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才气聚景》。

越野车最终停在了一辆超大的卡车前,之所以超大不仅是因为卡车长,而且非常宽,硕大的车厢足有三百平方米。

卡车前有全副武装的皓月队员警戒,银白色作战服上印有半透明的月亮图案。

跟着安德烈进入车厢,亮白色的灯光下十数名皓月队员坐在一台台先进的设备前操作着,电子计算机、液晶拼接屏、无线电通讯……一应俱全,这俨然是一个科技化十足的指挥部。

“这里是总指挥部,负责掌控全局,海岸和海域战场各设有一个前线指挥部,负责具体指挥。”安德烈对身后的两人说,“我是总指挥,两个前线指挥部各有一位副总指挥。”

安德烈领着两人来到液晶拼接屏前,分屏显示的拼接屏上画面足有四五十个之多,摄像来源有空中的、陆地的,也有海上的、海中的,以无人机和深海机器人拍摄的空中和海中画面居多,剩下的画面来自安装在机械上的摄像头和军舰、潜艇上的摄像装置。

在安德烈的简单讲解下,以辰和莫凯泽对防线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真正见识到了俱乐部的强大力量,两人才感到深深的震撼。

三个月的时间,南部海岸和金字塔海域的防线都已布置的固若金汤。

总指挥部在距离海岸战场500米的地方,两个前线指挥部则分别在两处战场上,海岸战场的指挥部是一辆指挥车,海域战场的指挥部是一艘军舰。

安德烈告诉两人,海岸战场有纯力机械一百四十七座,作战人员三千七百余人,分正南方向的主战场和东南、西南方向的副战场;海域战场有军舰和潜艇各十艘,作战人员一万一千余人。

预备力量集中在了任务轻的海岸副战场,以便随时支援主战场以及海域战场。

“负责海岸战场的副总指挥快到了,等她到了让她带你们详细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安德烈深意一笑,“那个人你们很熟悉哦。”

“凡妮莎?”说完,以辰又想到了一个人,“该不会是路——”

“没错,就是我。”不等以辰把话说完,一个动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一身黑色作战服的路璇走进车厢,目光盯着以辰,“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以辰连忙说。

“路璇是负责海岸战场的副总指挥,在处理中型生灵虫洞上指挥过两场同规模战争,精通战略学、战役学……当然了,这些学科都经过了质门的改编,毕竟我们的敌人是不朽军团。”安德烈屁股倚着一张桌子,介绍说。

没有与安德烈说过多的话,路璇领着以辰和莫凯泽走了。

安德烈也巴不得这小魔女赶快走,是以路璇说走的时候,他答应得十分爽快。

再次坐上越野车,方向是五百米远的前线,那是真正的战场。越野车上是沉静的,自上了车后没有一个人说话。

五百米的距离不长,但路却很不好走,越野车颠簸得厉害。这儿的路甚至不能算路,一看就是简单压出的土路,两边杂草丛生,到处都是乱石。

“你还学过战术指挥啊?”以辰率先打破沉默,问坐在他前面路璇。

安德烈的话令他感到意外,路璇指挥过两场战争?一个比他还要小一岁的战争指挥官?

他还在课堂上以学生的身份学知识的时候,人家却在战场上以指挥官的身份指挥战争了。

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不对,是宝宝。

“俱乐部的课程很多,战术指挥是非常重要的一门。”越野车抵达前线,路璇从车上下来,“来吧,带你们熟悉一下这里。”

来到前线,随处可见银白色的身影。

一下车以辰就感到了,这里的气氛很凝重。这是战争前的肃穆,无形之中带给人一种凛然之感。

第一次处于这种环境中,以辰却有种熟悉的错觉,紧张又浓厚的感染力能让每一个初次到来的人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天生的战士。

距离一近就看得清楚了,以辰遥望“黑色大门”,视线由远及近,发现海岸主战场机械排成了三列,他们正处在第三列的机械中。

第一列的机械正是最引人注目的“黑色大门”。第二列的机械是像极了压路机和推土机的堡垒和战车,那尖锐的刺角表明了小瞧它们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第三列的机械也是战车,但却不像是第二列那种横冲直撞的推进型,反而更像是古代的弩车和抛石车,三米长的铁弩和比人大的石头单是看一眼就令人生畏。

“海岸主战场呈梯次防御,共有自复杂的场合,他的目光一直都是居高临下的。这是掌权者才有的目光啊!傲天将他列入最需要留意的对象。

“一万金币。”倨傲青年首先出价,一下子就将价格提高了一倍。

“一万一千。”远处又有人叫道。

“一万三千。”

“二万。”

“三万”

--------

粗壮妇人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原先她还担心这批女奴卖不到自己心目中的价格,现在看来,只怕要大赚一比了。

“十万金币。”胖子叫道,他一下子将价格由三万金币提高到十万,提高额度七万,这一声叫价几乎震惊全场。从来没有成批的奴隶可以卖到这样的价格。普通奴隶日常交易单价不过十个金币,一个上好的女奴即使是在中间的石台上拍卖也顶多是一千金币,如果平时在这些木台上拍卖,价格最少降低三成。但是眼下的情况显然打破了一般人的常识。他们静静等待更大的好戏上场,几乎大半的人都知道,倨傲青年那一伙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出所料,俊美青年发出娇嫩的声音道:“十五万金币。”

胖子沉吟了片刻,接道:“二十万。”

倨傲青年目中寒光灼灼,如果不是对拍卖场主人有所顾忌,他早就冲上前,将那伙与他作对的人打成烂泥了。

“还有没有人出价?” 粗壮妇人笑容满面的大声喊道,“二十万一次----”

傲天却是一声高喝:“四十万。”

全场顿时哗然。所有人的目光一起看向傲天,当他们发现出价者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时,立刻既惊又羡。羡慕的是傲天身后站着的四名大小不一的美女儿,特别是打扮得性感妩媚、风情万种的龙心悦,更是诱人,引人遐思。惊讶的是因为他叫的这个价钱,是场中其他人所意料不到的,甚至台上的粗壮妇人也无法轻易相信这个事实,要知道,四十万金币的买卖可是相当于他们两个月所有的收入啊。

此时,前方不远处走过来一名俊美青年,身材虽然瘦小,但是那闪烁着异样光彩的眼眸,正紧紧地盯着傲天。

傲天一眼就看出他是刚才那叫价的俊美青年,看他泰然往自己走来,身后又跟上了四个身姿矫健的男子和那个倨傲青年。

“喂,你这小子,还不快点把这个女奴让给我家少爷?”倨傲青年怒气冲冲地盯着傲天,不怀好意地说道。

“笑话,我这是自由买卖,敢问你家少爷有何权力干涉?”敖灵儿可忍受不了倨傲青年的大声呵斥和傲慢,此刻娇喝一声。

“这里我说了算!”俊美青年娇嫩的声音猛然响起,推开大汉,靠了上来, “你小子见好就收,要不然,呆会儿有你好看的!”

阵阵芳香从眼前男子的身上传来,让人感到分外异常,傲天双手抓住俊美青年轻轻一甩,俊美青年便被傲天挥上了空中。

尖叫声迅速从上空传来,四个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傲天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的小主子就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倨傲青年则怒气冲冲挥起拳头想袭击傲天,在旁边早就做好准备的敖灵儿双手连忙上下挥舞着,嘴中娇喝一声:“天怒狂雷!”

“轰---啪”的一声,一声雷电劈在倨傲青年的身边,直劈得倨傲青年倒在三尺之外,完好的衣服也被雷电轰成乞丐装,脸上一片漆黑。

四个大汉正想跃起去接住娇贵的主子,却没有料到半空中又跃来一个红色身影,红色鞭影如影如幻,在电光火花间将他们四人全数击落在地,只传来一阵阵“唉唉”的叫痛声。

而眼看就要掉到地上的少年,也被傲天牢牢抓住。傲天单手紧紧扯着男子胸前的衣裳,将他拉到自己的眼前,两人之间的距离竟然只有手指般的宽度,“帝都所在,法治之区,哪里容得你们这般撒野霸道!本少爷最看不起像你这种仗势欺人的权贵,虽说现在我有痛打你一顿的欲望,却没有付诸行动的心思,嘿嘿----”

猛地松开少年的衣裳,却看到他的脸上已经是一片嫣红,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走吧,不然等下有好看的,都不知道是谁了!”

苏若雅抱着狮狮笑嘻嘻,非常得意的道:“切,这几个家伙还真是外强中干,不堪一击啊!”

“哼!算你厉害,我记住你了!”俊美青年恶狠狠地盯了傲天众人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市场,消失在夜幕之中,护主心切的五个人也是怒视着众人一眼之后,马上就追了出去。

南宫平感激地摇了摇头,鲁逸仙他当然还要加上儿句他奶奶的熊

大約過了半炷香的功夫之后,秦輝頓時發覺,此時此刻他卻是已經不知覺的踏入到了一個陣法當中,當看到陣法之上所蘊含的那種非常濃郁的尸體的氣息之后,秦輝頓時明白,這個陣法就是為了去鎮壓自己。

那站在一旁的若靜本來想開口提醒秦p> 星空震動,晏晟與月華梅比斯一戰,參天大樹不時搖晃,綠色氣流融入月華梅比斯體內,令她與晏晟一戰不弱下風。

這是不可思議的,卻真實發生了。

月華梅比斯不過二十九萬戰力,卻硬生生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才气聚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If墟市

枫露霜华

If墟市

月下箫声

If墟市

邪影

If墟市

透明雨.

If墟市

橙让让

If墟市

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