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交友不慎》。

黑雾一震翻涌,迅速的凝成一个数十丈的狰狞恶鬼。

这恶鬼体形巨大,头顶长有一根粗大的独角,脸上赫然生长有三只眼睛,巨大的嘴巴里满是狰狞的獠牙,凶恶的模样仿若在地狱里走出来的一般。

此狰狞恶鬼一出,一股浓郁的煞气便扩散了开来。

身在其中的季辽眉头皱起,忽然想起在吞噬大罗山时,发现的那一丝煞气。

墨香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感到这么浓郁的煞气弥漫,脸上连连变色惊恐的叫道,“煞气!这是煞气,黄家老祖修炼魔功!”

季辽不置可否的点头,对着空中漂浮的小帆一指道,“还记得我们在去黄家时那些荒废的村落了么,那些凡人都被他给抽魂炼制成这个法宝了。”

墨香更加惊恐,“他疯了吗,私戮凡人可是大罪啊,就是一个宗门做了这种事也要被灭门的。”

“他若不是疯了,又怎么会背叛紫气宗。”季辽说了一声,随后脸色一变,叫道,“快躲!”

就在他们二人说话之间,狰狞恶鬼已经凝聚完成,巨大的头颅向着他们这里看来,三只巨眼猛然一睁,挥手便向他们抓了过来。

攻击未至,狂暴的劲风便已袭来。

季辽与墨香身形一闪,向着两侧闪了开去。

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鬼爪直直拍入地面。

只见整片空间为之震颤不已,无数落土碎石雨点一般从天而降。

季辽与墨香险险躲开,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才稳住身形。

鬼爪移开,带起漫天尘土,在地面之上留下一个数丈深的五指掌印,足可见这一击是何等巨力。

狰狞恶鬼收回手掌,随后一声凄厉的狂吼,翻手向着空中天河一拍而去。

又是一声炸响,只见半空之中水花四溅,竟是在这恶鬼的一击之下轰然爆碎。

随后一道黄芒在其中飞射而出,黄家老祖挣脱了出来。

此时黄家老祖发丝凌乱,身上皮肤尽数脱落,四肢呈现一种诡异的姿态,模样看上去颇为恐怖。

那两个外突的眼球,瞪着季辽二人,凶狠阴冷之意让人背脊生寒。

随后只见黄家老祖身躯一震扭动,一声声咔咔让人牙酸的骨头摩擦的声音传来。

片刻之后,黄家老祖的四肢恢复如初,勉强能看出个人样,不过他的皮肤并没复原,血红的肉丝露在外面,此番景象更加恐怖。

“你们可以去死了。”黄家老祖怒吼一声。

黄家老祖是筑基期修为,他本以为纳气期的修士挥手便可将其灭杀,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这二人手里吃亏,如今又把他伤到这般狼狈的模样,他心中怒火已无法抑制,直接拿出还未炼制完成的万魂帆,想要借用此宝直接灭杀季辽二人。

黄家老祖身形一晃,落于恶鬼肩膀之上,运转体内功法,而这次他周身散发的不再是仙灵力,而是一股股浓郁的煞气。

随后他膝坐了下去,煞气翻涌之间,他仿佛与这恶鬼融为了一体。

没过多久,恶鬼大嘴一张,再次仰天一声巨吼,猛然回头,看向季辽二人,“我要将你们抽魂炼魄,融入我这魂帆之中,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受尽千万年万鬼噬魂之苦。”

说完,单手一抬,无数灰气在他巨大的鬼爪之上涌动而起,刹那之间,凝成一把巨大斧子,鬼爪一握,挥手变向季辽砍了过来。

季辽眼睛一凝,身形再次一晃闪了开去。

“轰。”

斧子落地,土石飞溅,发出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响,一条狭长的裂隙在劈砍之处蔓延而开。

斧子再次抬起,又向一旁的墨香横扫而来。

墨香身体一抖,周身红芒一闪,一条赤红长绫在她周身盘绕而起,瞬间将她拖至半空,险险躲过这一击。

墨香心中骇然,她感到这恶鬼的强大,此时已经完全没了反抗的心思,脑子里满是逃跑的念头,毫不迟疑架起一道遁光,转身便向远处激射而去。

“想走?”恶鬼一声咆哮。

另只爪子握拳,迅速一拳轰出。

“啊...”墨香一声惊呼,想不到这恶鬼体形这么巨大,动作同样这般灵敏,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铜碗飞了出来,在她身前滴溜溜一转,灼热的岩浆便倾倒而出,向着袭来的拳头一卷而去。

“给我去死。”恶鬼冷哼一声,拳头去势不减,毫不畏惧的向着岩浆一轰而去。

“轰”的一声爆响,岩浆之河,仿若爆炸了一般,溅起漫天火雨向着四周溃散而开,竟是拖不住这恶鬼拳风的一时半刻。

拳风依旧,直直轰在铜碗

虞淵從那人形深坑,一躍而出。

奪舍八級暗影獸的魔將,和那位面容痛苦的女妖,離他并不太遠。

可不論是魔將,還是那位七級血脈的女妖,都沒有能夠趁著他墜地時,對他進行后續攻擊。

因為,魔將和女妖作用他識海小天地的邪詭魂術,皆被他所制。

其識海小天地。

他的陰神搖身一變,變幻成幽暗的深淵渦旋,在他默默運轉“大陰魂術”時,魔將的一縷縷魔影,女妖以尖嘯,形成萬箭般的魂刃,被他陰神衍變的深淵渦旋拉扯吞沒。

魔影被分解煉化,......

,以万民合为一心,以千载合为一日没有回头。过了这条清泉,山路就快

當聽到秦輝方才說出的那番話之后,那站在一旁的烈焰軍隊的將士眼中則是,滿不知心的面容,又怎么可能會是秦輝所說的那樣的。

他又怎么可能會不懂得槍法,那如果他不懂得槍法的話方才那,這件事情又是怎么做出來的?

“那本經書前,蘇童也一定不會有什么閃失。

所以,他也不急于一時,看借此再看看對方還有什么手段。

“好像是你一直在對我存著戒心吧?”陳臣皺了皺眉,但突然又用一種譏諷的口吻說道:“不過沒關系,我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交友不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但是我没有系统

苏门答腊肉

但是我没有系统

笔龙胆

但是我没有系统

贫瘠叮当熊

但是我没有系统

姒锦

但是我没有系统

末日战神

但是我没有系统

纳兰静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