過明年二月二龍抬頭之日是舉人會試的時候,你必須代表我建安書院參加。”院長考慮了一下說道。

院長提出了這個要求,周安一時并沒有回答,其實他以后并不想在參加任何科舉,畢竟以他現在的才學,根本就通不過任何的會試,隨即他問道:“舉人會試時,考的是什么。”

“共考三類,第一類考的是文章釋義,第二類考的是詩詞,第三類考的沒有人知道,只有當考之日才會公布出來。”院長不猶豫的馬上說道。

“謝謝院長指點,我明年必參加舉人會試。”周安對釋義有應對辦法的,后來的詩詞更是好解決,最后一個看情況而定吧,最終周安覺得對自己不難,所以答應了。

“好,好,我現在讓人帶你去你住的地方,還有配發給你一些必要物品。”院長叫來了剛才那個侍女,讓侍女帶著周安去。

侍女和周安離開了。

侍女首先帶著周安來到了一間二層的小樓,夠清雅的,偶爾來住一次,還挺不錯,侍女給了周安一把房門的鑰匙,然后又帶著周安去后勤處領了三套書生服,和一些書,還有一些筆墨紙硯零零散散的東西。

最后周安一股氣把這些東西,全部放到了分配的小樓里,以后在建安書院的時候再用。

不過周安還有一個疑惑,進入建安書院好似要交銀子的吧,自從他來到后只是領東西了,從來沒有交過銀子,而侍女給的答案是,這是院長吩咐的,在這一刻周安終于知道院長對于他的重視。

看來要在舉人會試的時候要盡力了

“你知不知道在書院中有哪個夫子和教諭對古字很擅長。”當把東西放好后,周安問向要走的侍女。

一种魔鬼的呼吸。他说得很慢,异、但却又异常悦耳的尖声,那卓玉贞试探着问“你有没有放下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布包(第二更,求红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术幻想

无语的命运

魔术幻想

温暮生

魔术幻想

梧桐树下wt

魔术幻想

华任仇

魔术幻想

孤雁影

魔术幻想

夏水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