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神残念》。

群侠纵是铁胆,此刻面色也不禁为之惨变。萧王孙道:那点燃引现在燕南天既已到了山巅,移花宫主只怕也不会留在这里,她们

可能是張青林的冒犯觸怒了那個人,彈得這個鋼琴聲越來越浮躁,更是讓張青林聽得心燥不安,心臟也跟著狂跳不止,張青林快步跑到身后的鋼琴處。

看到原本空的凳子上突然坐著個人,張青林上前抓住他的肩膀,感覺到他的手并沒有放在鋼琴鍵上遂直秘阁、主管千秋鸿禧观。参议制置使幕中,使者尚威力,愎谏自用,虙守正不阿,每济以宽大。召为国子司业兼侍讲,以《礼记·月令》进读,至“狱讼必端平”之语,因敷畅厥旨。兼权工部侍郎兼国子祭酒,命下而卒,诏赠四官。 (选自《宋史·张虙传》,有删改)

妖艳女子此时竟才露出一丝微笑,容颜惊为天人,端起桌上酒杯,递到林天面前,盈盈开口道:“前辈,请!”

  林天眼神扫过雪姬美艳脸庞,转头向元化吉看去。

  元化吉哈哈一笑,道:“林道友,且不说雪姬之容貌天下无双,只其远阴之身便可让道友修为再次精进,唉,可惜化吉入不得雪姬法眼,无此艳福,可惜,可惜呀!”

  林天眼角余光扫过花雨清,只见花雨清只是自顾自饮酒,未向这边看上一眼。

  林天食指轻点额头,轻咳一声,道:“元道友过于客气了,林某乃是散修出身,早已习惯了孤身一人,雪姬道友亦是修真之人,岂能辜负这大好修为,委身侍奉林某,我看此事不如就此作罢吧,不过,林某还是多谢元道友好意了。”

  雪姬抬头,面色复杂,看了林天一眼,转而低头轻叹一声,不知是高兴,还是遗憾。

  闻听林天此言,殿内响起一阵叹息之声。

  众人似乎极难相信,林天竟然拒绝了大皇子好意将雪姬纳为侍妾,如此艳福,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元化吉也未曾想到林天竟会拒绝,不由觉得林天更加高深莫测,让人佩服。

  “啪!”

  不等元化吉说话,花雨清将酒杯重重置于桌上,起身笑道:“既然此地事了,雨清谢过元道友设宴招待,就此告辞了。”

  说罢,又盯着林天说道:“林道友应该也有些劳累了吧?”

  林天见花雨清突然要离开,急忙起身,道:“啊……正是,林某确实有些疲乏,告辞,告辞……”

  花雨清脚步飞快,向殿外走去。

  林天迈开大步紧跟在后,才未被落下。

  没有了摩必源的带领,无法飞行,两人便一路走路下山而去。

  看着山下万家灯火,让林天心中感慨万分。

  当初从老家到城市上学,也曾羡慕大城市的繁华,当时还曾暗暗发誓,一定要多多挣钱,到城中生活,安此一生。

  想不到,先是被踹,后又穿越,意外走上了修真之路,若非如此,他何尝不想娶妻生子,安稳度过余生呢。

  想到此处,脑海中又浮现出慕芊雪身影,不知何时才能与其再见。

  不过,他已经在清风子面前立下毒誓,要灭杀那个叛徒,而现在他还不知道那个叛徒现在何处、是何修为。

  即便日后报仇成功,他的未来又会走向何处,是中途陨落,还是寿终兵解,一切还都未可知。

  花雨清走在林天身旁,见林天似乎心绪不佳的样子,歪头道:“林兄是在为今晚未能收下美妾遗憾么?”

  原本有些伤感的林天闻听,不由哑然失笑,叹气道:“哦?花道友果然慧眼,竟一眼看透林某心思,唉,说起来,那个雪姬容貌确实乃人间少有,可惜了,可惜啊!”

  “哼!”

  花雨清转过头去,轻哼一声:“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哈哈哈!”

  林天心情好了许多,大笑道:“花道友莫怪,林某方才是与你玩笑,不必当真,花道友貌若點強。

顧明成顯然也沒想到這提議竟然會被拒絕,下意識露出個困惑的神情。

他頓了頓,又笑道:“其他人有困難也會提前預支工資啊,這有什么特殊不特殊的?小李,你想太多了。”

王翼也道:“你真當他傻啊,人顧老板精明著呢,今天給你預支工資不僅能賣你一個人情,讓你以后更賣命的干活,還能順便搭我一個好,半點虧都不吃的,退一萬步講,你真的收錢不干活了,我這個保薦人難道跑的了?”

最后,他總結道:“踏踏實實領你未來兩個月的新水吧,你老板可比你會打算。”

李歸海想起了冰球,想起了一心盼望他能不辜負冰球天賦的王翼,咬了咬牙,道:“我真的想參加冰球隊,也想上場比賽,老板,那我就先預支一個月工資,謝謝你!”

“一個月?”

“嗯,就一個月!”李歸海堅決道,“我這些時間自己也攢了一些錢,再有四千就能賣冰球護具了!”

顧明成道:“那行,就先給你一個月工資吧。”

說著用手機加了李歸海微信,利索的給人轉了4000塊,還叮囑他道:“這個周末記得不要遲到。”

李歸海應了聲,眉目里都是心愿得償的喜氣洋洋。

王翼也笑,一口將杯子里的咖啡飲盡,道:“成啦,兼職談妥了,要不要我給你推薦幾件冰球護具?”

一說到冰球,李歸海整個人都顯得神采飛揚起來,眼睛亮晶晶的應道:“好啊!”

……

第二天下午,冰球訓練一如既往的開始了。

可讓冰球隊眾人有些驚訝的是,向來準時準點的王翼,今天的訓練竟然遲到了。

“老大,現在都五點零三分了,王教練怎么還沒來?他可從沒遲到過啊。”早早站好的隊列中,張天天低聲沖霍英問道。

“我怎么知道?”霍英微微皺眉,看著同樣竊竊私語的隊友們,低聲說道:“別瞎操心了,前幾天比賽就屬你最劃水,耐心等著吧。”

話音剛落,站在霍英另一側的趙光突然伸著脖子,朝冰場的入口看去,一邊看,還一邊喊著:“老大,王教練來了。”

霍英微微挺直腰板,“嗯”了一聲,目光隨之看去,可下一秒,他的眼睛就變得如同牛眼一般。

王翼來是來了,身后還跟著宋菲菲,可重點是,宋菲菲的身側站在一個男生,正有說有笑的跟宋菲菲閑聊,宋菲菲顯然是心情極好,時不時還捂著嘴輕笑。

趙光和霍英站在第一排,不像身后的張天天,看不清楚,他同樣看到了那個男生,他立刻扭頭,馬上就看見了霍英“精彩”的臉色。

張天天暗道一聲糟糕,那個男生個頭也很高,就比霍英矮小半頭,樣貌溫潤,不比霍英差多少。

趙光微微側頭,低聲問道;“老大,那個小白臉是誰啊?”

霍英哼了一聲,沒有回話,目光緊緊鎖定著宋菲菲身邊的男生。

很快,王翼就來到了眾人的面前,那個男生沖宋菲菲打了個招呼,就站到了王翼的身邊。

看到了王翼來了,竊竊私語的隊伍立馬就安靜了下來。

这家竟是棺材店。无论多麽小的也是畜牲!黑衣人眼睛突然一瞪杜云天高声道:莫忘了你们窗外这一剑之快,纵然是迎面刺来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神残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里谁知身是客

万俟枫

梦里谁知身是客

林夕依旧

梦里谁知身是客

韦小宝

梦里谁知身是客

没有影子

梦里谁知身是客

帘光0

梦里谁知身是客

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