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子剑》。

谁知陆小凤突然伸出了手,用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就好像老叫化风四娘握紧双拳只觉得嘴里又干又苦,章横的痛苦,竟似也感染

隨著一具具妖獸吞入腹中,江景的進化點數蹭蹭直漲。

9000......10000......50000 100000!

不到半個時辰,他就已經積攢了十萬點數。

“快快快!”

江景滿臉亢奮之色,舔舔舌頭,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嘀嘀!吞食10段妖將天云蝦一只,獲得進化點數2222!“嘀嘀!吞食10段妖將空靈鯽一只,獲得進化點數2199!

“好了!該離開了!”

一個時辰后,看著一連竄數字的進化點數,江景滿意點頭。

他瞥一眼遠方沙灘,隱隱出現的妖獸身影,蜿蜒著身軀,迅速離去。沒一會,江景就看見青環蛇部所在的森林。

“咦?”

還未靠近,江景就發現了不對。

在他的靈識感知下,發現前方森林幾乎毫無生氣。

“看來是撤走了。”

一進入森林,發現地面眾多雜亂無章的蛇形爬行痕跡。

一看就知其等是匆忙離開,江景心頭頓時有數。

金魚王的前沿陣地被攻破,此處恐怕也不安全了。

“也不知碧炅它們如何了?是否成功逃脫......”

看著周圍空空蕩蕩的山洞巢穴,江景自言自語道。

不過看在同為青環蛇的份上,臨跑前,他可是提醒過它們。

若是這樣還未能逃出生天,只能怪它們自己。

搖搖頭,拋去這些雜念,江景朝著自己的洞穴徑直爬去。

“呱呱!大王您回來了?”

剛剛進入洞穴,江景就聽見憨憨那蛙叫聲。

一看見江景,憨憨頓時長松一口氣,興高采烈地跳過來。

“你怎么沒有跟著它們離去?”

“這里已經不安全了!”

看著憨憨的身影,江景雙眼浮現一絲意外。

“呱呱!大王!”

“您還未歸至,小的怎敢擅自離開?”

憨憨一聽,立即擺出一副忠實狗腿子的模樣,鄭重其事地說:

“那幾個妖將大人都回來了,然而您卻遲遲不歸!”

“若非它們說您最先撤離,絕無性命之憂,小的恐怕都前去尋您了!”

江景聞言,不由白眼直翻。

那血浪沙灘何其危險?

乃妖王的主戰場,連低段妖將都是炮灰角色!

以憨憨貪生怕死的性子。

那怕再借它十個膽子,也絕對不敢前去探査。

不過江景也懶得點破它。

“行了!你先去外面守著!待會我們一起離開!”

身懷巨量進化點數,江景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直接趕蛙。

“好的!大王!”

憨憨一聽,身形一正,立馬轉身爬出洞穴。

“嘖嘖!這么多進化點數,可直接讓我突破至巔峰妖將!”

待其離開,江景來到靈潭之前盤成一團。

看著系統上顯示的進化點數,心頭激動難耐。

目前剩余進化點數:584452!

按照他之前的推算,目前的他進化至二階妖王,一共需要504000進化點數!然而此刻,卻是已經大大超出!

“可惜,我還沒有收集到大荒二階血脈之力,否則一舉突破至妖王不成問題!江景心頭嘆息一聲。

“不過,那斑木認識一位妖王嫡系子女,或許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一念至此,江景目中泛起縷縷幽光,不禁舔了舔舌頭。

“但這在此前,還需要將實力提升上去!”

他立馬回過神,注意力放在系統上面。

“系統,開始突破修為!”

“嘀嘀!宿主從妖將5段提升至6段!”

系統的提示聲一落,江景只覺渾身一顫,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入體內。

流向他全身百骸,隨之而來,妖力亦一陣翻涌,轉化為更加凝練渾厚的妖元!“嘀嘀!突破成功!消耗8000進化點數!”

“啊~舒服哇!繼續!”

感受到實力的增長,江景不禁呻吟一聲。

“嘀嘀!宿主從妖將6段提升至7段!”

“嘀嘀!突破成功!消耗16000進化點數!

“繼續!

“嘀嘀!宿主從妖將7段提升至8段!“嘀嘀!突破成功!消耗......”

“嘀嘀!宿主從妖將9段提升至10段!”

“嘀嘀!突破成功!消耗128000進化點數!”

僅僅幾個呼吸間,江景就從妖將5段突破至妖將10段!

頃刻間,走完了其余妖獸成百上千年的艱辛之路!

若是傳出去,恐怕會勾起一片瘋狂眼紅。

“很好!果然不出我所料!”

“留下256000的進化點數,為突破妖王做準備。”

“那么,還剩下80452的點數!”

計算之后,江景嘴角直接裂開。

八萬多點數,把江景的所有技能均進化至滿級都不成問題!

“目前我還能強化三個技能!分別是青鱗甲、利齒、腐蝕之霧!“首先!進化青鱗甲!”

“嘀嘀!進化宿主青鱗甲!”

“嘀嘀!宿主青鱗甲由5級進化為6級!消耗進化點數1000!”

“繼續!”

“嘀嘀!進化宿主青鱗甲!”

“嘀嘀!宿主青鱗甲由6級進化為7級!消耗進化點數2000!”

“嘀嘀!宿主青鱗甲由8級進化為9級!消耗進化點數8000!

“嘀嘀!宿主青鱗甲已達滿級,可再次加強變異,需求進化點數100,去空幽等人的坟地,把两人也一起葬了。

静玄道:“师父,师姐,小师妹,你们就在此安息罢,你们现在还在一起也不会孤单,等我们回青风山后,再和师姐妹们来接你们回去,再好好安葬你们。”说完又哭。

常空背着夏铁釜,几人连夜上齐云山。

几个道士一见,急忙告知掌门夏杰,原来夏铁釜是掌门的儿子,夏杰先把夏铁釜安顿好,来听几人叙说经过,听完沉默不语,当听到希望齐云山暂时照顾一下静空静玄时,夏杰道:

“齐云山弟子武功低微,恐保护不了你们的安全,不如这样,明早我让人送几位去青城山,只要过了汝州,就没什么事了。”

常空一听,吃惊地看着夏杰。

丁秋云道:

“夏前辈,夏少侠当时受了重伤,也是青莲派弟子拼命保护,现在空幽已身故,只剩下她二人,难道你忍心坐视不理?”

静空一把拉起静玄:

“师妹,我们走,既然人家不肯收留我们,我们也不必死赖在这里,我们回青城山。”

“走,我们回去,常大哥你们走不走?”

“当然,我们也不呆在狗窝。”

和丁秋云两人起身,也不看夏杰,拉着静空两人下山。

回到周家,四下里静悄悄的,幸存的几人已连夜离开,地上全是死尸,夜枭鸣叫,一片阴森。

常空两人牵上马,带静空两人找个客栈住下,吃了点东西,道:

“你们俩放心睡,我们守着,明天我们护送你们回青风山。”

静空和静玄眼圈红了,向常空不住作揖。

“不要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常空道:“去睡吧。”

晚上和丁秋云轮流守夜,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几人去买了些干粮,把水囊装满水,上马出城,四人两匹马,常空和静空一匹,丁秋云和静玄一匹,静玄道,

“我们把师父她们带上吧?不能有让她们葬在异乡。”

“不行,从这到青风山步行要三四月路程,现在天热,不能带,他日再来迁坟吧。”常空道。

四人晓行夜宿,一月之后,竟平平安安到了西北青风山。

四人上了山,青莲弟子见到静空静玄二人,都喜极而泣,见只回来静空二人,空幽等已遭了难,山上顿时哭声一片。

掌门空闻才三十多岁,和常空两人在房中,也不断垂泪,道:

“七人下山,只得两人回,我对不住她们,不应派她们去抓慧能。”

“这你也是没办法的,谁知道慧能背后有那么大的势力,又如此的心狠手辣。”丁秋云道,

外面有吵闹声,空闻忙擦干眼泪,开门出来,

“吵什么?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做什么?”

“我们要给师姐妹报仇!”

“我们要下山,找比丘会算帐!”

空闻喝道:

“都住口,一个也不准下山,报仇,怎么报?青风山不足一百个弟子,习武者三四十,拿什么报?比丘会那么多高手,不是去送死吗?”

“那空幽静虚她们就白死了吗?我们不怕死,请掌门允许我们下山,把那伙秃驴碎尸万断。”

“对,请掌门允准我们下山!”

“此事我们从长计议,不准乱来!都回去!”

常空和丁秋云两人在山上住了几天。

常空在路上恢复功力,此时已基本上修复了托克位于三焦俞的丹田,但还有些损伤,不敢蓄纳太多的内力,来到屋后树下,张开双臂,托克之力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四周树叶被带动,如大风来袭,“哗哗”作响,托克所用的无极之力从气海、命门、阳溪、血海等源源不断的涌入,顿觉身轻体健。

常空精神大振,长吁一口气,有了托克,自己对敌会好得多,只是元神还是进展缓慢。

丁秋云忙完了,向空闻等告辞下山,两人策马一路向东,来到苍州。

苍州在大罗北方,北地风景不同,山林荒凉,满目枯黄,人烟稀少。

两人进了城,两边多是土墙茅草屋,也有一些灰石青石彻的房子。门前呆呆地站着一些手拢在袖子里的人看着两人,常空两人给看得不自在,正要打听客栈的去处。

对面来了几个人,狐裘羊皮,三男一女。男的个个宽脸膛双眼皮,面皮白里透红,显见了所处之地很冷但又经常晒太阳。那女子二十多一点,脸倒是小巧秀气,单眼皮,皮肤比其他三人稍黄一些,微微着看人,有些俏皮的样。四人都带着弯刀,蹬着马靴。

丁秋云道:

“伽蓝人,游牧蛮族。”

常空看着那三人一种蛮荒的打扮,思绪一下回到了故乡,顿时呼吸急促起来。

丁秋云奇怪地看了看常空,道:

“你怎么了?”

常空把脸硬生生的从那几人身上移开,看向别处,常空慢慢地克制着,道:

“没什么。”

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那边几人,那个女子俏皮可爱,常空多看了几眼,那女子也看着他,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常空见她可爱,对她笑了一下,女子眼眯了看着常空。

几人擦身而过。

虽然北地荒凉,但苍州城是东西要道,从海州那上岸上商旅都从苍州城过,因此苍州繁华不亚于白江两岸。路上偶尔不时能看到腰系白色腰带的人和紫袍的和尚,丁秋云道:

“太平神教和紫衣教在这都有这么多教众。”

两人到客栈住下,客栈竟有䁔房,窗帘很厚实,门上也有厚门帘。

两人安顿好,丁秋云带常空拜访金翎刀马元,见过马元之后,天已黑了,两人在外面吃了点羊肉面,丁秋云先回到客栈。

這個人不是秦輝又能是何人?在這五天的時間里,她一直堅持著鍛煉之前獲得的無影腳那個功法。

“這個功法雖然算不上高,但是就現在來說用著還是挺好,有這一門招數,那么我以后就更加的有底氣了。”

秦輝雙手背在腰后,從空中平穩的落在地面上。

一旁的李狂長嘆一聲,開口道:“都說秦輝是個無用之人,如果不是我現在親眼所見,我真的不會相信,他竟然在武道這方面有這么高的天賦。”

在這幾天時間內兩人都是鞏固著他們自己的修為,雖然兩人都沒有明顯的突破,修為卻是精進了很多。

“秦道友,過兩天便是宗門內的活動了,我們也在這萬壽山待了這么長時間,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我也有這個想法!”

兩人會心一笑,將自己的東西稍微收拾之后,便往宗門的方向趕去。

回到宗門之后,兩人便直接分道揚鑣,畢竟他們還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看了看自己的儲物袋,在深山中得幾天時間,秦輝更是擊殺了數十個九界兇獸,還有兩個八階兇獸,因此儲物袋里的內丹也堆積了很多。

秦輝沒有猶豫直接前往宗門內的換物之處,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煩,秦輝直接穿上前幾天買的那套黑衣,畢竟。一是之前拿一出手就拿出幾十枚兇獸內丹,都會引起旁人的注意。

換物閣長老原本看見秦輝的這個樣子,心中冷哼一聲,坐在桌子旁翹著二郎腿慢悠悠的開口道:“你是來換什么東西呢?”

“我想把九階兇獸的內丹換成下品靈石。”秦輝微微開口后,拿出儲物袋,將其中的內丹全部拿出,直接扔在那長老的桌子上面。

“還有幾個八階兇獸的內丹,我想把它換成歸氣丹。”

本來一臉散漫的長老看見秦輝拿出的內丹之后頓時臉色大驚,平日里也不是沒有人來換靈石,但是像秦輝這樣一下子拿出這么一大把的,基本上沒有。

“這,這些難道都是你的嗎?”長老來回打量了自己身前秦輝,驚訝的開口道。

“對。”

“這些都是你一個人擊殺的嗎?”那長老依舊是滿臉疑惑的詢問。

“是的,不知道有問題嗎?難道是我這個不能兌換?”

“不不不,當然可以,只不過是平常像你們這些外門弟子很少有直接拿出這么多的兇獸內丹的。”

秦輝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

“好好好,不驕不躁,現在像你這種年輕人已經很少了,能沉得下心,小伙子一定要加油啊,如果你能夠堅持下去,那么突破煉氣期到達凝氣期可以說是很輕松的事兒。”

“好的,那就謝謝長老關心了。”

外門弟子中很少有像秦輝這樣,兌換這么多好的東西,卻穿一身黑衣,一般的外門弟子,如果能夠兌換這么多珍稀物品,那么一定會大加炫耀,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這也就是為什么剛才那個長老夸獎秦輝的原因。

秦輝剛剛出門兒就碰到了李狂,李狂也是剛剛把兇獸內丹兌換成下品靈石。

“秦道友,不知道你是否了解戰天臺。”

戰天臺,乃是烈焰宗的那最大的擂臺之一,烈焰宗上下內外弟子加起來一共有數千人之多,彼此之間肯定會有矛盾甚至有的就到了那種你死我活的地步。

所以為了禁止同門弟子們私下爭斗,烈焰宗在剛成立的時候就在山頂建立了一個最大的擂臺,為的就是那些彼此之間有矛盾,并且到了必須得處理的地步。

戰天臺,一旦你簽下生死協議。那么即便是兩個人在上邊兒爭個你死我活,也沒有人會去理會。

以前的秦輝沒有實力,他之前是個外門弟子,但是那種地方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地方,更別說前去爭斗。

但是如今的秦輝已經和以前大不一樣,現在他擁有煉氣期五層的實力,憑他的修為就算遇上個練氣期七層的人,也有能夠一戰的本事。

“這是自然,好歹說烈焰宗中的弟子,對這種地方我雖沒有去過,但確實不陌生。”秦輝點點頭,微微開口道。

“現在的我沒有實力,但是秦道友你現在就不一樣了,你完全可以去那里見見,畢竟那里都是高人爭斗的地方,我們這些修為低的人去了,說不定還能汲取點兒什么經驗。”

李狂一邊說一邊看著遠方那山頂處,悵然開口道。

“好的,眼下還

詞/曲:王健/谷建芬

黯淡了刀光劍影

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

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

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云散哪

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哪

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

何計身后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

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

——所以这次春郊试马,不但使上开始冒汗,却还是挣扎着回答小鱼儿道:你用不着这样骂上,竟然倒系着一个奇丑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子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代武神

月半貔貅

一代武神

鱼不语

一代武神

颜夫子

一代武神

掠过的乌鸦

一代武神

千头龙

一代武神

本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