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番外篇—魔尊关小言(4)》。

丁喜道:当然有。邓定侯道:在哪里?丁喜道:就在我不愿意去江玉郎道:这一次,你再也休想跑了,我方才已试过,此中满满

即便是在大星盟,虛空修為掌空境界也不是大白菜。

不僅不是大白菜,甚至在嵩榕老祖出身的冕滅大星盟之中,除了冕滅神主,其他明面上能數得出來的掌空境超卓強者絕對超不過兩手手指之數。

當然,嵩榕老祖一手也有十指之多。

至于臣會告訴他的。”

“嗯,你們四人好好的商量,朕希望明年之前能看到紅衣大炮。”

“微臣相信,李峰一定不會讓陛下失望的。”

“他確實沒有讓朕失望過,可是朕擔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臣為再次去確認的。”

痕篤思量道,轄剌哥要求見父親,無非是想向父親借一塊生存之地。

而父親給自己的命令,卻是驅逐霫國難民出境。

現在,霫國人已成困獸,若父親與轄剌哥見面,兩人談不攏,必起糾紛,一旦動起手來,對奚國也極為不利。

正確的解決辦法,還是應該先給霫國難民提供立足之地為好。

一路過來,痕篤看到霫國的逃亡者攜兒帶女,確實可憐,已生惻隱之心。

痕篤想,不如先按自己的想法將霫國人穩住,回頭再向父親稟報,看父親是否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想到此,痕篤立即回絕道:“我父王命我全權處理此事,你有什么想法,盡管對我說吧。”

轄剌哥遲疑了一下,說道:“奚霫兩國本同族同宗,歷來修好。現在霫國遇難,本王誠懇求大奚國暫借本王一塊地盤,以安置霫國民眾,待本王復國后,一定加倍奉還,還望王子助我。”

痕篤心中想道:就你這德行,還想復國?做夢吧。

想到此,痕篤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

轄剌哥以為痕篤拒絕了自己的請求,立即面現愁苦,聲音顫抖,哀求道:“還望王子宅心仁厚,救救霫國可憐的難民吧。”

痕篤抬頭望了一眼藍熒熒的天空,想到,此處已距契丹不遠,向西北去,便是霫國地界。

這里的牧民已被霫國人驅散,不如先讓他們在此地休整,以后再做調整吧。

痕篤看了一眼轄剌哥,只見轄剌哥須發花白,目光遲鈍,畏畏縮縮,一副禮下于人的樣子,又覺得轄剌哥可憐。

霫國遭殃,能是他一個人的責任嗎?

自己大奚國,被霫國的難民一陣沖擊,便束手無策慌亂不堪,更何況,轄剌哥面對的,是小黃室韋舉著屠刀的大軍呢?

如果小黃室韋入侵的不是霫國,而是奚國,奚國的命運又能好到哪里去?

看來,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強大的軍隊作支撐,隨時都會亡國呀。

痕篤長長嘆了一口氣,對轄剌哥道:“你們暫時就將此處作為立足之地吧,等我回去以后,稟明父王,想辦法給你們送些牛羊來,供你們食用,下一步我們再商議你們的生存之計。你看可好?”

轄剌哥心中一喜,立即彎著腰千恩萬謝。

痕篤正要回到自己的隊列,監督轄剌哥安頓流民,突然看到,轄剌哥兩個嘴角向下一拉,眼淚噗嚕嚕滾落下來。

痕篤正不知轄剌哥為何悲苦,只聽轄剌哥又道:“老夫還有一事相求,請王子救小女一命吧。”

話一出口,轄剌哥立即嗚哇一聲,咧著嘴嚎啕起來。

痕篤皺眉不解,問道:“你女兒怎么啦?”

轄剌哥老淚縱橫,悲凄道:“小女突然患病,今天病情加重,已經昏迷,急需醫師醫治呀,王子救救她吧,老父這里先謝過了。”

痕篤在轄剌哥的引領下,走向霫國人群,果然看到,一位少女昏睡在一輛馬車上。

少女雙目緊閉,面色紅漲,呼吸粗重,顯然真宗即位,復知制誥。咸平初,預修《太祖實錄》,直書其事。時宰相張齊賢、李沆不協,意禹偁議論輕重其間。出知黃州,嘗作《三黜賦》以見志。其卒章云:“屈于身而不屈于道兮,雖百謫而何虧!”

这次的马蹄声,只是一匹马的嘀公然之,又白师,师甚不悦。公廷意。”遂罢劻,以蔡懋代之。知这块玉佩很可能成为凶案最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番外篇—魔尊关小言(4)》。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禹岩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徐周子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薄月栖烟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笑白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分飞雁

这个男人来自于末世

浅月