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到一个忠心追随者》。

  出云镇逐渐恢复生机,街边的店铺逐渐打开,人们的脸上也挂上的笑容。

  不知不觉中,大家默认吴有为首领,虽然并没有明面上的册封,但是几乎所有蛇女都听从他的指挥。

  在他的安排下,镇上逐渐组建出一只守卫队。

  由于蛇女体内有部分异兽成分,他们也跟着异兽一样,产生了进化。

  一部分蛇女能够变身为魔神形态,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点。

  这些能够变身的蛇女,则是守卫队的主力。

  夜晚,某间小屋内,一个蛇女手中拿着笔,桌子上摆着纸。

  她伏在案上,记录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她是镇上会写字的蛇女,在老树的授意下,她将这一部分历史记录下来。

  镇外山坡之上,此时天色已黑,异兽的活动也逐渐活跃起来。

  经过又一次改造,山体堡垒已经越来越像样。

  张小河两人就住在这里,丝毫不担心异兽来犯。

  山体内地室的,里面是一个开辟出来的椭圆空间。

  屋内仅仅摆放了一张桌子,四条长板凳,此外再无其他。

  张小河跟赵助两个,此时坐在凳子上,桌上一张地图摊开。

  他一边跟赵助说着话,一边在地图上比划。

  “明天,我们往这个方向,找找有没有适合当投掷物的武器,顺便探探路。”

  张小河指着地图说道。

  赵助连连点头,“前面有座凤凰山,我们就到那里吧。”他提议道。

  张小河听了嘴角露出笑容,说道:“你小子倒是看着地图不觉远,凤凰山在一百公里外呢。”

  “也就一百里呀,没有多远的,我们有宠兽代步跟开车一样快。”赵助挠头,不解地说道。

  “那是一百公里,公里就是千米,你不考虑路上遇到的异兽,还有地形啊。”

  张小河敲了敲他的脑袋,笑道。

  明天能够走个十几公里,他都觉得不错了,异兽地形不说,明天还得走回来的一趟。

  “哦,哥你是知道我以前成绩不好的。”赵助尴尬地挠头,忽然他话锋一转,问道: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北疆中间,其实待在这里挺好的,有永恒塔,还有一个不错的古镇……”

  赵助有些吞吞吐吐,张小河目光微动,他看得出来,赵助已经不想过摇摇晃晃的生活。

  现在小镇给了他安稳的希望,他想留下来。

  张小河话到嘴边,接着改口说道:“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找一找有没有其他人,北疆只是我随便定的一个地点而已。”

  可以看到赵助眼中有了些希望,他试探着说道:“二哥,咱们要不就在这里过了吧,我不想到处走了,我也不想跟你分开……”

  “这……”张小河皱眉苦思,满脸纠结。

  赵助说完,就不说话了,静静等待着二哥的决定。

  在他看来,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二哥,就算不过安稳生活也要。

  张小河无比清楚,要是自己说留下他就会留下,自己说走,他就会走。

  他轻微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其实,也可以留下,算了留下来吧,但是明天的路还是要探,我要知道异兽已经成长到什么程度。”

  赵助一愣,“真的?我是不是听错了!”

  “真的。”

  他内心恍然,喜色跃然于眉梢,“太好了,我们在这里生活下去多好,不愁吃不愁喝,还有很好相处的大……”

  他述说着此地的美好,事实上出云镇确实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人们在这里生活得都很开心,只要抵抗住异兽,这里就是不可多得的家园。

  看着他高兴,张小河也很高兴,他不希望赵助因为他而放弃自己。

  这或许就是人各有志,张小河内心多了些了然。

  安排完明天的行程之后,他们早早入睡。

  夜晚逐渐深沉,虫鸣逐渐平息,这是祥和的宁静,也是人间的美梦。

  第二天,两人回到出云镇,买了一些食物,直奔药铺,去看望浅叶。

  屋内里间,浅叶沉沉地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

  张小河习惯性地把手指放到她口鼻附近。

  能够感受到热流,他放心地点点头。

  “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这都睡了好几天了。”赵助心里有些担忧。

  一般人哪里睡得了这么久,他很担心浅叶的状态。

  “应该是太累了,蛇不是有冬眠嘛,或许她在冬眠。”张小河说道,事实上现在的蛇都不冬眠。

  进化成异兽之后,蛇类有了保存热量的能力,大雪天也能到处乱跑。

  “让她好好休息吧,我们也该启程了。”

  看完浅叶之后,他们抓紧时间赶路,立即钻入山林里面。

  此时天刚蒙蒙亮,雾气很大,看不到远处的东西。

  他们俩走在山间树林草木之中,根本没有任何能够称之为路的地方。

  一路上,张小河都有做标记,要是不小心迷路,可就真的回不去了。

  到了早上八九点的时候,太阳已经斜在天边,雾气逐渐消退。

  前方的路,也明朗了很多。

  前面有一座崎岖的山峰,张小河一寻思,决定上到山顶看一看四周。

  寻找看看有没有值得去的地方。

  他跟赵助说了自己的想法,赵助同意之后。

  两人来到了山峰脚下。

  这座山峰就像是一根石笋,直立在大地上,想要凭手脚爬上去,危险很大。

  张小河一抬头,山峰高耸入天,根本看不到山顶。

  “飞上去。”张小河说着,叫出一个风刃鸟,搭载着他飞在前面。

  风刃鸟赵助也会制作,他也叫出一个,跟在张小河后头往上飞。

  逐渐上升,两边的场景也在发生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原本光秃秃的石山,竟然有些许植物。

  是扎根在石头上面的植物,张小河内心不禁感慨,这些树木的生命力真是顽强。

  他都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汲取养分的。

  随着高度越来越高,一些奇形怪状的石洞出现在他们眼前。

  在靠近些之后,能够听到雏鸟的鸣叫,也能听到成鸟干涩的嘶叫。

  “小心了。”张小河隐约之中能够感受到危险,立即叫出寒冬战巫守卫到身边。

  赵助的警惕心,也也提了起来。

  一般来说,空中鸟类的霸主,一些强大的鸟类,一爪就能捏碎一只异兽的头颅。

  他们可不想瞬间死亡。

  飞到跟洞穴一个高度之后,一群生活在山洞里的鹰类异兽发现了他们。

  他立即发出了警告跟威胁的叫声,张开翅膀护在小鹰雏的前面。

  张小河觉得有些好玩,都说母鸡护小鸡,这会倒是看到老鹰护小鹰的。

  随即想想,又觉得很正常。

  在更强大的异兽看来,这群鹰,也只不过是食物而已。

  双方只是惊鸿一面,张小河没有停顿飞了过去。

  在没有必要的的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招惹异兽。

  其他生物也是如此,若无必要就不会杀戮。

  很快,他们飞到山顶。

  山顶之上,长了一颗老树,树上不知道结了个什么果子。

  张小河没有伸手去摘,也阻止了赵助去摘,他说道:

  “你忘了那天的老虎食人花了吗?”

  “现在不是结果子的季节,怎么看都是个陷阱。”

  自从再次进化之后,很多植物都向着意想不到的方面进化。

  他们已经吃过不少亏,因此张小河不敢随意触碰外面的东西。

  “哦,好。”赵助连忙收回手。

  在山顶他们,能够看到的东西很多,随意扫了一眼。

  可以看到,远处的山有高有低,有的山高但不美,有的山小但秀气。

  忽然,张小河看到远处有一片火红,仔细定睛观察。

  才发现,那是一整片红色的树林,山是红的,水是红的,树是红的。

  那就是一片红色的世界。

  “我们去那边,那边似乎有些说法。”张小河指着那座红色的山说道。

  那像极了一座火焰之山,张小河觉得那里应该有些说法。

  “嗯。”赵助应声。

  两人接着飞向了火焰之山,由于不是很远,他们觉得直接飞过去。

  到了地方,两人落到火焰之山,与外界的交界处。

  走近之后,才发现原来不是漫山遍野的红,而是只有树叶是红色的。

  地面跟水面铺满了树叶,因此才是红色的。

  而且也不是所有树叶都是红色,有蓝色、橙色等颜色区别。

  只不过大多数是红色的。

  张小河蹲下身,从地面上捡起一片树叶,皱着眉头仔细端详。

  不解地说道:“这树叶竟然是火做的,还是透明的,当真是神奇。”

  张小河随手把树叶往旁边一扔,就在这个时候一边骤生。

  只见那片红色带着些透明的树叶,沉重地落地之后,竟然爆开了一朵火花。

  随即其他树叶,被这股爆炸之力引动,也都爆炸开来。

  顿时大火以不可扑灭的势头,燃烧起来。

  张小河两个吓了一跳,连忙骑上风刃鸟,飞到天上。

  身下的大山,火焰越来越大,一枚树叶点燃一大片树叶,一大片树叶再点燃更多树叶,顿时火势就抑制不住。

  身下温度逐渐升高,两人似乎在火炉之山。

  张小河看着底下,心惊肉跳,感慨道:“这要是烧到咱,可就遭了。”

開回機器房,出來時說:“柴油不多了,天晴得灌油去。”

包文春在給小四輪駕駛座上裝個遮陽棚,就過去踢踢那一排油桶,第一次買回來的六大桶油燒完了,后來買的四桶也只剩兩桶,就說:“天晴了,拿錢去灌滿,縣城是三毛一一斤議價油,平價的咱也搞不到,就在咱街上油庫買吧!貴四分錢也算了。”

上梁澆頂結束,要付給老任第二筆工錢。這是當初商定好的,全部工程按面積計算,分為多個工程,總價六萬塊。分三次付清,第一次是下磚開工,包文春付了兩萬,這次是上梁澆頂,也要支付兩萬,其余的要在全面完工時全部付清。后來又添加了西北部分的大院子,工價一萬四千塊。老任覺得包文春在建設工程中,使用自己的設備工具電力車輛參與建設,本人也參與工程建設,應該給些補償,就說:“現在就要收麥插秧了,工人們辛苦了一春天,也得發些工錢回去買種子化肥,你還是先給兩萬吧!剩下的我們完工在接著算。”

包文春笑著說:“沒問題!丁三那邊都急等房子結婚了!王芙玫都出懷了,你得派人過去開工啊!麥前這幾天,起碼要突擊一下,先把地梁打上,麥收后開工,這邊留些人蓋大院,樓上留幾個做粉刷就行。哪里需要人手,要隨時來回調動啊!”

老任笑著說:“你來房管所,我讓位都行!你這安排很內行啊!”

門窗焊制好了,窗戶是厚重的方鋼焊接的外框,放在一層房子里沒有安裝,電焊工老李問:“我看你什么本事把玻璃和鋼鐵窗框連接起來?還雙層玻璃呢?這窗框是鋼鐵光面怎么安裝?”

包文春也不理他,說:“還是趕快把樓上窗扇做好吧!將來你不在建筑公司干了,過來給我干活,我給你一月開三百塊!”

包大林覺得自己的功夫也不錯,問:“焊什么?給我開多少錢?”

“給你只能三分之一,沒聽說誰把焊件和底腳焊在一起打不掉的。”

包大林焊接犁子架,把鐵制小凳子工作臺給焊接死了,拿大錘也敲不掉,還是老李用電焊割掉的,叫二叔笑話幾天。

傍晚的時候,天邊烏云里露出了太陽,丁香騎自行車帶著張璇風風火火跑來了,扔給包文春一個郵包,拿著一封信就喊起來:“包子!包子!太平洋來信了!”

信是太平洋音像公司的老朋友,策劃監制編輯張新學寫來的,他對去年的合作經歷回顧一下,對包文春的才華盛加贊賞,對專輯銷售狀況介紹一下,還說七月初會把上兩個季度的銷售分成匯款到賬,預計在兩百萬上下。希望繼續努力創作,爭取再錄制些專輯。然后就說到丁香張璇,還有推薦來的徐晴潘圓圓和徐洪亮三個。信中對五首曲目很贊揚,伴奏也不錯,和詞曲意境結合不錯。然后對五個人的曲目進行詳細點評,總體結果就是丁香徐晴勝出,可以過去試音,潘圓圓和徐洪亮表現一般,對曲子重新編輯一下,也可以培養一下。張璇只是業余水平,音準節奏掌握不到位,不適合唱歌。最后邀請包文春帶朋友近期到廣州試音,盡快完成專輯錄制。

丁香興高采烈,張璇就情緒低落,包文春說:“不要灰心,有的人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回去問問你父母,同意的話,等暑假我們一起去廣州,一首歌代表不了你的水平,春哥腦子里都是歌曲,隨便換一首,總能有合適的。”

張璇對單獨遠行覺得很刺激,就又高興起來,真的喊:“春哥!就我們三個?”

“不是!還有三個朋友,徐晴姐,潘小雷的姐姐潘圓圓,還有市報記者徐洪亮,他是潘圓圓的男朋友,給農場做宣傳幫了不少忙,送他首歌是應該的。他們都是音樂系畢業的,這信里對他們評價也不高啊!你們回去繼續練嗓子,嗓子是練出來的,沒事時就唱歌,不要難為情,年輕人就應該想唱就唱,想跳就跳。我這邊麥收之后,就去學校安心學習,順便指導一下,還是有希望成功的。”

兩人見天色又陰沉下來,馬上要上晚自習了,就騎上車子回學校,周二姐喊吃面條也不理。

夜里下了小雨,天亮反而加大了雨勢。半上午時,徐晴和徐洪亮就冒雨開車來了,看兩人激動的樣子,肯定也收到張新學的信件了,潘圓圓在上班,不然也是跟來了。

包文春說:“這事兒不急,我計劃暑假組隊過去,一起去的還有丁香和張璇,我說,咱們搞個青春組合吧?”

“小重唱?”徐晴問。

“不是!是主唱副唱和伴唱以及舞蹈組合。”

“不行!你名氣那么大,那還不是給你做襯托?”

包文春見她有些嗔怪自己胡亂出注意,表情可愛,張口就說一句:“紅花當然配綠葉,這一輩子誰來陪?——渺渺茫茫來又回——來呀來個酒啊,不醉不罷休,東邊我的美人西邊黃河流——”

“什么歌?”

“以后再說吧!現在有車了,沒事就過來,我給你多指導一下,曲子少了,不能展現咱的才藝對不對?”

徐晴抿著嘴,白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包文春對徐洪亮說:“錄制專輯,一首兩首也不行,我和張新學是老朋友了,等我抽空再給你們搞幾首新歌,你們再選唱一些拿手的老歌,湊上十來首,搞個拼盤沒問題,他們推出新人,前期宣傳力度投資較大,主要還是看表現和潛力,后續還要有適合嗓音風格的詞曲支持,保證不能只是爆竹一聲。不過有我在,一切沒問題,回去好好練聲吧!只是,你即將成為歌壇新秀,很快要享譽全國,你準備好了嗎?到底是個什么目的?人生目標又是什么?體制內混得不好么?”

徐洪亮笑著說:“咱哪有那本事?就是想玩玩唄!”

包文春卻很嚴肅,問:“唱歌和記者,你到底是想以哪個為主?”

徐洪亮說:“還真沒考慮這個問題.”

“那不行!回去想好,制定個人生計劃再來找我。這樣盲目玩票,是沒有結果的。”

“那——你看,我要是唱歌,最后能達到什么地步?”

“這就看你的決心了,假如潘圓圓也想走唱歌這條路,我給你們搞個夫妻組合,專門唱夫妻恩愛類的甜蜜歌曲,保證你們紅個三二十年沒問題。根據你們努力和成績,成為國家級歌唱演員還是有把握的。”

“那——徐晴呢?”

包文春看了眼徐晴,她正緊張關注著自己的命運裁決。就說:“她不一樣,我要把她送到中央級音樂圣殿開獨唱音樂會,讓她成為十億人心目中的歌神,讓她的成就超越鄧立筠!”

兩人沒有對包文春的話表示懷疑,徐晴嘴犟,說:“你就在家慢慢吹吧!真有那天,你才能進我家門。”

包文春攔住她,說:“你不能許諾這么遠!那樣的話,會浪費我們的青春,消磨我的意志的。這樣吧!我讓你今年上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咱們就啵一個!”

徐洪亮謝絕留飯,說中午還有采訪任務,連忙前面跑了。徐晴沒有抓住包文春耳朵,對著他的腿踢一腳,追上徐洪亮走了。

一場及時雨,不僅有利小麥晚期灌漿,對麥粒末期落黃補充水分,同時也對西瓜苗快速生長有利。二叔拿著瓜鏟,在地里轉悠,挨棵地給瓜藤壓蔓。地里沒有大塊坷垃,就很粗暴的用泥土塊壓,時間緊張,也不講究多細致了。瓜地底肥過多,瓜秧旺長,雞蛋大的瓜胎也座不住,成片脫落。這種瓜講究一棵秧子結一個,一畝八百個左右,瓜胎坐在第五第七葉上不行,長不大,最早也得結在第九葉上,豬糞肥加復合肥勁太大,座不住胎,第二茬就晚三五天,到第十一、十三葉才能結瓜。所以,時間很緊迫,二叔三爺就請周父柳父幾個年紀人來幫忙。

下雨的時候,工人們歇工回家,林場沒留幾個人,二叔晚上住在鋼筋棚子里看場子。包文春早上晨跑時,看見二叔從北邊回來,遠處晨霧中還有個人影,斷定他是送來夜宿的柳妮回家。

見到侄子,二叔忸怩一下,就匆匆回家了。包文春悄悄對三爺說:“不用發愁啦!找人上門提親吧!不然,等柳家發脾氣就不好看了。”

三爺笑了下,說:“還用你說?這樓房是你的,你二叔還是沒地方住啊!你不會想把他們放在這邊瓦屋里成親吧?”

包文春說:“咱們都是一家人,哪能讓新娘子住豬圈呢?那樓房我只是暫時住一陣子,我將來結婚,就得四五年以后吧!重新蓋新房,這里面,二叔二嬸只管住。”

三爺摸摸胡子,點點頭說:“這樣說,那就好說了。柳家和我談過了,就是房子問題,有個住處,隨時辦幾桌酒席就成,也不要什么彩禮。依我說,這房子恁大,底下給你二叔留一間新房就行,二樓留給你自己隨便玩,我和你二叔二嬸說,不讓他們上樓摸你的東西。”

包文春想了下,是:“好吧!我還是抓緊裝修,盡快把二嬸娶回來。”

南風一起,金黃的麥穗就颯颯作響,大平原上一片豐收景象。性急的人家開始收割麥子了,包家的地里卻因為上肥料過多,麥子貪青,還是清蔥一片。

家里的二樓不夠養護時間,支模沒有拆,任所長的人馬還在大院子那邊忙活著,這里是東西相對的兩排大房子,近乎邊長五十米的正方形大院子,北邊院墻內是一排倉庫式的廠房,院墻外是木器廠堆放木材原料的棚子。院子正中間是一排九間大房子,地基槽子挖好了,還沒有開始打大腳。一個單獨的大院門,正對著南邊三爺的瓦房。西側院墻外,和外墻之間的南北的水泥地面也澆筑好了,只有進農場大門的主路,還是石渣路。

包文春急著在家安裝門窗,還要出外尋找墻磚、地板磚陶瓷水暖部件,老任請他去丁三工地開挖底腳槽子。這事兒得幫忙,就把小松開上老張的大拖車,上街去了。

老丁對于這干兒子已經感到看不透了,置辦這么多機械車輛,鋼筋鋼材不要錢一樣往家里拉,老任這次拉來的鋼筋水泥就兩大車,聽說他家的地基砌墻全用水泥,堅固得像座碉堡,這房子造價就上去了,這得多少錢啊!自己手里就積攢那三萬塊錢,看來不夠塞老任牙縫啊!雖說這小子意在丁香,可這是給丁三蓋房子,就是再親密關系的親戚也得算賬吧!

陆小凤和陈静静只好接过他的酒我自然没有死,只因我若死了,

除了这幅精美绝伦的壁画,我发现在自己的手电光亮所及处,摆满了书架,这些书架虽然有了年头,但决计不会是什么上三代的东西,若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怕是早已化作了灰尘。这些书架材质相当考究,皆为黄花梨硬木,一排排延伸到光线的尽头。从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近千支简牍和十二万字帛书,郭沫若称为“无可比拟的大丰收”,与这儿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这简直是一座图书馆。”眼前的恢宏气势难以用“震惊”形容,“这么多书,到底有什么秘密藏在这儿?”

这么大的洞穴里,死气沉沉,我身上骤然发寒。我“啊”的狂吼一声,声音异常响亮,给自己壮胆,发泄完煞是痛快。我从左边开始巡视,沿石壁走,石壁上没有壁画,斑斑驳驳一览无遗。到尽头转向另一边,走了几步,一扇红色木门反射着光亮,特别显眼。

用劲一推,电筒照去,一瞬间像遭雷击。

只见一个穿着华丽的人背对着我。

我下意识地手就抖不停,盯着咽口吐沫。

那人着一身汉服,影子清晰,坐在桌前像在看书,一动不动。时间仿佛静止,心要跳出胸口。

“什么人?!”我直接就喊了出来,声音发抖,手心全是冷汗。

但是那人仍然是一动不动。

“你到底是谁?!”我又问一遍,还是不动。

于是,我便把电筒调到最亮,对准他头,慢慢走到侧边,脸颊渐渐显出来。

“操!竟然是雕像,石头的!”我这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石像。

我走到跟前仔细瞧,这身衣服确实华丽漂亮,历经千年光鲜如新,“古人是如何做到的?若说那马王堆的辛锥千年不腐已经是神奇,那素纱禅衣精美绝伦,但是这件衣服较之那素纱禅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石桌上摊开一卷书简,蝇头小字刻得工整。虽然是繁体,但基本能看懂。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秘密?”我把桌前照得一片雪亮,把书简从头摊开,第一根竹片上刻着——《金篆玉函》。

“靠,竟然是《金篆玉函》!”我不由得大吃一惊。

相传这《金篆玉函》乃是黄帝留下来的秘籍,一直藏于昆仑山的雪顶之上。后被姜子牙无意间觅得,他用秘籍上的方术助周伐纣,旺周八百年。战国时传到了鬼谷子手中,他将秘术传给徒弟——苏秦、张仪、孙膑、庞涓,这些人都成了彪炳史册的将相奇才。到了汉朝,张良于黄石公老人手里得到秘籍,兴汉四百年。但张良心机颇深,他将《金篆玉函》拆分删减,使后人难窥全豹。后经历朝历代能人神人增减修补,现在流传于世的,已经面目全非。

根据残本,千百年来形成了各类派系,总体上分为山、医、命、卜、相,统称玄学五术。其中“山”最深奥、最神秘,又分成仙、道、幻、灵、兵五术。“山”是秘术中最难达到的境界,严格讲,它是凡人修仙的学问,现在看来这是地地道道的“迷信”。明朝时一个叫何野云的“山”术大家投奔陈友谅,被拜为军师。《明史》称此人“上知天文,下识地理,风水五行无不知晓,世称‘跳蚤仙’,陈亡后遁世”。朱元璋有仇必报,登位后疯狂剿灭“山”门一派,焚毁书籍,从此“山”术失传。

“老祖宗为什么要将此书流传下来,到底有何玄机呢?”我仔细阅读,很多地方晦涩难懂,百思不得其解,只得跳过去。

“祈禳!”我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惊讶为之更甚。

所谓“祈禳”,就是祈禳之法,“祈禳”的精髓是“续命”,上古传说中的“续命”术从这里来,这与龙骨蕴含着无穷的“永生”力量,算得上是系出同源。《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夜观天象,看到自己的本命星暗淡无光,大限将至,便摆下北斗七星阵,施展祈禳术,向天续命,要连续做法七天七夜,做成则增寿一纪,多活十二年。但在最后一天,主灯被魏延无意间踏灭了,诸葛亮当场吐血昏厥。苏轼在诗中感叹“辟兵已佩露符小,续命仍萦彩缕长”。玄学界多认为“续命”属于邪术,违背天理伦常。现在在东北,仍有擅长“续命”的术士,令人唏嘘感慨不已。

“原来这世界上真藏着永她的石榴裙下,見多了美女的白慕都覺得美,而且還是十分符合男性審美的那種嬌滴滴的大美人。

白慕端著藥膳來到亭子里,白衣少女眼波流轉,其間不經意流露出的媚意動人心魄,白慕默默地將東西放到石桌上:“淺淺,你今年十六了吧。”

姬淺淺收回暗器,身法利落,白慕看著暗暗點頭。

姬淺淺看向遠處許久,說道:“白公子,我該告別了。”

她聲音有些軟糯,讓人聽著就心神蕩漾。白慕沉默片刻,道:“你要去哪兒,我送你。”

姬淺淺抿著唇:“……邊疆。”

白慕沒問為什么,點點頭,站起身:“你收拾一下,我讓阿酥準備馬車。”

阿酥就是那個一直跟在她身邊的小姑娘,好像是因為當年她喜歡吃酥脆的餅就給她取了這樣的名字,哈哈。

姬淺淺沉默著看她離開,眸色微深,當年的種種浮現在她面前,是那樣的真切,提醒著她曾經的深仇大恨。

阿酥十四歲了,雖然還很青澀,但也算是個清秀佳人。她知道自家公子是女子,卻不知為何她要扮作男子,不過不曾問過什么。當初白慕將她帶回來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看中了她的赤子之心,而且天賦不錯,也不知道自己曾經的身份,多好的助理。

阿酥去安排了馬車,將家里都安排得妥妥當當的,鎖了門就走了。姬淺淺戴著面紗,坐在馬車里,一身男裝的阿酥趕馬車,白慕則是坐在她旁邊。

在經過一座山的時候終于遇到了打劫的,看著前面喊話的一幫土匪,白慕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

“要想此路過,留下買路財。”白慕咧著嘴喊了出來。對面的一幫漢子頓時驚了一驚,莫非遇上黑吃黑?!

白慕跳下馬車,撕下高冷的面目,一臉興奮地沖過去,沐釗一揮就將土匪們粗制濫造的刀棍掃掉,姬淺淺撩開簾子,看到的便是一地哼哼唧唧的男人們。

她怔了怔,白慕笑咪咪地敲詐了他們身上的錢財,然后擦著沐釗往馬車上走。

阿酥一本正經地趕著馬車繞開那群土匪,姬淺淺看著白慕將長槍放下,笑笑:“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一面。”

白慕打了個哈哈。她曾經可是在戰場上浴血奮戰的將軍,這算什么,她早就不是文明人了。

后面還算風平浪靜,一遇到打劫的不懷好意的白慕就直接來個黑吃黑,錢包鼓鼓囊囊的,一路上吃好喝好,白慕都有些享受這種黑吃黑了。

風塵仆仆地到達邊疆的時候,白慕有些好奇地打量著這里。同樣是古代世界,和她當將軍的那個地方不同,卻又很相似,就像是……平行時空一樣,很有趣。

會不會另一個世界里,也會有另一個我呢?

白慕心情愉快地將姬淺淺送到一個破舊的客棧里面,給她留下包袱和食物就準備走人。不管怎樣她都有自保能力了,白慕也不打算為她安排得面面俱到,她也不想成為姬淺淺的阻礙。

“這幾年多謝白公子了。”姬淺淺輕聲道。

白慕擺擺手:“你好生照料自己,我走了。我大概這幾年不會待在家里,會出去走走。”

姬淺淺一怔:“公子要去哪兒?”

白慕聳聳肩,“世界這么大,我怎么知道呢。嗯,也許我會試著航海吧。”她咧咧嘴,然后跟著阿酥離開了。

沒錯,白慕還沒試過航海,她找了個繁華的地方賣掉自己制作的一些小玩意兒,然后買了些貨物開始從商。這樣到了各地走走停停,白慕去買了艘船,然后帶上一些人就決定出海了。

阿酥這時候出落得亭亭玉立,白慕穿上了久違的,漂漂亮亮的女裝,覺得特開心。走走停停到了那些落后的島上,白慕帶著人下去游玩一圈,順便給那些人普及一下種植的知識,并且留下種子和他們交換,然后離去。許多生活貧苦的人們開始種田,種樹,生活漸漸好起來,當初留下的文明書籍也被傳給了下一代,這些海上的小島開始有文明,開始有貿易往來……

當初帶給他們一片光明的女子的雕像在大大小小的島上留下了那個人來過的痕跡,她叫白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到一个忠心追随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古文明回归

萧瑾瑜

古文明回归

tx程志

古文明回归

永兴青羌军

古文明回归

成神么么哒

古文明回归

撒空空

古文明回归

十里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