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乌龙潭》。

她想得一向很少,要求的也不多。他叹了口气,禁止自己想下去

我和程逸蕓的身上已有多處凍傷,程逸蕓不停地搓揉著自己的身體,防止血液凝固。

天色漸暗,我們幾人早已饑腸轆轆,饑寒交迫。

“不行,得想辦法補充一點能量。”我對程逸蕓商量道。

“我去吧。”說著,程逸蕓將手槍塞進我手里,“手槍你拿著,我出去打獵。”

我把沖鋒槍給程逸蕓,“小心點。”

“放心吧,我沒事,你看好卓瑪。”

我脫下外套,蓋在卓瑪身上,叫她先休息一會。在這荒郊野嶺的冰天雪地,打獵完全就是憑運氣吃飯,就看老天爺給不給我們這個活路了。好在,上天對我還是不錯的,過了兩個鐘頭,程逸蕓打獵回來,收獲不小,五只野兔。

“好家伙,逸蕓,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本事。”我興奮道。

“別以為只有佛姐那個死面癱才會!”程逸蕓得意道,“拿著,你幫忙把野兔去皮,待會兒燒烤”。

說來也是可笑,程逸蕓與佛姐算是天生的冤家死對頭,但是這姐倆的關系卻依舊很微妙,不能和諧相處卻能彼此共存,甚至連理同生,宛如雙碧,誰也離不開誰。或許是因為這兩個人的身上有許多共同之處,性格使然。

當然除此之外,佛姐的確在一些方面搶了程逸蕓的風頭,有的時候,程逸蕓心中憋悶,所以處處都想要壓過佛姐一頭,因而這兩個人的關系就會顯得很微妙。

程逸蕓打開背囊,取出軍用毛巾,蘸雪水浸濕,再拿到火苗上稍作烘燎,不多時毛巾就熱氣蒸騰。她為卓瑪擦拭全身取暖,毛巾涼了就再蘸濕烘熱。

“你不許看。”程逸蕓瞪了我一眼,叫我轉過身去。

“一個小孩子,搞得我沒見過似的。”

我識趣地轉過身去,烤著已經發出焦香的野兔。篝火冉冉,燒烤肉香撲鼻。

夜里,山風呼嘯,森林簌簌作聲,偶爾幾聲鳥獸凄涼的悲鳴,回蕩在陰山黑林,愁斷人腸。

眼前的困局是,我們進退兩難了。

大鵬金翅山圣王窟的道路充滿未知,而且惡劣的天氣,較之險惡的環境更加危機四伏。

“我們不能帶著卓瑪一起冒險。”

程逸蕓點了點頭,“但是現在我們怎么回去?”

“這個我也沒想好。”我拿不定主意。

這時,程逸蕓取出薄荷糖,一顆一顆地咬碎,含在嘴里喂進卓瑪口中。這個舉動,令我感到詫異,程逸蕓的個性,經歷過一次“蛻變”。原來的她,是一個尊貴,卻在骨子里滲透出傲慢的大小姐,而失憶之后的她,變得天真任性。

可這個時候,她卻變得很細心。

我仿佛一下子覺得,這個人還是不是程逸蕓。

“糖比兔肉含帶的熱量更多,也更能使人體快速恢復熱量。”我看著程逸蕓的舉動,說道。

“是啊,但是如果將整顆糖塞進她口中,可能會哽進喉嚨。”程逸蕓的眼中顯露出無線的柔情。

這時,卓瑪醒了過來,她羞紅了臉,捂著眼睛。

深夜,山林萬籟俱寂。

我往篝火里添了些許柴火,卓瑪和衣而睡。程逸蕓靠在我懷中,合蓋著一件算不上厚實的衣服,我緊緊地摟著她。

程逸蕓和我接吻,那種蜜意和感覺,令人心跳和呼吸加快,渾身酥軟起來。她的臉頰一陣潮紅,在我耳邊輕聲地問道:“如果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你愿不愿意永遠不離開?”

“當然原因!”

就在這時,耳邊的溫存還沒散去。忽然一陣寒風卷入山洞,我驚醒過來,只見三個身著黑風衣的彪形大漢站在洞口,手端長槍。還不及我有所反應,“嗖嗖嗖”三聲風嘯,麻醉槍飛針齊射。

“你們……”

我今兒程逸蕓各中一針,頓感渾身神經癱瘓,眼前變得模糊,不久便失去了知覺。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再次緩緩睜開眼的時候,只感四肢無法動彈,掙扎數下,才發現自己的手腳被捆死了。

我躺在一張柔軟的雙人床上,在一間頗具歐式風格的臥室里,濃郁的玫瑰花香,古典的歐式家具,意大利純羊毛地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壁畫,水晶玻璃窗外天空陰霾,飄雪無聲,一切亦幻亦真。

床側有個女人,背對我而坐,唱著陰郁的歌。

“你是誰?這是哪里?”

那女人緩緩轉過身,竟然是駱建芬。

“駱老師?!”我驚詫萬分。

“林坤幾天不見,你消瘦了許多。”駱建芬穿著睡衣,在粉唇上均勻地圖著口紅。

“不可能……你明明已經……”我清楚地

“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兄弟七夜呀!”鐵男雙腿顫抖的更厲害了,連忙解釋道,仿佛一切都是誤會。

楊嘯天并沒有理會,繼續朝著鐵男走去,渾身散發著濃烈的寒意,仿佛如死神降臨前所攜帶的寒氣。

迷霧聯盟盟主秋冥此時也聽到身邊的人說了事情的始末,氣得直接朝著那人臉上抽了過去,痛罵起來。

此時他見楊嘯天向鐵男靠近,心有不舍,這個鐵男可是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皇家學院挖回來的,而且一年以來,自己可是著力在培養他,期望未來能......

在邠州日,有民与郭氏为义子,熊兄到敝舍去,舍妹对熊兄,也

江遠帶著馬克和朱大山幾人回市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幾個小時過去,馬克心里的激動都還未平靜下來。

凱麗大酒店門口。

馬克攥緊了拳頭,自信道:“這一次,我一定會讓家族的人刮目相看!”

江遠詫異地看了馬克一眼,“你不暈車了嗎?”

馬克身子一僵,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推開車門就跳了下去,蹲在路邊狂吐起來。

江遠滿臉無語,“你回酒店休息吧,合同擬好之后我會送過來。”

馬克虛弱地點點頭,“OK,江,你記得幫我帶個話給王斐,我有時間再去找她。”

江遠眉頭一皺,“你喜歡王斐那丫頭?”

“of course,王斐那么好的女孩兒,誰都會喜歡的。”

江遠‘嗯’了一聲,這樣一來的話,要想撮合王斐和劉小軍就更難了。

···

貨車穿過銅瓷街,停在了佳寶軒門口。

朱大山幾人下車之后就站在佳寶軒門口,挺直了腰背,臉上滿是笑容。

現在,他們可以大搖大擺地出現在濱海任何地方。

朱偉正在店里喝茶,一看到江遠和朱大山幾人進來,連忙笑著迎了過來:

“江遠,你不夠意思啊。”

“孫大彪都進去好多天了,你怎么這時候才把大山他們帶回來,難不成真把他們留在你村里當苦力了?”

朱大山幾人哈哈大笑,“舅舅開玩笑了,村里不是在建廠嘛,比較忙,不然我們早就回來了。”

朱大山眼眶微微泛紅,“不多說了,中午我們好好喝一頓。”

江遠卻是搖搖頭,“你們敘舊吧,我還有點事。”

“大山你們吃完飯先回家去陪陪家人,玩幾天再去我店里找我,不著急的。”

朱偉假裝生氣地瞪著江遠,“你能有什么事情,連吃飯喝酒都沒時間了?”

江遠攤了攤手,“我還要去找人擬合同,咱們改日再聚。”

見江遠真有正事,朱偉也不強留,點點頭道:“那你先去忙,另外告訴你個事情,今年的濱海古玩交流會明天就要舉辦了,地點就在凱麗大酒店。”

“交流會需要介紹信才能進,我已經讓人送到你店里去了。”

“濱海交流會?”江遠回憶了片刻,面色一喜,“我明天一早就過去,要不要我來接你?”

朱偉看了看佳寶軒外頭停著的貨車,搖搖頭,“我打車過去。”

“那行,明天在凱麗大酒店不見不散。”

與此同時,王家。

王斐拿著幾枚古幣拍在桌子上,用手蓋住之后看向王尊,“爸,你猜是有幾枚?”

王尊滿臉無奈,心疼道:“乖女兒,這些古幣很珍貴的,你可別像小時候一樣拿來玩兒。”

“有什么了不得的,”王斐把古幣放回盒子里,這才笑道:“爸,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了,你把我也帶去玩玩唄。”

王尊眉頭一皺,“你怎么想起去參加交流會了?”

“你還是陪你媽媽出去逛逛吧。”

王斐瞬間不樂意了,“我好歹也是考古學專業的高材生?再說這些年我跟著爺爺和你也學了不少知識,難不成還沒資格去長長見識了?”

王尊考慮了片刻,還是點點頭道:“那行吧,你別胡鬧就行。”

萬寶樓。

江遠一進門就看到莫師傅正在打瞌睡,不由得玩性大發。

就見江遠踮著腳尖走到莫師傅身邊,忽然‘嘿’的一聲。

“啊!!”莫師傅嚇得身子一顫,一看是江遠嚇自己,頓時氣得要打人,“江遠你個混小子,差點兒把老子心臟病氣出來!”

江遠連忙給莫老頭倒茶,“鬧著玩兒嘛,莫師傅放心,我以后不鬧了。”

莫師傅這才憋著氣坐下來,喝了幾口茶水才道:“明天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你作為萬寶樓的老板,也是要出面的。”

江遠點點頭,“想想要帶什么東西過去吧。”

莫師傅指了指擺在博古架顯眼位置上的雞血石,“把雞血石帶上,再把你保險箱的極品田黃印章帶上就可以了。”

“可田黃印章我是打算自己收藏的。”

“又沒讓你賣,”莫師傅瞪了江遠一眼,“平時不挺聰明的嘛,這會兒咋不開竅了。”

“濱海的古董玩家之中,有些造詣和名氣的少說也得好幾百人,你才認識幾個?”

“交流會這么好的機會,你不拿點好東西出來撐場面,又怎么讓他們知道你的名字,怎么把萬寶樓的名氣打出去?”

江遠一想,的確也是這個道理,“那行吧,我把田黃和雞血石一起帶過去。”

莫師傅這才點點頭,“明天爭取能收幾件好東西回來,千萬不要白跑一趟。”

“好東西么?”江遠神秘一笑,“莫師傅,我明天一定收一件讓你驚訝的好東西,你等著瞧吧。”

江遠記得特別清楚,上一世參加京城九歌2012秋季藝術品拍賣會的時候,遇到了一件好寶貝,可惜當時自己已經拍下了另外兩件古董,資金周轉不足,才不得不放棄,讓人家以1265萬的價格搶了去。

后來還是聽一位濱海的藏家說,這寶貝原本在1992年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上出現過,可愣是沒人識貨,把這寶貝當做了贗品。

江遠這一次的目標,就是這件寶貝!

第二天一早,江

林曉鋒在地上連打了三個滾,然后好不容易從地上一個鯉魚打挺的跳起時,龍圖手握一柄通紅的長劍,劍如流星一般的對準他的咽喉刺來。

這一劍若是被刺中,林曉鋒必死無疑。

龍圖的這一劍來得很是突然,而且極為刁鉆。而且還是充滿了大劍皇之境的修為之力的一劍,劍尖還沒有刺進來,林曉鋒鋒便感覺咽喉處的皮膚一陣刺痛不已。一時間,頓時使得倉促之間,從地上跳起的林曉鋒,根本就來不及以長劍阻擋,想要閃身躲開,更是沒有可能。

劍尖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乌龙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乐坛教父

文坛老古董

乐坛教父

6号鼠标

乐坛教父

鬼谷仙师

乐坛教父

不急躁爱海豹

乐坛教父

忠魂使者

乐坛教父

明日复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