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安,高手》。

小老头笑了笑,道:你是个聪明人,所以你才会这样说,求名的小鱼儿苦着脸道:我若能弄得掉它们就好了!"铁心兰失声道:

身形膨胀,如同充气过量的沙包。

一杆狙击在手,带有睥睨天下之势的张星悦。

神形狰狞,如同妖神临世的小妖。

所有人,全都毫不保留的爆发出了最强的能量。

周围远远退开的徐超和纳兰敏之等人。

用恐惧敬畏p>

馬車蠕動起來的動靜不是很大,但車內的蕭慈、林桑桑、蘇白和盛羽立四人卻感受到了明顯是顛簸之色。

此時然入夜時分,他們也不好再在深夜中走了。

于是,他們只當自己遠離了身后的小鎮,便在林中尋了一處能休息的地方。

蕭慈他們四個人下車的......

優姬離去了,南風南音兄妹也離去了,七十八層徒留下一群已經懵逼了的人。

花費了兩萬積分來到了第七十八層,結果陌涂已經上到了七十九層,連背影都沒看到,辛辛苦苦攢下來的積分,泡湯了。

七十九層他們很想上去,但是一層一消費,想讓上七十九層,必須消費積分,看守藏經閣的糟老頭子,絕對能宰下他們兩層皮。

有些人出去等待陌涂,也有些人留在了七十八層,想要尋找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武技法術,或者合適自己的武器,不然積分就真的白花了。

藏經閣外,還有許多人在等待著,等著陌涂出來,與戒律堂的病秧子少年無病的一場大戰,也有一些看熱鬧的人離去了。

最近東土天洲流傳陌涂的事情最多,他們來到這里,也就是為了看一眼顧絡卿的男人是何方神圣,如今看過了,也該去修煉了。

而陌涂,此時正在七十九層盡情揮舞著那沉重掃帚,七十九層樓梯通道灰塵四起,已經將陌涂整個人給淹沒了。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灰塵,著實太多,不能使用法術的陌涂,被回灰塵嗆的直咳嗽。不過還好,慢慢的陌涂已經適應了掃帚的重量,掃起地來也更加得心應手了。

如果陌涂以前純肉身力量,不施展任何拳技,可以打碎一頭牛的話,他感覺現在他的純肉身力量,可以打碎一頭大象。這就是這一個月來在藏經閣掃地的功勞。如果施展拳技,如太陰,太陽拳,那威力絕對是山崩地裂,比以前要強大許多。他現在有信心,就算不用劍技,槍技,與半步天級的天才,也有一戰之力。

“八十層,會不會直接給我整死?”一個時辰之后陌涂猶如一個小痞子一樣,蹲在樓梯上,摸著下巴喃喃自語。

“肉身馬上又要突破了,如果上去能抗下來,沒準能突破到地級九級,但是就害怕這八十層的威壓,直接是王級,那就玩玩了。”陌涂做著思想斗爭,猶豫不決。

這是一個好機會,可是風險也太大。

“不管了,就算沒有達到天級,肉身崩碎,我有生之氣與帝血,還可以重鑄肉身,只要元神能抗住威壓就可以!”掙扎了許久,陌涂終于做出了決定,毅然決然的扛著掃帚,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砰!”剛剛進入第八十層,陌涂肉身直接炸裂,接著元神一陣晃蕩不安,意識也漸漸地模糊了。

“完犢子了……”臨昏迷前,陌涂內心嘶吼著。

如今的陌涂只剩下一個三寸元神,還是遍體鱗傷趴在地上的那種。

生之氣將他整個元神包裹,防止那強大的威壓震裂他的元神。在乳白色的生之氣之中,還夾雜著一些紅色血霧,這正是那滴人王帝血。

在兩者的作用下,陌涂的元神終于不再崩潰,每一次剛生長出來的肉身,在威壓下,就會崩碎,而那強大的威壓,也只能損毀陌涂的肉身,對他的元神造不成傷害,兩者相互較勁,僵持了下來。

許久之后,昏迷的陌涂元神終于清醒了過來。

感受到自己此時的狀態,陌涂苦笑,八十層的威壓雖然沒有達到王級,但是也達到了天級巔峰,根本不是他地級肉身可以抗衡的。

他現在慶幸自己有生之氣和帝血,不然整個元神或許已經被天級巔峰的威壓給泯滅了。

深吸一口氣,生之氣和帝血自行運轉,重組肉身,接著就炸裂開來。

來來往往數十次,陌涂在快樂與痛苦之中度過,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進入石頭空間之中,帝血淬煉他的肉身之時。

昏迷,清醒,肉身重組,炸裂,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陌涂終于發出了一聲興奮的怒吼,重組肉身之后,直接躥下了八十層,來到了第七十九層。

臨下去之前,陌涂撇了一眼第八十層的昏暗空間,他瞳孔猛縮,整個頭皮都已經炸裂,仿佛見到了鬼一樣。

七十九層,陌涂重組肉身之后,又是差點崩碎,不過這一次并沒有崩碎,只是崩裂,整個肉身遍布裂痕,流著猩紅的鮮血。

他整個精神萎靡,沒有一點精神,重組肉身次數太多,受了嚴重的傷勢。

不過陌涂來不及檢查自己的傷勢,也來不及恢復,整個人身體都在略微的顫抖。

他臨下來之前,看到了什么?那是一頭惡魔?

三頭,六臂,十二翼!

鷹頭,虎頭,獅頭,人臂,猿臂,狼臂!還有那散發著邪惡氣息的十二翼。

猶如來自無盡黑暗之中的惡魔。

藏經閣第八十層,怎么有這種生物?雖然只是一秒,但是那邪惡生物的樣子,已經深深印進了陌涂的腦海之中。

“不簡單啊,不簡單。這天武學院恐怕有大恐怖。”陌涂心有余悸,還好自己跑的快,還好那邪惡的惡魔在沉睡之中,不然他早就成渣了。

將心中的震驚埋藏心底,陌涂盤坐在地,恢復著自己的傷勢,數十次重組肉身,就算他有帝血和生之氣,也損耗了大量的精氣,想要恢復,恐怕要許久。

不過以消耗大量精氣,換來半步天級的肉身,這一切非常的值,很值得!

剛才在八十層,他根本扛不住天級巔峰的威壓,只能看著帝血和生之氣與之抗衡,元神也不敢亂動,不然會被天級不止一次提出要解除婚約,被他一直壓到現在,他自認為已經對得起李家了。

“風岳,我沒想到你會在這個時候戳我的脊梁骨,云霧山我們天家不會要,我天家還丟不起這個人,風岳,從今往后,你我兩家再無交情。婚書我會派人給你送過去,你走吧。”

天元風徹底心寒了,風家能崛起,當初少不了天家的幫忙,他如何也想不到,對方會過河拆橋。

“天老哥,話已至此,我也沒什么可說的,這次是我風家不對,先行告辭了。”

深吸一口氣,風岳起身離開。

咔擦!

待風岳走出大廳,天元風生生捏碎了座椅扶手,臉色鐵青,雙手不停顫抖,可是他有的卻找不出風岳的毛病,畢竟天下父母心嗎?如果自己是風岳,天元風相信他也會那樣做的。

不過天元風也知道,幾天后,天諭與風漣漪解除婚約的事,整個元城都會知道。

無形中,他們天家成了眾人的笑柄,茶余飯后,一個個肯定會把這件事情當成談資。即便是天諭安然回來,也會名譽掃地,將來能不能找到媳婦都難說。

天元城位于綿延千里的天元山脈腹地,只能算是天靈郡內的一個小城市。

在天靈郡內,比天元城大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城市也有不少。但是,因為這里盛產丹藥,靈草,又是丹師協會總部所在地,所以,雖然天元城不大,卻商賈云集,經貿發達,遠近聞名。每年都有大量武者前來,或醫治身體暗疾,或購買丹藥。或考取丹師資格證書。

白袍老者帶領著車隊,經過一天一夜的趕路后,終于在天亮前進入天元城,進城后,馬車的速度降低了許多。

“你們兩個拿著這個令牌帶公主和那個昏迷的小子去城主府,讓他們好生伺候。切記,在我回去前,不要讓任何人帶走骨質和這個小子。”白袍老者把一塊黑色令牌遞給馬車左邊的兩個黑衣人,囑咐道。

“遵命。”拿著令牌的兩個黑衣人,趕著馬車朝中心大街盡頭的一處宮殿飛奔而去。

“你們兩個拿著這個令牌,去風家藥莊,李家藥莊,唐家藥莊一趟,把這三封書信給他們莊主。然后把這張告示貼在天元城中心廣場上。”白袍老者對剩下的兩個黑衣人說道。

“遵命!”侍衛接過白袍老者遞過來的令牌的書信,策馬朝左邊林蔭道走去。

看到侍衛門都走遠,白袍老者喃喃自語道,“也不知道天家的那個小家伙天諭現在怎么樣了。以他的天賦,如今應該出人頭地了吧!”

“家主,有人求見!”內廳,一命管事站在天元風臥室門外低聲說道。

“不見,今天老夫誰都不見。”門里傳來天元風的咆哮聲。

“家主,是皇朝的人!”管事說道。

“我說了誰都不見………管他什么皇朝不皇朝,天高皇帝遠,老子不想見就不見。”天元風猛然從床榻上起身,拿起一把翡翠酒壺就要朝大門扔去。

“呵呵,幾年不見,師哥哥還是那么大脾氣。就連我白袍來了,都不給面子嗎?”門外傳來白袍老者的聲音。

天元風先是一愣,隨即把翡翠酒壺放下,大聲嚷道,“是你白無常嗎?你怎么來了。”

“怎么不歡迎嗎?那我走了哈。”白袍老者故意做出要走的架勢。

“那能,我們師兄弟可是有些時日沒見了,管家,你先帶我無常師弟去議事大廳,把我最好的龍井茶泡上,讓我師弟等我一會。”

“是!家主”說完,管家帶著白袍老者朝議事大廳走去。

大約等了盞茶功夫,一道身穿金色長袍的身影,從內廳急匆匆走了進來。

“師弟來了,也不提前打聲招呼,師哥我好出門迎接。”天元風見到白袍老者,連忙打招呼道。

“師哥這是為什么生這么大的氣。”白袍老者好奇問道。

“唉!一言難盡,等以后找時間慢慢跟你聊,我們師兄弟已經五六年沒有見了,這些年,你都在忙什么呢?”天元風嘆息了一聲。

“都是皇朝繁瑣事情,,這些年一直不得空,今日,不請自到,還請師哥見諒。”白袍老者客氣說道。

“哦,對了,師哥,你的孫兒天諭在哪,要是我沒猜錯,他現在應該十五歲了吧!那個小家伙嘴那么甜,還天生慧根,將來的煉丹成就不比他們父母差。說不準又是一個丹藥宗師呢!”白袍老者眼光四處尋找,顯然他沒有找到天諭的蹤跡。

天元風聽見白袍老者的話,不由的嘆了口氣,剛剛有些興奮的神色瞬間變的陰沉下來,嘴里語氣有些凄涼的說道,“難得師弟還記得我孫兒,不過,我孫兒命薄,沒有福氣再見你一面。”

“師哥為何這般講話,莫不是天諭出什么意外了嗎?”白袍老者疑惑問道。

“唉!”天元風點點頭,說道,“我就跟師弟你說,千萬不要傳出去啊!就連風岳那個老家伙我都沒告訴他。”

“好,我的為人師哥還不放心嗎?”白袍老者道。

“'唉!一個月前,在天諭居住的小院里來了一些強盜,天諭為了保護妹妹天裳,被強盜捉走,下落不明。”說完這些,天元風不停的嘆氣,似乎內心充滿愧疚。

“哦!還有這事,那強盜太可惡了,知道是那伙強盜所謂嗎?我會讓皇家衛隊去剿滅這伙人渣。”白袍老者忿忿的說道。

“現在正在找,不過這伙強盜很專業,現場沒有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到現在為止,諭兒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天元風說這話時候有些無奈。

“對了,光顧聊天了,還沒問師弟此次前來是為了何事?”天元風問道。

“呵呵!難道我就不能純粹來看看師哥你嗎?”白袍老者笑道。

“得了吧!我們在一起幾十年了,你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快說什么事吧!”天元風鄙視的看了白袍老者一眼。

“果然什么事都瞞不過師哥,我也不跟師哥兜圈子了,這次來是為了嫣然公主的事,…。”說這話時候,白袍老者的臉色明顯帶著一些感傷。

炼丹。岳表补东官太守,又辞不就。现在一定还在喝酒,我正好带你去见海奇阔不笑了:其实呢?表哥道:以禁乱,乱静而刑息,不为承平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安,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云卿剑尊

万夜星城

云卿剑尊

云少卿

云卿剑尊

夏语冰01

云卿剑尊

卜夜清欢

云卿剑尊

墨邪尘

云卿剑尊

猫咪吃小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