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背负一座山》。

他明知前面那人,轻功高出自己魏老头的消息机关之学,却全都

“這么快就追來了?”明思遠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這聲勢,人數不少!”藺峰咽了一口唾沫。

明思遠和藺峰面面相覷,他們壓根沒想到西撒克遜族騎兵這么快就追來了。

“快藏起來!”

西撒克遜族騎兵還在河對岸沒有現身,馬蹄聲已經如同重錘敲鼓一般,震耳發聵,令人生畏。

明思遠和藺峰趕緊伏倒在地,透過樹中間隙觀察著對岸動靜。

片刻之后,一支百來人的西撒克遜族騎兵烏泱泱的出現在明思遠和藺峰的視線里。

這百十人的騎兵齊刷刷的停在了對岸,并沒有冒失的沖過來。

最前面的是一位丟了頭盔,披頭散發的騎兵。

不是剛才逃跑的那名騎兵,還會是誰。

只見他對著一位騎著白馬,身材魁梧大漢說著什么,還時不時的指向明思遠和藺峰剛才所在的那片樹林。

那名大漢朝著林子里忘了半天,并不急于進攻。

片刻之后,那名大漢才從腰間緩緩抽出軍刀,緩緩的指向剛才大戰的林子。

百余名騎兵齊刷刷的抽出腰刀,刀光粼粼,寒氣逼人的刀芒居然蓋過了白雪皚皚。

百余名西撒克遜族騎兵排成兩排,緩慢的催動馬匹,不疾不徐的散開,踏上河面。

“這個領頭的不簡單!”

明思遠看著對方不緊不慢的在行進過程中排成了戰斗隊形,而且并不急于沖鋒。

就在河面過半的時候,那領頭的騎兵喊了一嗓子。

話音剛落,后面一排騎兵兵分兩路從左右側包抄過來。

最前面的一排騎兵這才開始加速。

全程肅靜,反而更令人壓抑窒息。

馬蹄聲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快,這隊騎兵并沒有因為明思遠和藺峰只有兩人而松懈。

在距離明思遠和藺峰藏身處兩百米的時候,所有戰馬上的西撒克遜族騎兵突然都不見了。

放眼望去,似乎只是一群脫韁野馬在河面上撒歡。

“這領頭的還真謹慎,就算我手里有機關……都不好使。”明思遠喃喃的自言自語。

“我們該怎么辦?我不想坐以待斃!”

藺峰的聲音有些顫抖,緩慢的從箭斛中抽出數支利箭,準備隨身拉弓射箭。

“不要輕舉妄動,一旦被發現,我們今天就要交代到這里了!”

生死關頭,明思遠制止了藺峰暴起的沖動。

“快藏好,希望剛才疑兵之計起作用了,我們當務之急就是活著離開這里。”

沉悶的馬蹄聲越來越近,明思遠和藺峰透過樹林都能看到躲在馬肚子底下,從他們這邊包抄過來的西撒克遜族騎兵的表情了。

只見這隊比剛才明思遠和藺峰幾乎團滅的那支西撒克遜族騎兵更加訓練有素。

這支西撒克遜族騎兵各個都躲在戰馬肚子下面,操控戰馬的同時,還抬頭觀察著周圍。

“還好我們沒從冰面上走,不然這回可就在劫難逃。”明思遠暗自慶幸。

明思遠手里牽著的兩只獨角鹿在這奔騰而至,充滿殺氣的馬蹄聲中焦躁不安。

獨角鹿想拼命掙脫明思遠的控制,在掙扎過程中把灌木叢上的積雪抖落。

抖落的積雪正好成了明思遠和藺峰的天然偽裝。

“不要動!噓……”

聽著包抄過來的西撒克遜族騎兵越來越近,明思遠心里默默的倒計時。

“別怕,最危險的地方向來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明思遠安撫著明顯緊張的藺峰。

被積雪覆蓋明思遠和藺峰動都不敢動,他們屏住呼吸,只能靠耳朵接受外界的信息。

“咔嚓!”

隨著第一聲樹枝斷裂的聲音,那隊包抄的騎兵已經進入林子了。

“噔噔噔……”

從樹林里突然竄出來兩只獨角鹿,把西撒克遜族騎兵嚇了一跳。

“嗖!嗖!……”

伴隨著數聲放箭的聲音響起,明思遠惋惜的閉上了眼睛。

還好緊接著傳來的是射中樹干后嗡嗡作響。

近距離猝不及防竄出來的兩只獨角鹿早就撒歡的消失在林子深處了。

“吁……”

幾個西撒克遜族騎兵和隱藏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的明思遠同時長舒了一口氣。

隨著幾句烏拉烏拉似乎是咒罵的對話之后,這隊西撒克遜族騎兵似乎放松了心情。

被埋在雪底下的明思遠大氣不敢出,在趁西撒克遜族騎兵罵罵咧咧聲中,小心翼翼的把控制獨角鹿的繩子收回。

西撒克遜族騎兵近在咫尺,明思遠都能聽見馬匹的喘氣聲,他們似乎正在不緊不慢的并排向前搜尋著。

戰馬的喘氣聲越來越近,西撒克遜族騎兵似乎在獨角鹿跑出去之后放松了戒備,居然旁若無人的開始了交談。

明思遠身邊的藺峰微微顫抖,還好大隊騎兵造成的動靜更大,加上樹上積雪被擾動,一時間還算安全。

“将军!”李元大吼。但是眼前这一人高的黑色茧子吞噬了一切,也吞噬了所有的声音。

练功房中忽然一片寂静,寂静到可怕。

李元满脸血污,脸庞微微地抽动着,此刻他的心里已经愤怒到无以复加。

——《亡灵法典》!

无论怎么说,这位将军的遗志,也不该受到这东西的侮辱!

影分身又一次出现,抓起留在地上的泣血剑,然后一把扛起李元的本体。

巨人之力散去,空虚感难以遏制的涌出,肌肉都开始不可控制的痉挛,他的力量已经被完全掏空了。

影......

你也知道,没人对你有恶意,只多想和你一起参加开国大典,共

車內的那些人困意綿綿,大多都靠在車幫上睡著了,張青林掃了一眼閉目沉睡的老七,扭過頭繼續望著車外,到了目的地,天也漸漸亮了。

所有人都下了車,他們走進一片樹林,過了樹林就看見遠處平地上有幾輛機械設備,還有一堆零散的人工挖掘工具,再往前是連綿不絕的山脈,近處的山已經被挖出了一個洞口,在洞口搭支了木頭框架子。

張青林一邊跟著隊伍往前走,一邊掃視著周圍的環境,老七用胳膊擁了一下張青林,“別亂看…”然后他瞟了一眼前面的硬漢,快步向前走著。

這片區域沒有任何明顯的地理標識,所有人走到機械設備旁,低頭拿了工具,朝著山洞走去。

“老張,我們不會真的去挖礦吧,這叫什么事啊,找個機會,溜吧!”程澈把大壯放在旁邊,走到張青林跟前憤憤的說道。

“干什么呢,不許交頭接耳,快拿東西干活,那個傻子,別在那晃腦袋了,趕緊著進去干活。”皮膚黝黑的硬漢沖著張青林他們大喊著。

張青林注意到硬漢腰間別著一根鞭子,推擁著程澈到那一堆工具前小聲道:“今天別指望著離開了,你看,嗯……”

洞邊周圍有端著電棒巡視的人,這些人明顯是監督他們的,只要他們敢跑,就得嘗嘗被電擊的滋味,張青林拿起工具回身走到大壯那,拉著他向洞口走去。

進了洞口,撲鼻而來的一股石灰味,張青林他們跟著那幾個人一路走到了一個岔口。

一邊是已經挖出來的通道,一邊是挖著半截的。

硬漢指著挖著半截的通道喝道:“你們兩個在這,傻子過來,跟我走。”

  “而她的这种异常一定和故事线不符,所以已经被正在寻找迷宫的福特博士发觉了,所以福特想要收回多萝西这个怀疑目标,结果却因为我无意中将多萝西纳入了自己的剧情线而被迫放弃。”

  “不过显然福特博士不会这样罢手,明着召回不行的话,如果我是福特我会怎么做呢?没错,故事线,他一定会在故事线上作手脚,利用剧情合理的将‘死亡’的多萝西回收,或者干脆将我们一起顺手做掉。看样子我惹了个了不得的麻烦呢!”

  “那么山谷里出现的那些怀特手下应该就是福特做出的应对,而那些米勒的恶徒同伙反而应该是来接应多萝西的帮手。这样说来我无意中的确又帮了福特博士一次呢。可怜的青狼,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反叛行为根本毫无价值应该会作何感想呢!”

  “这样看我当初的推测应该没错,年轻威廉是福特派出的新故事线剧情人物之一,也许就是为了多萝西配备的。那么多萝西想要杀掉年轻威廉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梅芙曾说过如果能找到迷宫,就有可能将所有迷宫守护者都带出这个乐园。所以……多萝西也在寻找迷宫,她故意在那林地等我们就是为了加入抓捕米勒的故事线,或者那本身就是她的故事线。不管怎么样她也在利用故事线来接近迷宫。”

  “这么说保护好多萝西的故事线,我就有希望找到迷宫和顺利完成任务了!”叶风流推断到这里,心中终于明确了接下来的行动。

  这时队伍已经安全的进了城,一切顺利,他高兴的右手握拳敲了敲左手的手心,结果轰然一声巨响将他震得差点坐到了地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背负一座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心魂1

竹宴小生

心魂1

一剑平秋

心魂1

千里巡山

心魂1

痴冬书亦

心魂1

悲秋寒蜩

心魂1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