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吾家有女毛小蓝(六)》。

岷山二友更不停顿,飞掠过来,较安静,叁张桌于旁,坐的大都

唐文哲开车进了同济校园,在林荫道靠边把车停下,打开自己手机,看见丁教授的一则短信留言,告知会议按排在哲学系二楼小会议室举行。

唐文哲是从哲学系毕业对那里的情况轻车熟路,拐了几个弯就把车停在了哲学系的停车场内。

唐文哲下车打开后备箱,取出几个装着食品的袋子,汪明霞说道:“今天唐经理又请大家吃披萨了吗?”

“是的,今天买了个披萨的新品,听店员介绍现在这个披萨卖得很火,丁教授组织召开的这种小型研讨会就喜欢吃披萨,大家就可以不用浪费时间去找吃的东西,可以集中精力讨论课题。”

李婷说道:“加班时我也喜欢吃这种东西,调节一下胃口很好,你让我天天吃就受不了。”

唐文哲一行人来到小会议室,丁教授带着两位研究生学生已经在会议上里忙开了。

会议室一面墙上一个高分辨率液晶显示屏,上面正在显示了一组冥王星的图片,显示屏下面是一组高档的音响设备,里面正在播放着一阵阵像风吹树叶或小溪流水的声音。

“丁教授你就好,现在怎么对冥王星特别关注了,这声音一定是从‘FAST’获取的宇宙背景回声吧。”唐文哲说着话,把手中的袋子放在了会议桌的一角上。

宽大的长方形会议桌旁,丁教授与两位同学坐在一边,围着丁教授的脑,丁教授在帮学生们做分析和指点。

两位小师弟看见唐文哲进来,赶紧站起,其中一位长得非常清秀,梳着一个马尾辫的女生说道:“唐师兄你好,我们是丁教授带的硕士研究生,我是周敏。丁教授最近指导我们在业余时间研究深空探测方面的知识,两个月下来稍微有了点感觉,丁教授要我们多向请教,说你在工作之余还在用老师的哲学思维方式探索宇宙奥秘。”

“祝贺你们两位能在丁教授门下学习深造,我也是他的学生,跟他学了三年,现在工作了只要有时间还是会关心深空探测的研究,但不能像你们这样能天天聆听老师的教诲和指导,希望你们有所收获,我恐怕就赶不上你们研究步伐了,很快就会被新的科学理论发展所淘汰了。”

另一位男生说道:“师兄谦虚,我是夏少阳,丁教授的硕士研究生,现在正在写毕业论文,丁教授说在你‘平行世界’方面的研究比丁教授还要深入,并不断有新的观点和发现,希望师兄多多指教。”

“哎,我的研究始终还是在丁教授的基本哲学思想框架中,一旦发生偏移老师会及时纠偏指正,那我考考你们,老师对深空探测的基本理论是什么?”唐文哲问道。

小女生周敏说道:“老师研究中有两个基本的观点,第一:从哲学的角度看宇宙,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绝不会在宇宙中孤独的存在。第二:我们地球人绝不会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物。”

“很好,看来你们是领会了老师研究的基本要点了,这个理论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说起来简单,要真正体会还需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深入实践和探索。”

丁教授听到同学们对话在讨论他的一些基本观点当然开心,说道:“唐同学,欢迎你们今天来参加我们的讨论,我这两位新招聘的学生很用功,在较短的时间里已经掌握的许多深空探索方面的重要知识点,他们的计算机水平也很好,也帮助我完成了许多计算方面的难题,我们是个团队,大家研究的侧重点不同互相补充,对一些前沿的科学难题展开研究,最近我们的这两位学生正在准备一篇有关‘冥王星’观察方面的论文,我也帮他们一起分析世界上最新发布的研究资料,我对他们说了,你们的唐师兄对冥王星很有研究,所以特地把你叫来了,还有上次你带来参加我们讨论的两位同事,我觉得他们在深空探测研究方面有天赋,我就要求你务必请他们过一起参加讨论,学术研究嘛,需要志同道合才能行高志远、积厚成器嘛。”

“谢谢丁教授的赏识,我们俩其实对宇宙探索以及深空探测方面没有很多知识积累,唐经理在这方面跟你学了许多的学问,我们非常愿意参加你们的讨论,今后希望在这方面能有个系统性的学习的机会。”李婷说道。

“好呀,你们可以考我们学校的研究生进行系统学习的嘛,我看你们两位有很扎实的基础知识,关键对宇宙探索有较强的兴趣和探索精神,很有培养前途,如果你们来考我的研究生,只要过了学校的最低录取分数线,我愿意破格招录你们继续学习深造。”丁教授说道。

“丁教授你的话我们可要记住了,有机会一定来考你的研究生,这是我们的荣欣,谢谢。”李婷说道。

汪明霞在忙着将唐文哲带来的超大披萨饼切割成几大块,小女生周敏也过来帮忙,与汪明霞一起将一份份披萨饼和饮料放到了每个人的桌前,汪明霞还特地在丁教授的面前放了一瓶苏打水。

丁教授抬头看了看汪明霞说道:“这位女同学还记得我喜欢喝苏打水,谢谢。”

突然,在刚才的背景声中发出了几声奇怪的啸叫声,唐文哲说道:“教授,这个声音好像不是宇宙的背景声,看来要先把噪音过滤掉,否则会影响数据的提取与分析。”

那位男生夏少阳说道:“是的,唐师兄说得对,我们认为信号在地空传输经常会出现一些干扰码,现在一时还去除不掉。”

唐文哲打开自己的电脑,拿出一个闪存插入电脑,然后拔出闪存交给了对方说道:“这是我编写的一个应用程序,专门过滤传输噪声,非常管用,装到你们的系统中去试试。”

男生接过唐文哲递过来的闪存,插入自己的电脑,将应用程序激活后一试果然噪声没有了,但是就是信号的流畅度不好有点卡。

李婷说道:“你们的系统主机性能好像有点问题,主机处理速度跟不上。”

那男生尴尬地说道:“是的,学院的主机房里这台计算机是今年刚刚升级改造过的,感觉在性能上有点问题,我也去主机房看过,初步判断是数据库好像需

站在靜波丹宗的大片廢墟面前,沈深似乎看到了昔日那種輝煌繁忙的氣勢。靜波丹宗在恒定城往東數萬里的一處山脈之中。

占地十數萬里方圓,建筑數不勝數,數萬弟子曾在這里,追尋著丹道的極致。

只是一切已成過眼云煙,哪怕沈深不是靜波丹宗的弟子,在如此焦土面前,也感覺到了一種悲壯。

似乎還隱隱能看到數月前那種殺機縱橫的慘烈和殘酷,到處都是法寶轟擊后留下的痕跡,觸目驚心的歷歷在目。

沈深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危機,郝家確實已完全......

“她本应该姓杨,可是她母亲其愚,引其不能,而移其所引

第二章 凶险暗藏

蓝田集团坐落在秦都最繁华也是最幽静的长江路上,两排高大的香樟树间杂着桂花树,一到秋天满世界都是桂花的芳香,蓝田大厦是一座四十三层的豪华的办公大楼,这里不光有餐饮和娱乐中心还有一个高档的室内温泉游泳馆,这个游泳池里的水是从数百米的地下抽上来的矿泉水水,所以水中富含着多种矿物质,因此来这里消费的顾客非富即贵。

在十八楼的一个足有两百米的豪华的办公室里,蓝田山黑着一张脸,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边抽着雪茄一边来回走动着,像一只受伤的豹子,“阿勇,这个事情是不是你干的?别告诉我与你无关,你怎么做事越来越没有长进了。”蓝田山对跟在自己身边端着烟灰缸,长得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曹阿勇说道。

“董事长,你真是不知道那个小子真是命大,车子明明是撞下山坡却被一棵大树挡住,人也就没啥大事了。”曹阿勇抱屈的说道。

“幸好人没事,有事的话冰冰不扒了你的皮,你不知道那小子在冰冰心里的位置都超过了我,以后做事情动动脑子,不要什么都听陶春的,明白了嘛!”蓝田山不满的踢了曹阿勇一脚说道,“好的,董事长,我知道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曹阿勇谦恭的说道。

“你去吧,对了你去把陶总给我叫过来,那小子没查到我们什么东西吧?”蓝田山对曹阿勇不放心的问道,“好的,没有,董事长放心,那就是我们一口废弃的矿井。”曹阿勇一边退出蓝田山的办公室一边回答道,“那就好!”蓝田山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着一阵高跟鞋“噔噔”的声音,陶春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蓝田山的办公室,“阿春,你做这么大的事,应该提前跟我商量一下。”蓝田山不满的说道,“田山,不是我不跟你商量,而是我怕你下不了决心。”陶春睁着一双桃花眼,撅着鲜艳的嘴唇撒娇着说道,“阿春,我们现在好不容易走上正道,绝不能再干打打杀杀的事情了,再说后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蓝田山感慨的说,“田山,毕竟这次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你就当成是一场意外,谁叫这小子仗着自己是秦都晚报的记者就有恃无恐了。”陶春贴着蓝田山的身体,不满的说道。

“好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想跟陈家华的陈氏集团联姻,更加壮大我们的实力,但有些事情不能蛮干,要讲究技巧,学会借力打力。”蓝田山所说的陈氏集团的董事长陈家华就是秦晓宇的主治医生陈天来的父亲,这个军人专业的企业家一身正气,凭着一股韧劲硬是把一个乡镇的企业做成了现在的陈氏集团,也是目前在秦都能够唯一跟蓝田集团抗衡的公司,他们公司主营的

头顶高空,有一座“化魂池”追随的虞渊,显得无比耀眼。

只是……

煞魔鼎呼啸而动,明明锁定了乾锵幽鬼的踪影,但在突然间,虞渊就发现他和那位古老鬼物的距离,反而变得越来越远。

冥冥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仿佛在拉扯着空间距离。

他和乾锵幽鬼之间的距离,本该没那么漫长,可真正追击时,却看着乾锵幽鬼渐行渐远,像是被神力加持了般。

而他追击时,还生出极为别扭怪异,想要眩晕呕吐的难受感。

“冥都!”

没有和白骨,和虞渊一同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吾家有女毛小蓝(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正经制作人

茶茶

正经制作人

a司芳

正经制作人

王程波01

正经制作人

银霜骑士

正经制作人

紫映九霄

正经制作人

萌萌的钟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