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慑魂丹的口令》。

中二小队等人看着地面上那个尾部还在颤悠的箭杆都是一脸惊异,要知道他们虽然没有开启侦测技能,但是六识也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如今被人侵入头顶上方而不自知,自然都是心中暗生警惕。

  一个蓝色的身影从上空跳下,轻盈的落在了中二小队几人与死圣兽之间,“不要紧张地球人,我对你们没有恶意。我在追踪这只死圣兽,我跟着它已经三天了。”

说话的是一个类人的外星生命,高约三米,通体蓝色带有星点花纹。

她的身后有条长尾巴,耳朵尖尖的,大大的杏仁状眼睛里竟然有着琥珀色的瞳孔,除此以外,她的体形、样貌都和人类没有太大区别。

  她的下半身只穿了由几片兽皮制成的精美短裙,上半身则穿了用不知名果壳做成的奇特围胸,这个围胸巧妙的半遮住了她那不大的女性象征。

这奇特的穿着衬着她那乌黑的长辫和周围精心编制的无数小发辫,看起来自有一种充满野性的自然美感。

而她手中的精美长弓和腰间由不知名凶兽的翼爪制成的短刀则给她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李辉警惕的举起了手中菜刀,低声对身旁的叶风流小声提醒道:“这应该是纳美人的女战士,长得不错呢,可惜太大只了!”

  叶风流闻言眉毛挑了挑,将手中古董宝剑插回了背上,然后对尚伊和李辉使了个眼色。

  尚伊和李辉见状非常默契的也都收了武器。

  “能把这只死圣兽让给我吗?”看见中二小队几人的动作,这个纳美人女战士的神情明显放松了些,“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是我真的很需要它,就当我欠了你们一个人情。”

  “如果不是它主动攻击我们,我们也不想伤害它,”叶风流故作沉吟道:“我们是自然的拥护者,相信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地母亲的宠儿。我们刚才只是想把它打晕过去而已,所以如果你要伤害它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尚伊和李辉听叶风流这么说不约而同地一起深深的低下了头,生怕那个纳美人女战士看到自己脸上怪异的表情。

  那个纳美人女战士却是明显被叶风流的话所感动了,闻言笑道:“我叫塞薇妮。”

“我不是想伤害它,我只是在进行成人仪式的猎手试炼。这只死圣兽是我选定的坐骑伙伴,成为圣兽骑士一直是我的梦想。你们可以放心的把它交给我,我一定会细心呵护它的。我以圣母艾娃的名义起誓。”

  “艾娃是你们的神吗?”叶风流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是的,”塞薇妮虔诚的将右手放在了胸口上,“她对于我们就相当于你口中的大地之母。”

  “好吧,我相信你,”叶风流认真的点头,“不过你需要带我们去见你部落的首领。”

  “可是,我的姐夫非常讨厌地球人!”塞薇妮犹豫道:“他见到你们也许会杀了你们!”

  叶风流表情如常:“原来你的姐夫就是族长呀!不用担心,我们是带着善意来的,前所未有的危险正降临这个美丽的星球。我们是地球人派来的使者,我们必须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你的姐夫,他会感谢我们的到来的。”

  塞薇妮露出古怪的表情:“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如你所说,但如果你们坚持,我愿意用这个条件交换这只死圣兽。”

  “好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叶风流高兴的挥挥手,“这只死圣兽现在归你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谢谢!”塞薇妮不再多说,转身面对正缩在大树底下低声嘶吼的死圣兽,先是低声念叨了一些什么,然后这才一脸庄重的向死圣兽走去。

  说也奇怪,等塞薇妮走到死圣兽身前,那死圣兽竟然安静了下来,任由塞薇妮伸手抓住了它头顶上两个触角之一,然后塞薇妮就将自己那乌黑的发辫末梢与死圣兽的这只触角末梢搭在了一起。

  片刻功夫后,塞薇妮突然面露惊喜之色,翻身就骑到了死圣兽的背上,大叫道:“成了,好在受伤不重,调养几天就能恢复如初了,正好不耽误我的成人仪式,看这回还有谁敢小看我……”

  “嗡……”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嗡鸣声,这声音极其尖锐,不像是生物的叫声。

  “不好,安妮他们出事了。”塞薇妮闻声面色一变,突然大叫道:“地球人我的族人有事在召唤我,我先去处理一下,等会再来找你们!”

  说着塞薇妮骑着死圣兽便向着嗡鸣声的方向冲了出去。

  “这是?”尚伊看着塞薇妮的背影两只大眼睛瞪得溜圆,“叶风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叶风流闻言不满的撇嘴,“什么怎么办?跟着去看看呗,这点事还要问我,变傻了吗?”

  “我们两条腿怎么追得上那四条腿的死圣兽,你开什么玩笑?”尚伊不满的怒道:“你才傻了吧!”

  “说你笨你还真是笨啊,赶紧把你的战术地图打开。”叶。既然这样的话……天晴,你等下就挑些好看的衣服穿一下吧,再怎么说光是身子也不好……至于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搬张椅子来,难道想让我站着说话?”

  星辰故意沉着一张脸说道。

  四个男人顿时寒蝉若惊,一进商场就急不可耐的寻找起凳子。虽然说商场已经没有丧尸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星辰还是时不时把注意力放在许天晴身上。

  这一点自然被小虎注意到。

  只见小虎状着胆子问道:“大哥,许天晴是你的女人吗?”

  其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小虎就已经非常后悔了。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一次他们就真的死定了……且不提其他势力对许天晴做过许多不堪入目的事,光是他们追着许天晴不放的那一幕……试问有哪个男人愿意看着自己女人受侮辱而不管不问?

  小虎自问自己的女人要是受到这种侮辱,他一定会愤怒得将对方脑袋整个拧下来!

  “不是,我们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

  未等小虎松一口气,就听星辰继续说道:“但是!我和天晴的感情非常的好,如果不是已经认识了白雪的话,她一定会是我的女朋友的!

  星辰之所以会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表达一个意思:哪怕许天晴不是我的女人,但我也不允许你们欺负她!

  “你欺负过她吗?”

  星辰那双如狼的双眼紧盯着小虎不放。

  “……没……没有…………大哥不要吓我…………我很爱我家婆娘的,哪怕在如今的乱世当中,我也没有碰过除我家婆娘之外的女人!”

  小虎急急忙忙表态。

  废话,星辰已经动了杀意。如果小虎敢说有的话,小虎相信自己的脑袋已经不见了!

  不过小虎也没有说谎,他的确没有碰过许天晴,甚至没有碰过除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倒不是说小虎对爱情忠贞,他只是无法忍受别的男人玩弄自己的婆娘。

  于是小虎就曾说过:“我不碰你们的女人,但你们也别想碰我家婆娘,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这是小虎的原话,而是小虎势力的原则。再加上小虎的实力在普通人当中处于一等一的存在,星辰估计小虎纯力量都快达到7这个数据了。

  所以,倒也没有什么人敢违逆小虎的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虎的老婆一直相安无事……但正是因为如此,小虎才被整个团体给排斥在外。

  这也是小虎为什么一定要救下那四个男人的原因,因为这是小虎势力为数不多的几个战力了……如果他们四个也死了的话,其他势力一定会对小虎发难的,到时候小虎的老婆就保不住了。

  小虎可是知道那些人面兽心的老家伙们心是怎么长的!在他们眼里,女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只是玩物,甚至是会动的储备粮食!

  星辰凉小虎也不敢欺骗自己,于是星辰点了点头再次问道:“那四个有谁欺负过天晴的?”

  说这话的时候,星辰眼里闪过一丝狠辣。

  “没有……绝对没有!”

  “大哥!虽然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但为了保证我们自己的女人不被其他势力找借口欺负,于是我们立了一个原则:不是我们的女人我们绝对不会碰的,同样的其他势力也绝对不能碰我们的女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则我们才会被其他势力排斥在外,并且导致势力越来越弱!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挡住堕落的快感……所以大哥别看我们是来追捕许天晴的,但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啊!不信你可以问问许天晴,呜呜呜!”

  说着,小虎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道。搞得星辰整个人都尴尬起来了,星辰都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欺负好人的坏人。

  “是吗?”

  “起来吧,详细地和我讲讲你们势力的事,说不一定我一个心情好就帮你们一把也说不一定。”

  星辰算是听出来了。名为小虎的这个男人是一股势力的领头大哥,同时他这股势力是依附在大势力当中的其中一股小势力,并且小虎这股势力曾经不弱,否则其他势力就不会答应小虎的条件。

  这说明小虎势力的实力足以引起他们的忌惮。但同时,星辰也听出来了,如今小虎的势力在不断的削弱,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别的势力有大把大把的女人可以玩,而小虎的势力只能守着自己的老婆。

  或许一开始还不会有其他感觉。但久而久之那股不平衡感就出来了,于是各种脱离,背叛屡见不鲜。

  若不是小虎有足够分量,说不定小虎这股势力就已经没了。

  但哪怕如此,小虎这股势力如今也混得相当不好。不然就追捕一个弱女子的事也需要小虎这个势力老大亲自出马吗?

  显然不是……

  按照小虎亲口说:他之所以会亲自出马是为了防止手下被其他势力给暗算才跟着出来的!

  却不曾想一出来就踢到一块大铁板!

  或许这才是小虎最悲哀的地方吧……

  【待续。】

  

看这里面的陈设,一定又是间制,便该知危机已过,立即现身出

次日,清晨。

而李默一大早起就來了,他已經把昨天提煉的四千點紫龍氣,全部煉化!現在正在和那些暴躁的龍氣熟悉熟悉,套著近乎

“呼!”

“體內的龍氣一下子增加太多,不能在繼續了,要穩扎穩打,勤學苦練。先和這些新煉化的龍氣打好招呼先,不然在打斗的時候突然龍氣暴動那就自作自受了!”李默吐出一口濁氣,慢慢說道:

“明天學院就要開始考核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樣子!還是去街上買點武器裝備,稍微準備一下吧!”說完,他便開始穿衣穿鞋,準備出門。

“咚咚咚!”

“小默,在嗎?”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和老媽孟馨的呼叫聲,李默趕緊走過去開門。

“怎么了老媽?”

一開門,孟馨就歪著頭往李默房間瞧了瞧,好像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小秘密一樣。

隨后給李默整理了一下他剛剛急忙穿上有些凌亂的衣服。

“你明天是不是準備去秘境?”

“秘境?”

“什么秘境?”李默一臉疑惑,不知道孟馨說的是什么。

“哦?你們的老師沒有和你們說起過?”

“沒有……都忙著修煉了!”

確實,這幾天連黎陽學院的導師們都忙著教導學員們,根本就沒有在說其他的事情。連野外歷練都是李默在別的學員身上打聽出來的。

而再往前的事情……現在的李默也記不起來了……

“黎陽學院有著一個低級秘境,是上任校長肖凌武外出歷練時偶然發現的,聽說他還在那秘境得到了一件秘寶,他也就是憑借著這件秘寶和秘境迅速崛起,拉幫結派,成立了現在的黎陽學院!”

“他現在已經是鉆石戰神了!是站在大陸巔峰的頂級強者,前往了圣安帝國的最前線,在鎮守著帝國的國土邊界,和強大的怪獸廝殺著!”

“而那個低級秘境雖然已經被他搜刮完了,但一些低級的破爛和新生的低級靈藥等等,他還沒放在眼里,把它們讓給學院的學員們當做歷練和機緣!”

孟馨跟李默緩緩解釋道。

“呃……”

“如果這樣說的話,那老媽,我明天可能是要去那秘境撿破爛了…………”

……

孟馨溫柔的摸了摸李默的頭,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哈哈~”

“那些破爛對于你們來說,還不一定吃的下呢!”

“秘境里面雖然被學院搜刮了無數次了,但他們還是留了分寸的,還是有一些靈藥,靈物的。”

“但這些都在往往都被一些高級靈獸守護,你們這些學員也只能是干看著!”

“這次的歷練,只是讓你們去里面體驗一下靈獸的兇殘和野外的驚險!”

“好讓你們更努力的修煉!不要總想著去那里是為了發財!外面的東西可沒有免費送的道理!世上那里那么好的事情!”

李默:…………

套路還挺深,不過李默并不在意,他的目標本來就是鍛煉自己!在他看來,廝殺永遠是最快的修煉!廝殺和血肉,也能給他帶來實戰經驗和艾爾的能量!一舉兩得!

“我現在來找你呢,是想讓你明天和你妹妹一起走,有個照應!”

“你是哥哥,現在也已經白銀戰士了,得多照顧照顧妹妹!”

“……”

“行!我知道了,老媽!”

……………………………………

又和孟馨閑聊了一會,李默便開始往大街上走去!

盛華街。

這里和李默家旁的榕花街有所不同,這是一條專門賣武器和各種高科技工具的街道!那武器五花八門,什么都有!

而李默此刻在一家科技武器店里,正站在一把類似他前世名為“加特林機槍”面前發呆,這把機槍不是很大,是一把可以攜帶的輕型機槍,槍型像一只鱷魚!槍口則是一個鱷魚的頭顱…………不過李默沒有再細看…………因為他的眼神不經意瞄了一眼它身旁擺放的價格標簽,那上面有好多個0……他也沒有細數,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一旁的其他科技武器,神色自若的轉身離去,買不起買不起,那0太多了,他數都不想數,溜了溜了。

隨后李默又走進了一家名為“安陵”的武器店,里面的武器都被堅硬的鋼化玻璃包圍,還自帶報警系統,他剛剛閑逛的時候看見了這里,因為他是刀客,練刀時經常磨出血泡,發現自己缺一副輕便的耐磨手套!所以便進來了。

“您好親,有什么需要?”

李默一進門,里面就立馬走的一個服務員一臉微笑的對著他問道。

“我想看看手套!”

“是什么類型的呢?”

“魔器,輕薄,耐磨。”

……

“好的!”

服務員的手指開始在手中的虛擬面板上迅速

分开,对他们而言,就意味着随时面临死亡。

“李,李将军,您?”

苏家的苏妍,望着李玉蟾,多看了几眼,忽失声惊呼。

众人旋即下意识地看去。

“侥幸破境了。”李玉蟾态度冷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大家随之哗然。

“你?”詹天象凝视虞渊。

“蕴灵境中期而已。”虞渊微笑道。

霎那间,赶来的那些人目光,又齐齐在李禹、赵雅芙身上晃悠。

然后惊奇地发现,这一行四人,或是境界突破,或是手持的器物,有明显的增强迹象。

再者,就是赵雅芙那般,气势陡升,似随时能打破境界桎梏,更进一步?

他们离开才多久?

为何短短时间,这四位远离大队伍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力量提升?

众人想不通,却愈发坚定的认为,只要和他们保持一个节奏和步骤,自己也将如他们般受益,从而令境界或战力,有所精进!

“从此刻起,我来引路!”

虞渊当仁不让,主动站出来,将大权握在自己手中。

“之后的所有人,都听我来调度!我也尽量不再离开太久,尽我所能地,护送大家从这方禁地走出,踏入赤阳帝国的领地!”

严禄、苏妍和詹天象等人,眼神怪异地,瞄向李禹和李玉蟾。

李家为帝国皇室,李玉蟾又刚晋入阴神境,正是最强最自信的时候,她又向来强势,会甘愿受虞渊的调度安排?

令人惊奇的是,李玉蟾一点过激行为都没,安静的诡异。

李禹在虞渊一番话结束后,竟轻轻点头附和,一副完全虚心接受的架势。

众人不清楚,在他们当中究竟发生过什么,可通过李玉蟾和李禹的表现,他们就知道如今的队伍,虞渊才是第一话事人!

“跟我走吧。”

虞渊稍稍和剑魂沟通了一下,依循着剑魂的指引,选了一个方向。

敢于临危受命,是因为,他有着自己的底气!

便是没有剑魂在体内,以他前世的阅历和知识面,也要凌驾于李玉蟾和李禹。

上一世的他,什么样的青年才俊,什么样的巨魔老妖没见过?

李禹和天源大陆、寂灭大陆的天才种子,魔种相比,各方面都要弱了一截,那些人面对上一世的他,不还是乖乖低头?

魂游境,甚至阳神、自在境的大修行者,面见他虞渊,恳求丹丸时,不一样低声下气?

李玉蟾拿什么和他们相比?

两世为人的虞渊,真正有了决定后,一扫之前的慵懒,开始执掌大权了,整个人释放出来的气势和风采,和以往截然不同。

连苏妍、韩慧这类眼高于顶的少女,都觉这一刻的虞渊,像是全身都在发光。

李玉蟾,都不由多看了两眼,如第一次认识他。

由剑魂指引,一路都很顺当。

途中,李玉蟾曾说过,另外一个方位,有异乎寻常的魂灵动静。

虞渊知道,她所感知的方位,就是剑魂要他暂时避开的,是那将月妃掳走的强大异魂。

虞渊选择避让,李玉蟾也没异议,一切以他为主。

两日后,他们在禁地深处,看到一片白茫茫的浓雾区域。

临近时,所有人都嗅到了异常纯粹浓烈的灵气,听到阵阵轰鸣,还看到从那浓雾深处,不断迸射出彩霞般的宝光。

“难道有异宝显现!”

众人骤然激动起来,几乎忘记了虞渊才是首脑,都打算冲过去。

“止步!”

虞渊的一声高喝,令所有人冷静下来。

“等,等灵雾散尽,等那东西,从坑洞底部漂出来。”虞渊扫了他们一眼,说道:“我都不敢,什么都不明的冲过去,你们凭什么?”

这话说的时候,他还特意看了李玉蟾一眼。

因为李玉蟾,是行动最快的,若非他及时呼喊,李玉蟾该深入灵雾深处了。

“我也有危险?”李玉蟾明显不信。

“我刚提醒过一句了。”虞渊咧嘴一笑,“现在提醒过了。你若是不信,不妨试试看。我知道你阴神境,刚稳固下来,你要不试试阴神离体?”

他这么一说,李玉蟾反而犹豫了。

“你或许不知道,这片禁地,死了多少阴神吧?”虞渊又来了一句。

李玉蟾迟疑了一下,便冷静了下来,一声不吭。

“等吧。”虞渊发话。

就这么,干耗了整整一个时辰。

那片浓郁的白雾,果然渐渐消散开来,而等候的众人,却发现白雾内蕴藏的灵气,异常的丰沛,且可以直接吸纳。

“看!”詹天象激动起来。

白雾散尽的前方,从坑洞深处,漂浮出一块棱形月之碎片。

银亮的,半透明的那块莹莹巨石内部,有瞧不真切的物价,绽放出五彩霞光。

“虞渊,若是异宝,该如何分配?”李玉蟾喝道。

“我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慑魂丹的口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幻梦之域

作家1REeXz

幻梦之域

左墨辉

幻梦之域

高森

幻梦之域

梓同

幻梦之域

意赅

幻梦之域

江湖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