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砂石巨坑》。

刹那间,这一切全部又无声无息子诚一开口请如姬,如姬必许诺

单神雷一脸云淡风轻:“‘吾生有崖而知无涯’,不知道有什么奇怪吗?”

这个简单的道理杨大伟当然知道,但他还是有些失落。

比起一个能力有限的单神雷,他更愿意看到一个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也无所不能的单神雷。

杨大伟的这种小心思,单神雷如何看不出来,他呵呵笑了起来:“她来压根就不是为了看病。反正我没看出她有什么病。”

杨大伟有些不解:“那她花钱来医院干什么?”

“她想要我给她开一点治疗抑郁失眠的药。”

没生病却让医生开药?

杨大伟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

“不知道。我问她,但她什么都没说。行了,不说她了,还是说回你吧。”

“最近感觉怎么样?”

杨大伟沉默着摇了摇头。

“这半个月平均睡眠时长是多久?”

“不到四个小时。我感觉是不是再把药量加重一点?”

“已经很重了。那你有找回童年丢失的那段记忆吗?”

杨大伟再次摇头:“没有。”说完,他又有些担心单神雷不相信自己,补充道:“单医生,我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可以隐瞒你什么,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单神雷记录着病历:“我没什么不相信的。这是人的自我保护的本能。也不是个例,很多人都有这种情况。我估计你的病,就跟你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关。”

“那怎么办?单爷爷?你能帮我找回那段记忆吗?”

“不能。”

“可是,您不是修行者吗?想要找回我的记忆应该也没有那么困难吧。”

单神雷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修行者。”

“但刚才那个桐凰不是就说你是修行者吗?”

“那只是个误会,已经解开了。”

“这样吗?”

杨大伟抬头看着单神雷身后的窗户。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有失望,也有庆幸。

失望自己失去了成为修行者的捷径,庆幸自己与单神雷并非两个世界的人。

就在这时,杨大伟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单爷爷,我忘了关机了。”

他慌忙掏出手机,看都没看一眼就将其按掉了。然而没等他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刺耳的铃声再次响起。

杨大伟低头看去。

屏幕正中的“妈妈”两个字异常显眼。

他的手指悬在红色的挂断键上方,犹豫着是不是要再次挂断。

“接吧。”

杨大伟抬头看着单神雷。后者给了他一个鼓励性的微笑。

“会不会耽误您的时间?”

单神雷指着墙上的时钟:“反正还没到八点,没什么好耽误的。”

杨大伟握着手机,想要起身,出去接这个电话。可站起来后,却没有走出去。

他很清楚自己老妈找自己要说什么事。

他想让单神雷听听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喂,妈,能听见吗?”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杨大伟之前因为业务的关系,习惯把手机通话音量调至最大,再加上诊室里很安静,他母亲的声音也显得很清楚。

杨大伟看了一眼单神雷,见其并不介意之后,才对着手机装傻道:“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是不是老头子他又出去打麻将了?”

“他打不打麻将,我早就不管了。除了你,现在也没别人能惹我生气。”

“我也没做什么呀。”

“你别贫嘴,我费了老大功夫,托朋友给你介绍一那么好姑娘,你说你就去相个亲怎么了,哪怕做个样子都成,但你这么弄,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我不是去相亲了吗?怎么就让你没面子了。”

“哦,你是去了,但你还不如不去呢!你自己说,你那是相亲吗?有谁相亲会跟你似的?”

“我怎么了?”

“你说你在家一直挺爱干净,也挺讲卫生的,衣服都是一天一换,也知道自己洗。那怎么相亲的时候,就穿一身都馊了的衣服,还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

“我是工作忙,赶时间,忘了换了。”

“你最近不是休息吗?忙什么?忙念经呢?”

“不是……”

“这个先不说。你说你们既然约在餐厅,请人吃一顿饭怎么了?什么叫手机和钱包都落住处了?最后让人家女孩子掏钱。就真的那么巧吗?”

“不是。”

“我说杨大伟,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爸一个人欺负我还不够,想联合起来把我给气死。”

“我没有。”

“你之前说,前面相亲的几个姑娘,我没过眼,水平不行,你看不上。我认。所以我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求爷爷告奶奶,到处了一种极不相称的反差。正面白墙上挂着三个巨大的红色字母“K-F-C”,正是反穿局的缩写。字母背景墙下面摆着一排桌子,正对会议室大门,而桌子后面则坐着五个人,此时都无声的凝视着赵亮。

赵亮一个标准的立正,目视前方的KFC朗声道:“反穿越调查局先秦处探员——赵亮,奉命报到!”

“先坐下吧。”正中的那个人沉声说道。赵亮看了看会议室中间摆放的那把孤零零的椅子,说了声“是”,接着规规矩矩的坐好。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看清楚自己对面的那五个人。

坐在长桌正中间的,也就是刚才发话的人,是一位年轻的男子。单从外表上看,这人的岁数居然不到三十的模样。一身笔挺的西装,无论做工还是用料都极为考究,显然价格不菲。男子年轻的面庞上,若隐若现着一种自信且冷酷的神色,令赵亮莫名感到有些不爽。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能浪费,所以迅速将目光扫过其他人。坐在年轻男子左边的是个秃顶的瘦小老头,酒瓶底子一样厚的眼镜片,把老头的眼睛放的很大,看上去非常怪异。老头再往左则是一个面目刚毅严肃的中年人,身穿陆军上校制服,不怒自威。与瘦小老头的搞笑大眼睛不同,上校的眼睛里好似能射出箭矢一般,直瞪着赵亮很不自在。

年轻男子的右边则是一位胖乎乎的大叔,年龄在四十多岁左右,细皮嫩肉笑呵呵,一副人畜无害的慈祥状态。而他的旁边,也就是长桌的最右边,坐着一个美艳的女人,虽然没有刻意化妆,但是眉眼间风情万种,说不出的诱人。胸前的尺寸也是极为夸张,险些要把衬衣扣子给崩飞。

看着赵亮在偷偷打量这边,正中间的年轻男子微微冷笑,说道:“赵亮探员,现在是反穿局历史干扰评估委员会的临时调查组在对你进行质询。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临时调查组的主任委员,我叫关林,你晓得吧?”

赵亮一脸懵逼的摇摇头,委屈的像只小白兔。

名叫关林的年轻男子显然没料到对方居然是这种反应,不禁愣了愣,然后低声骂了一句:“妈的,人事处是干什么吃的?基本教育都没做好!”

旁边的四个人都表情严肃,但有人眼神里已经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最右边的美女开口解围道:“赵亮,关主任委员同时也是咱们反穿局的副局长……第一副局长。”

赵亮一听她这么说,赶紧起身立正,心里暗自吃惊:关副局长?!这么年轻?

关林略感满意的摆摆手,示意赵亮坐下:“不用起立了,你听介绍就好。”他指着大眼睛老头儿道:“这位是科学院的罗教授,也是我们的科技总顾问。另一边这位是朱老师,局里的历史总顾问。”

那位胖乎乎的朱老师笑着对赵亮点头:“我姓朱,姓朱……”

穿着上校军装的中年男子不待关林介绍,开口道:“我是总参谋部军法处的崔东亮。”

关林撇撇嘴,把本已经指向崔东亮的手转向另一边:“那位是反穿越调查局清朝处的李副处长。”

赵亮心中又是一愣,大清处的副处长?我靠,这个美女居然比孟连江的级别都高啊?真是藏龙卧虎呀。

关林瞧见赵亮目不转睛的盯着副处长李苗发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赵亮,现在对你的质询正式开始!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啊,这里是特工总部反穿局,外面那套什么人权、法律、程序等等在这儿都不好使!只要我们临时调查组这五个人认为你有罪,那便有罪了,而且是不容申诉和改变的最终结论。你听明白了吗?”

赵亮下意识的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犹犹豫豫的举起了右手:“我……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什么问题?”关林有些不耐烦。

“如果定为有罪,会……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关林冷笑道:“这个问题军法处的崔督察最有发言权……”崔东亮闻言沉声道:“我不晓得特工总部和反穿局会怎么处置。不过要是在军队里,轻则把牢底坐穿,重则就地正法。”

“我们也差不多。”关林接着崔东亮的话,悠悠的说道:“特工机关比部队更严一些,大多采用人道消灭的方式。”

赵亮心里咯噔一下,暗自强迫自己赶快冷静下来。现在可是小命生死一线,能不能挺过去只能靠自己了。他默默运功,将藏于印堂处的灵觉唤醒,开始尝试着读取面前几人的心思。窥心大法刚学没多久,究竟能不能管用他实在一点底都没有。但是之前屠四海交代过了,这样的质询往往需要进行好几轮,最后才会由委员会投票决定。所以一上来摸清这些人的心思非常重要。

他先把目光投到对面的关林副局长身上,一个声音在自己内心深处渐渐清晰起来。赵亮仔细分辨,赫然发觉这声音分明就是关林的口音,而接下来那声音发出的内容却令赵亮惊起一身鸡皮疙瘩:赵亮这傻子死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让那个老家伙高兴高兴……

一种冰块破裂的声音。积雪已化时候,就仿佛满园春花忽然在你

“啊?原來是師姑啊!”

聽了燕飛的話,徐海龍驚訝之余,不免的有一絲的失望之色。

秦詩晴聞言,小嘴一抿玩味的說道。

“不用這么客氣,你叫我詩晴就可以了!”

“哦?詩……詩晴,我是飛哥的徒弟,我叫徐海龍,以后咱們气九哥也吟出了4句:

生死本无平,蹉跎云中影。

世事往复来,浩气贯长虹。

路正行醉眼萌松地看着九哥:“你是个有追求的人。”

路正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砂石巨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战族

轻泉流响

末日战族

都市白丁

末日战族

密云的星空

末日战族

芯苷

末日战族

长白山的雪

末日战族

莉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