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月》。

退,无复当时之望,不以上闻耳处潭水上;一于皇杜子,处台城

“别说我没有想要睡了她,就算是真的,难道不行吗?加上之前鲶鱼妖那一次,我可是救了她两次。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个不是应该的吗?”

“你——”石铁柱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是指着燕无双生闷气。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吗?我还救了你,人家救了父母,都是得到女儿的。”燕无双说着直接走到石香香的身边,倒出药丸,直接放在她的嘴里。

“你干嘛呢!”石铁柱很是心慌,石香香吃了燕无双的药,不等于的欠燕无双的了?那燕无双真要是想睡她,他们怎么拒绝啊!

“你是真的蠢,还是装的?不管我是不是想睡你女儿,她这个样子,面黄肌肉,皮包骨,不及时治疗的话,只怕活不了几年的。”

“哦!”石铁柱愣愣的应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因为之前别的郎中检查过石香香的情况,也都是这么说的。

待丹药化开,燕无双灵力运往双眼,穿透石香香的身子,查看着她的经脉。

确实,石香香的心脉受损了,经脉不仅纤细,还扭曲了,并且周围还凝结着冰霜,看样子是寒冰系高手所为。供血不足,导致其他经脉也是受损了。

单纯的养经丹,滋养治疗经脉的速度很慢,所以燕无双之前才说,要看看一瓶够不够。不过用灵力辅助治疗,不说难度很大,一不小心会弄断经脉,也需要施法者拥有极高深的修为才行。

以燕无双目前的修为,不好意思,还不够格,所以只能是佐以其他药物了。

“这一瓶药不见得能够除根,我就暂时就先不走了,等她经脉好了之后再走。你前面带路,带我去你家,给我收拾一下房间!”

“啊!你想干嘛?你想住在我们家?”石铁柱一脸恐慌的看着燕无双。

“你这个是什么表情,我对你可不感兴趣!”燕无双感觉胃里翻涌的厉害,他真的是被石铁柱给恶心到了。

石铁柱闻言,那是更加的恐慌了,双手捂着菊花。

“你不仅想要香香,还想要我?”

燕无双闻言,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想一刀砍死石铁柱,然后再给他碎尸,省的他继续胡说八道。

“我没有,我没有,我再说一遍,我真的没有。算了,我不住你们家了,你们村有没有空房子?或者是谁家没有女人的。”

“哦,是这样啊!”石铁柱说着,脸上居然露出失望的表情,很是诡异。

燕无双见状,吓得退后一步,有些不安的看着石铁柱。他这是啥意思,难道他也是双性恋?只是很凑巧,燕无双并不符合他的审美?

娘的,这个人的审美可不是固定的,那他可要小心一点才行。

石铁柱虽然受伤了,却没有让燕无双代劳的意思,依旧是抱着石香香前行。

一般山区的村子,都是建在半山腰的,石铁他们的家也是不例外。

这个村子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现在是晚饭时间,不过村子里却没有几个人做饭,都是聚在一起,一脸惊恐地议论着,石铁柱被鲶鱼妖吃了的事情。

“啊!这个可让我以后怎么活啊!”张梅坐在地上,痛苦的捶着大腿,不停的哭着。

“娘子,你哭什么呢!”石铁柱大步走上前,不解的问着。

“啊!鬼啊!”张梅吓得身子一个哆嗦,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弹地而起,很是诡异。

是的,诡异,要是知道她之前是直接坐在地上的,而不是蹲在地上的。真弹跳力,当真是恐怖。

“鬼?鬼在哪?”石铁柱疑惑的四处查看着,周围的村民见状,纷纷惊恐的后退。

“那鬼说的就是你,你现在脸包的就跟鬼一样。”燕无双很是无奈的解释着。

“哦,是这样啊!”石铁柱这才想起他脸上的纱布。

“对了,梅姐,我想起了,就是他,睡了你们家香香!”之前在河边的那个妇女,指着燕无双,大声的喊道:

“啊!”很多不知道真相的村民,纷纷表情怪异的看着燕无双,又看了看石铁柱怀中的石香香。

“是吗?”张梅闻言,疑惑的看着燕无双。

“你知道什么啊!你就胡说!”燕无双很是不满的瞪了那个妇人一眼,随即看着张梅道:“婶子,这件事是一个误会,我真的没有睡了你的女儿!”

张梅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认真的盯着燕无双,想要鉴别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燕无双虽然不是特别的帅,但是他认真的时候,看着面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淫贼。

“谁胡说了,你衣服都脱了,香香也落红了,不是你,会是谁?我们可都是看见了,你是趴在香香的身上,又亲又摸的。”妇人依旧是很大声的说着。

“是吗?”张梅眼中的怀疑瞬间加重了,毕竟都上手了,肯定不是误会了。

“不是,我那是为了救人,人工呼吸,她昏过去了,我没有办法!”燕无双簡直神來之筆……托你的福……我最后用出了……思維加速,所以……你不用道歉……也不用感到自責……”

楚白艱難抬起頭,努力的想擠出一個笑容來安慰白沙,但是眼眶中的劇烈疼痛,讓他暫時失去了控制面部表情的能力。

看到眼眶被刺進半把刀,半張臉都是血,即使如此,依舊還想著安慰她的楚白,白沙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豆大的淚珠從她如寶石般的雙眼中奔涌而出。

白沙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裂開了一般難受,即使過去一起流浪時的伙伴小黑死去時她都沒這么難受過,不,或者說比那個要難受十倍,一百倍!

白沙不知道的是,她現在的這種情緒被叫做悲傷,體會到的被喚做心痛,感受到的被稱呼為愛!

她只知道,她不想楚白死,也不許他死!

我去拿靈素液!

你不要死,楚白!

不要離開我!

白沙瘋了一般朝路燈跑去。

“這么……漂亮的眼睛……流淚……真是太可惜了……”

看著白沙模糊的背影,楚白嘴里的呢喃聲越來越輕。

刀鋒的冰冷在他大腦中蔓延。

雖然廚刀歪了一下沒有直接刺入楚白大腦的深處,但大腦畢竟是大腦,即使只是大腦左半球邊緣的受損,依舊可能會致命!

再加上,之前極致的恐懼讓楚白的心跳與血壓升到了有史以來最高水平,導致了楚白現在顱內出血速度也達到了最高峰!

大量的顱內出血正在慢慢奪走楚白的生命。

不過,白沙并沒有讓楚白久等。

不過二十秒,白沙就帶著靈素液回到了楚白的身邊。

但此時楚白已經陷入了彌留。

楚白!楚白!

白沙尖叫起來。

楚白嘴唇動了動,右眼努力睜開一條小縫隙,很很快又緩緩閉上了。

白沙心急如焚,顧不得節約珍貴的靈素液,直接往楚白嘴里倒去,但剛倒了一些,白沙就發現楚白已經失去了吞咽能力!

白沙急得團團轉。

忽然,她想到了過去楚白會把靈素液直接倒在傷口處來加速恢復,就病急亂投醫的把靈素液倒向了楚白插著廚刀的左眼眶。

靈素液順著楚白的傷口緩緩往楚白大腦流去,白沙嫌靈素液流著太慢,尾巴卷住插在楚白眼眶中的廚刀刀柄,就想拔出來。

可還沒來得及用力,楚白的手卻搭在了她的尾巴上,然后就聽到楚白艱難的說道:“笨蛋……白沙,你要是……現在給我拔了……你就可以……直接給我挖坑埋了……”

白沙看到楚白醒來,大喜過望,也顧不得楚白嘴里話中的意思,本能的伸出舌頭想要去.舔楚白,但忽然想到自己舌頭上的倒刺,又生生忍住了。

現在該怎么辦?你流了很多的血!

“讓我……恢復一會兒,剛剛……你往我嘴里倒的靈素液……現在已經起效了……”

楚白精神稍微恢復了一些,連話也順暢了不少。

又過了幾分鐘,楚白精神又好了一些,他能感覺到自己大腦內的赤紅靈素此時正泛著星星點點的紅光,知道是祂正在努力恢復自己受傷的大腦。

“可以了,白沙,你慢慢的,慢慢的把我眼睛里的刀拔出來……嘶……沒事,沒事……我忍得住……”

白沙用尾巴卷住刀柄,小心至極的一點點挪動著廚刀。

楚白感覺不到自己大腦恢復情況,他的暗勁還達不到感知大腦的地步,但是他可以感知大腦中的赤紅靈素。

不知為什么,楚白現在可以輕松的感知到自己大腦中赤紅靈素的存在,無數星星點點的赤紅星點在自己大腦中閃耀。

當楚白把精神集中到左眼眶時,一個扇形的靈素空白區出現在楚白的感知中,楚白知道,這就是刺入自己大腦中廚刀輪廓!

她忽然冲过去,一脚踢在陆小凤风中不住摇曳,他直射而出,喙

魍魉宗面临着选择,众长老也是想到了生死轮中每次只有两条路相交,加上魍魉宗神鬼莫测的施毒手段,这倒也非是不可力敌的,同时他们也猜出对方可能就是想断绝了魍魉宗底层优秀天才,这样魍魉宗以后几十年都将面临着后继乏人的现状,筑基期随之断层。

那山顶灰布麻衣元婴老者眼光还是相当不错的,彭长老他们此时已判断到对方意图,现在就是明知是圈套,你还钻不钻的问题了。

就在一片寂静中,百里园、王天、甘十、云春去、褚氏兄弟等筑基修士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低沉喝出。

“战!”

赵敏、离长亭、龚尘影虽未开口,但也目光灼灼的看向身后凝气期弟子,这帮筑基修士虽不知道一个月后是哪三人还有一战之力领导后面这帮人,

但都毫不犹豫选择了战斗。

彭长老等人也把目光移向了后面一帮凝气弟子,彭长老和二名长老特意的还在李言身上停留一下,他们对李言的印象颇深,在之前通道入口处,筑基期不说,但就凝气期弟子而言此子似有对太玄教发现了不妥。

还是彭长老开口“你们可以等见了另二宗之人后再决定吧,如果另外二宗情况与此不同,说明我们猜测有些出入,生死轮胜算概率更大,那此行就必参加生死轮。否则,我就要看到的是你们冷静后的决定,而不是一时的血性。”魍魉宗只所以强大,就是不畏生死,但也不是盲目去送死。

“我选择战!”这时,凝气期弟子中却有一道声音响起,众人望去却是一脸平静的杜三江。

“我也是”,吕秋瞳则也是耸耸肩,然后他竟回头看向了角落的李言。

“战”

“我选择战”

“……”

不待李言有所反应,已有二、三十人纷纷喝出声来。

李言望去,不由心中有些无奈,这二、三十人可都是凝气期十层后期以上的人,有了开头,然后竟有大半之数修士表示开战。

李言面无表情,并没有表态,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却说不出具体的问题,何况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想参加,正如彭长老所说,同一时间只有两条路相交,魍魉宗与人战斗何时必须依靠境界了,对方只要是肉身,剧毒一样起作用。

机缘不是人人都能碰到的,生死轮这种事若是给到下面二、三流仙门,估计必是无论如何也要抢到这名额的,哪怕是赋出再多弟子的性命。

见众人有不少主战,彭长老也只是点点头,他心里是希望参加生死轮的,修士何来平安可言,如果要平安,不如正常当个凡人算了,他本身就是魍魉宗门的执法堂主,骨子里就是嗜杀成性之人。

筑基期修士则是有些不满的看向身后这帮人,对他们不能异口同声的表态很不满,这些能来这里的筑基哪个不是经历过多次的生死历练,绝大多数还都参加过一、二次秘境采摘这种血腥试炼,时时与死亡相伴的,不眠不休。

而李言这帮凝气期弟子中只是有少部分人在魍魉宗外历练过,且人数并不是很多,凝气期弟子在外还是危险的,他们自保的手段弱小,但如果放在偏僻的修仙地方,可能凝气期四、五层,甚至一、二层都会有人外出的,但四大宗门一般弟子不到凝气期九层以上是不允许外出的,这样的弟子外出,容易被敌人盯上,四大宗门,无时无刻不在暗杀对方宗门弟子,弱小的凝气期就是最容易的目标,这是釜底抽薪的好方法,就如彭长老猜测三宗这次采用生死轮手段来对付他们凝气期弟子一个道理。

彭长老等人见状不再说话,再次转脸看向前方,李言站在角落低头沉思,他在想着太玄教那些人身上的古怪感觉,他感觉肯定不是出错的,很是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却根本无法抓到问题所在。并且这种感觉在进入秘境后,他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仿佛这里他来过似的,很是奇怪的感觉。

“李师叔,您刚才可没说话,不打算参加吗?”就在李言低头思索时,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他侧目望去,见是一凝气期十层后期的不离峰修士,这名修士李言记忆中并不认识,更没交过手,但听这语气李言就已经猜到,自己要么打败的不离峰修士中有此人的好友,要么这人就与周冠儿或王天有什么交集,但不管如何,听这语气就有些不善,声音虽不大,但周围不少人可都是听了,那些人纷纷看向李言,目光中有不屑,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的。被一个名义上的晚辈直接这样问出,无疑是想让李言难堪的。

“师叔的事,你也能过问?”李言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此人,但嘴上却毫不客气的淡淡说了句。

“你……”这人一阵无语,修仙界长幼之序可是严厉的很,如果李言真较起真来,吃亏必定是他。

说罢,李言就漠然转回头来,索性闭上了双目,此刻他心中疑点重重,何来兴趣在这琐事上。旁边其余一些人,见李言一反常态的如此这样说话,一时间倒也是不敢再开口,以免落得同样不自在。虽然这其中也有五六名凝气期修士同样是某峰金丹长老的记名弟子,但这种人心性何等高傲,可不会干预这种无聊之事。

“小家伙嘴巴挺厉害的,上次奴家在闭关,倒是错过了,听说他的支离毒身当真有那么一点意思。”站在最前方的美妇离”

這個高興沒頭沒尾,有些莫名其妙。青橙也是愣神片刻,才反應過來農濤的具體意思。

自從夢之國高調宣布要建立人類與異常人類共同生活的和諧社會之后,對于夢之國的人民來說,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有樂觀和善的人樂見其成,有中立觀望的,還有持有異議,覺得世界末日要來的。

農濤顯然是前者。

他是在以一個人類的身份,歡迎青橙這個異類融入夢之國的生活。

說實話,從不知道什么地方被調查局挖出來以來,這還是青橙第一次聽到別人的歡迎。雖然她此前從不在意這種小事,但真的聽到了之后,還是讓她心中多了幾分名為感動的情緒。

她看著眼前的農濤。

這個男人笑意盎然,一點沒有剛才那種悲傷到想要哭泣的感覺。他的樣子還是那個平凡的樣子,但眼神中流露出的真誠卻給他平添了一分別樣的魅力。

被這種真誠的笑容所打動,青橙也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頷首示意道:“謝謝!”

農濤笑著點點頭。隨后,他收起笑容,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才看向一直安靜旁觀的江臣,神色認真的說道:“調查局農濤,見過江老板。”

聽著這個一本正經的自我介紹,青橙打消了自己想要與之再寒暄幾句的念頭。

這個農濤和江臣明明五十年前就認識了。以江臣的能力,顯然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更何況他剛才自己與青橙也介紹了這一點,但現在卻又再次介紹了一遍。

如果農濤還是剛才那副醉熏熏的樣子,當然沒什么問題。但他此刻既然已經恢復了清醒,這么說自然就是故意的。

青橙心里明白,他是在強調自己的立場,他想告訴江臣,接下來與江臣打交道的,就不是某個故人農濤,而是調查局的農濤。

“再一次感謝江老板聆聽我的故事。說實話,這個故事憋在我心里五十年了。這五十年來,我從未向人說過。與其說我是在說給你聽,不如是說給我自己聽的。五十年前,江老板你雖然救了我的命,但沒救得了我的心,我不敢承認自己的這個錯誤,就離開了。說來有些慚愧。這次回來,我想彌補上這個遺憾。”

江臣笑著點頭道:“客人客氣了。”

“按理說,江老板你已經救了我一條命,還給了我這樣一個能力,恩同再造,我不該再向江老板奢求些什么,但是……”農濤停頓了片刻。

江臣笑著搖了下頭:“客人言重了。你我之間,本就是公平交易,白紙黑字,錢貨兩清,何來恩同再造一說?”

“江老板可以這么說,但我卻不能這么想。不然,我待會要是死了,恐怕無顏去見我泉下那對教我知恩圖報的父母。”

江臣沒有再說什么。

農濤便繼續說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我此次前來拜訪您,除了想感謝您的恩情之外,還想再問您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可能會讓您有所不快。所以,即便您想要宣泄情緒,將我殺死,我也絕不會有半點意見。但我唯有一點請求,如果您要殺死我,請給我一點說話的機會。我不想做個糊涂鬼。我想以您的能力,應該也不會擔心我在您面前裝神弄鬼。”

聽到這里,青橙有些明白為什么農濤看向門外時眼中會是那樣的不舍了。

游子背井離鄉之時,固然蕭索,但比起生命與人間的道別而言,卻又顯得那般微不足道。

這讓她不得不再次高看了農濤一眼。

這個男人在說起這段話的時候,語氣平淡,一氣呵成,中間沒有絲毫停頓。神情也鎮定得有些過份,仿佛言及的不是他自己的生死,而是在說某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

常人所傳誦的視死如歸,大概如此了。

而再聯想到他剛才所唱的那首歌的歌詞。

這是個怎么樣的人,青橙已經有了大概的了解。

這讓她忽然生出了一個有些出格的想法:雖然不知道他將要問怎樣的問題來冒犯江臣,但如果真的嚴重到江臣想要殺死他,那我看在剛才那句歡迎的份上,也要為他說情幾句。

至于她與書店簽署的勞動合同上關于少言少語的條款,則被她選擇性的忽視了。

而為了怕江臣一言不合就憤而出手,青橙默默地將自己的椅子朝江臣身邊靠了靠,同時還一邊在心里辯解著。

“我這可是為了救人,名正言順的。可不是為了湊近老板身邊,聞他身上的洗衣粉的味道。”

對于青橙的小動作,江臣微微皺了下眉。

這么多年過去了,除了如意與蛛蛛,以及某個以厚顏無恥為有點的絕世賤客之外,還無人會走到距離他這么近的位置。

這還真讓他有些不習慣。

但這一幕落在農濤眼中,卻是成了沖著他而來的。

他并沒有驚慌失措,反而笑了出來。

“當然,如果江老板您不同意,也沒有關系。其實做個糊涂鬼,也沒什么不好。只希望我的死,能夠徹底消除您的怒火,而不要影響到其他人。”

江臣心知農濤這是誤會了自己的皺眉舉動,但他自然不會解釋什么,只是舒展眉頭,微笑道:“無論什么問題,你都可以問。但我不能確保我的回答一定是你想要的。”

“這就足夠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邪天殇

炒酸奶

帝邪天殇

伤风败俗

帝邪天殇

雨暮浮屠

帝邪天殇

步行天下

帝邪天殇

郁郁蓬蒿人

帝邪天殇

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