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小道》。

院子里一座巨大的千斤鼎上铜绿紧张一分,脚下似乎带动着千钧

這讓我如何是好!我坐在宿舍床上發愣!

“你還在這坐著,還不趕緊去找人家,給人家解釋清楚。”老大搖了搖我。

“啊,對,我去找她,和她解釋清楚。”我趕緊起來,沖了出去。

“加油哦 ,我們等你好消息。”宿舍里傳來兄弟們的聲音。

很快,我就跑到了欣琳的宿舍樓下。

每個闖女聲宿舍男生都會遇到一個神一樣的人物,宿舍大媽!

“這位同學,這里是女聲宿舍,你不能隨便闖。”宿管阿姨睜大眼瞪著我。

“阿姨,能給我叫下**宿舍的李欣琳嗎?我找她有事!”我只好求阿姨。

“那你等會!”阿姨看了我一眼,警告我別亂跑,就上了樓梯。

“人家說不見!”阿姨走下來對我說。

“啊?不能吧,麻煩您給她說下,我叫汪文清。”我趕緊求阿姨再去一次。

雖然不情愿,阿姨還是去了。

“人家就說不見叫汪文清的。”阿姨看了我一眼,告訴我。

“小伙子 ,這和女孩子鬧矛盾了,要哄!”阿姨看著我,邊笑著和我說。

“可這都見不到人家,怎么哄?”我很無奈的告訴阿姨。

“我剛才看了,那女孩表情也很糾結,說明她不是真的不想見你,我覺得你應該等她,讓她消了這口氣,下午你們還要上課,她肯定會出來的。”阿姨給我個你懂得眼神,笑著就走了。

哦,對,阿姨說的有道理 。

我去宿舍外面的小賣部里買了兩瓶飲料,拿到了女生宿舍。

我當然不會喝著飲料等欣琳了,要是讓她看到,不就成了示威了。

我得和阿姨搞好關系,順便謝謝阿姨的指點。

“阿姨,謝謝你剛才教我。”我看旁邊沒人,就把飲料遞給了她。

“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小伙子。”阿姨笑瞇瞇的拿過飲料放在自己的枕頭下面。

“你在門口等會,還有半個小時,她們就會開始去上課,你的機會就來了。”阿姨小聲告訴我。

“謝謝阿姨,您人真好!”我笑著謝過阿姨,就走了出去。

很快,就有女生開始陸陸續續的走出來。

我就站在女生宿舍旁邊的大樹下,盯著門口,絲毫不敢松懈。

終于,看到了那個身影。

她還兩邊瞅了瞅,估計是看我在不在吧。

我趕緊藏到樹后,她走的很慢,邊走邊看,還皺著眉頭。

我看周圍人少了,就趕緊追了上去。

走到她身邊,輕輕的拍了下她的右肩,然后跳到了左邊。

她向右看沒人,剛轉過來, 我就跳到她的面前。

“要死啊,你嚇我一跳!”她皺眉看著我,這美女生氣都好看 。

“嘿嘿, 這不是等你么。”我傻笑著看著她。

“瞧你那傻樣,等我干什么,你不是有那什么小雪么。”她哼一聲,向前走去。

“這可不能瞎說,我可沒有什么小雪,那真的只是巧合。”我趕緊向她解釋。

“我都看到了,你就不用說了。你不喜歡我沒關系,但不要騙我。”她停下來認真的看著我。

“我沒有不喜歡你,也沒有騙你,真的。小雪只是湊巧,我在深圳辦完事,就想去看看大海,結果就碰到她了。”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呢,我沒有亂說。

“真的嗎?你敢發誓?”她還是看著我,想從我眼里看出什么。

“真的,請相信我真誠的眼神。”我也看著她,她臉紅了,嘿嘿,小樣,和高中那天一樣。

“討厭,還真誠 ,你最會騙人了。”她轉向一邊,不看我 。

“我真沒騙你,相信我,我和小雪真的沒什么。況且,我也和她不可能有什么。”這是實話,人家可是豪門千金,在人家眼里我只是個窮小子。當然,我并不喜歡她,至于我喜不喜歡欣琳,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許就是前世的一個遺憾吧。

“為什么不能有什么,人家漂亮家世又好,不正是你們男的喜歡的么 ,你要是追到她,你少奮斗幾十年呢。”欣琳好笑的看著我。

“哪又能怎樣,我又不賣身,再說了,我也不見得比她差多少。”這我就不服氣了,她們家再有錢,還能有我將來厲害?

“呦呦,說你胖,你還喘起來了,你有什么,你給我說說。”欣琳噘著嘴看著我,等我回答她。

“我有...,現在還不是時候。我會等一個合適的時候告訴你!”我差點就說出來了,現在還不合適說這個。

“你有什么秘密,還這么保密的。”欣琳不服氣的看著我。

“不管我有什么秘密,我對你是真的,從高中進班開始,我就喜歡坐在你后面唱歌,就想引起你的注意,我也知道自己很討厭,可是我攔不住自己。”我雙手搭在她的肩膀,認真看著她。

“你這是算向我表白嗎?”欣琳微笑的看著我,滿眼的得意。

“那肯定不是,我才不會表白。”這算表白嗎?應該不

綠葉于虛空飄落,包裹著點將臺,將點將臺攻勢生生遏制,惡赤以鋸齒形刀刃狠狠抽打在點將臺之上,將點將臺打了回去。

“陸瘋子,你真以為能殺我?”,陸隱厲喝。

陸瘋子舔了舔嘴唇,“小崽子,你比陸奇那個蠢貨厲害多了,但,僅限于此”,說完,一掌擊出,濃郁的噩之力呼嘯而出,如同惡鬼降臨,生生打穿了惡赤,轟向陸隱。

陸隱臉色大變,噩之力充斥著暴虐的恐怖與無堅不摧的特性,媲美神武罡氣,如果是同層次,他......

现在他纵未动怒,也已差不多了好象总是在替别人着想,总是尽

唐照松一愣,道:

“我宮中真經豈能給你?我本就是為保住經書才要你幫手,把書給你了,那不是白讓你幫忙了?”

“你還不傻,可你不給也已經給了。”

金明子縱聲大笑,從懷中掏出兩本書來,道:

“你們看看這是什么?”

那兩本書一本封面是白色的,上面赫然篆體寫著“柔水”,另一本是紅衣封面,上面寫著“烈火”。

唐照松和燕炎一見都大驚失色,唐照松大喊,道:

“你那是什么書?你從何得來?”

金明子笑道:

“就你那密室呀,鎖在鐵箱子里就能保住它不會飛了?”

燕炎道:

“你那烈火經從哪得來的?”

“也在那鐵箱里呀,”金明子道:

“這可不是你家的哦,是唐老頭的。”

燕炎忙道;

“他不也是偷了我的?你把書還給我,要多少銀子我都給。”

金明子道:

“好說,等我翻夠了,你們兩家誰家出的銀子多我就給誰。”

左風和燕石等人大怒,沖到樹下,縱身跳起來,金明子哈哈一笑,飛身而起,在空中翻了個跟頭落到山澗對面。

燕炎對唐照松喝道:

“快追!不要叫他跑了。”

兩人飛起,落到對面松樹上,飛奔追下去。

常空和丁秋云也飛身而起落到對面山澗的樹頂上。

常空看了看正在樹頂上如只猿猴一樣飛奔向前的金明子,道:

“這小子有恃無恐,故意等我們追上去。”

丁秋云道:

“他會御氣,卻這樣在樹頂上跑,只怕有幫手在前面等著。”

驀然道:

“要是玉陽真人在就糟了。”

常空有些遲疑起來,丁秋云感到意外,道:

“你不是喜歡打架嗎?怎么還怕玉陽真人?”

常空道:

“去看情況再說吧。”

身子直直射到空中,在空中一個轉折,如一只大鷹一樣急速向前方掠去,眨眼間到了金明子前方。

金明子身子立時停住,“呼”的箭一樣的射到樹林里。常空也跟著急速落下,在樹林間追趕金明子。

金明子身法很快,在樹林中左拐右繞,常空一時抓他不到。

看看金明子出了林子,奔到一個山谷里,來到一棵樹下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笑著看著常空。

常空也停下腳步,慢慢地向前去,耳目聽著周圍的動靜。

這時一個青衣男子從那樹后轉出。那人和金明子打扮差不多,一身青麻道袍,頭結道士發髻,背背長劍,手上拿著拂曉塵,臉色微黃,臉的側面如弓,骨骼清奇怪異,但并不丑,相反看起來挺俊俏,模樣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

常空一陣驚異,心想這人看起來很年少,不是因為他的身體是不老之身,而是他這就不是肉身,只是用元神所化。但這人武功高深,元神化成的肉身卻和真身幾乎難以分辨。金明子對那道長笑道:

“請了,丹楓子,這人便是昨日那家伙。”

那年輕道長看了看常空,笑道:

“居士來自何方?為何在此攪擾人間安寧?”

常空盯著他,道:

“你的肉身呢?你從冥界來?”

那道長呵呵笑道:

“你以為我是從幽冥來?難道除了幽冥,就沒別的地方可去?”

常空道:

“那從何處來?”

道長道:

“你死了就知了!”

金明子奇異地看著那道長,道:

“丹楓子,你不是說從丹山來嗎?怎么不是那里?你這身子不是肉身?元神所化?看起來倒像真的一樣。”

丹楓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扭頭對常空道:

“你來自何方?徒界?黑月界?還是幽冥?”

金明子笑道;

“哇哦,這位也不是人間的?你們倆這是妖怪還是鬼怪?”

丹楓子身子飛起,空氣似乎凝滯。常空的元力劍急出,架開丹楓子右手,只震得元神一陣閃爍。

丹楓子扔下拂塵,雙手變形成劍狀,劍身罩著銀光,向常空刺來。

常空雙手舉起元力劍,肉身和元神合一,遮擋他的無形劍。只覺那兩支劍和一般的元力劍不同,似是元力所成又不似。和自己見到的所有元力劍都不同,也不像是冥界的鬼氣劍,心中不由大為驚詫,好在自己的元力劍還能擋住。

兩人一會交手無數次,常空的身子被那劍掃中,肉身倒也能立即恢復,只是元神難過。心中稍安,這人或什么東西的元力劍比一般的劍不同,威力也強一些,但還不是不能擋。

常空的劍刺到他的身體,那傷口像霧氣一樣的散開又立時聚攏,看得出他也能感到難受,但能忍住。

金明子一邊看丹楓子出招,一邊看常空,怪聲道:

“好呀,你們倆都隱藏了修為。這常空的元神原來沒有那么不濟,你丹楓子更是不會受傷。這元力劍是怎么回事?我看著不大一樣。”

這時兩個人氣喘吁吁地跳下地來,正是燕炎和唐照松。

燕炎看著金明子站在那,一時也不過來,就在那彎腰喘氣,金明子笑道;

“就你們倆這修為,追上來又怎么樣?能拿回經書嗎?好好的兩本真經不合在一起修練,偏要分成兩派互相比斗,真是飯桶。”

唐照松跳起來,掄劍對金明子就砍。金明子閃身避過,一劍向他腰上削去。

燕炎也撥劍向金明子刺來,兩師兄弟左右夾攻金明子。無奈金明子的輕功內力都強于二人,兩人根本支撐不住。

燕炎運出火云來,金

  “禀告副团长!其实第49层的怪物被刷掉之后,那位大人应该是通过青铜大门去了第50层!”

  “而我们这里的传送阵还要一些时间才会刷新,所以大人您得等等了!”

  亚丝娜这么一想,确实也是。

  安全区中通往上一层的传送阵都是要比boss房间中的传送要慢24个小时的。

  “团长,是个好消息。”

  亚丝娜回头说了一句,然后对路人甲小兵说道:“你是哪只小队的?”

  路人甲小兵难掩激动的道:“报告副团长,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小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雨墨修仙传

泡椒炖咸鱼

雨墨修仙传

艾珈

雨墨修仙传

五步曲

雨墨修仙传

半叶知秋凉

雨墨修仙传

殷寻

雨墨修仙传

爱吃辣鸡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